JFM

Eye to the soul(九)

Rhaw Shooter: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地铁站的车厢里,Root安静地扮演着一个最配合的伤员,而Shaw沉默地扮演着一个医术高明却毫无同情心的医生,她的动作极其仔细,一丝不苟地保证伤口得到最好的处理,然而同时,在未使用麻醉剂的情况下,也将伤者疼痛的程度和持续时间刻意放大拉长了数倍。


    她们彼此都知道这是Shaw对Root的惩罚,但看起来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Shaw一直将自己的视线专注于Root肩头的伤口,但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后者的目光一直牢牢地黏在自己身上,她甚至怀疑Root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眨过眼。


    显然,Root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肩上的伤口及其导致的疼痛上,这让Shaw觉得自己的报复行为显得无谓而可笑。


    她恼火地瞥了一眼车厢外,Finch和Reese远远站在另一边低声交谈,目光不时投向她们的所在。


    即便作为一个第二轴人格障碍患者,Shaw也可以感受到他们目光中的含义绝不仅止于对她活着归来的欣喜。Finch在欢迎她回归时的表情之复杂足以去竞争奥斯卡,而Reese从头就没有掩饰他对她的警惕。


    到现在为止,没有人开口问她是怎么逃出Samaritan控制的,可显然,这个巨大的疑问萦绕在每个人心头。


    Shaw的嘴角牵起一丝讥讽的弧度,她对这个局面有着充足的预判和丰富的经验。如果她继续留在这里,他们对的她歉疚和怀疑会成为一个无法消散的沉重阴影,最终压垮他们每一个人。


    她的确承诺过Bear自己会回到这里,但是她不再属于这里。而讽刺的是,当她说自己只是回来跟Bear说声再见时,他们却都认为她只是在赌气。


    Shaw手上的动作变得越发的仔细,甚至开始变得温柔,尽管Root完全没有注意到。


    然而无论她怎么放慢动作,对伤口的处理也终于到了尾声。


    “所以,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Shaw目光专注地盯着Root肩上的伤口,为她做最后的包扎处理,一边面无表情地打破了沉默。


    “事实上,有很多,而我相信你也有很多问题问我。”Root怔了下才回过神,微笑着说道,“但那些可以等等。”


    她凝视着Shaw的双眼,抬起还能动的左手轻轻抚摸上Shaw的脸颊:“我仍然在试图说服自己这不是幻觉。而不管是不是,现在我只想将这一刻持续久一点。”


    再一次的,Shaw感到了意外。Root抢了一句她的台词,尽管她绝不会说出口。


    她完成了包扎的最后一步,终于将目光从Root肩部的伤口上移,与后者视线相接。


    “去他妈的。”两人对视了几秒钟,Shaw低声诅咒了一句,然后捧起Root的脸庞,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双唇。


    在片刻因为震惊而导致的僵硬之后,Root立即予以了她最热烈的回应。


    车厢外一直远远关注着这边情形的两个男人对看见这一幕并没有感到太多意外,但这无助于缓解他们的尴尬,毕竟此刻没有生死一线的危机可供转移注意力。


    Finch不自然地转过身背向车厢,引来Reese第一时间效仿。两人交换一个眼神,为他们应该咳嗽一声还是应该安静地离开无声地征求彼此意见,然后达成了一个先等等的短暂共识。尽管他们各自有化名身份的住址可去,但在先前所发生的一切之后,他们需要尽快讨论和决定很多事情,而Root是所有事情中不可缺少的一员,无论是关于The Machine还是关于Shaw。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并不确定Root此刻是否仍旧具备理性思考的能力。


    Shaw很快就无法满足于仅限于唇齿间的纠缠,一只手贴着Root背后一路下滑,探入了她的衬衣下摆,再一路上行,来到她胸前的敏感区域。


    久违的奇妙感觉令Root难以抑制地从喉管中发出一声泣诉般的低吟,前半段被Shaw吞进口中,后半段则被她自己咽了回去,同时用尽全力稍稍推开了Shaw。


    “怎么了?”Shaw和她额头相抵,不解而难耐地哑声询问。


    “男孩们还在外面。”Root脸色潮红地低声说道。


    “去他妈的男孩们。”Shaw低头啃咬起她的脖颈,“他们只是幻觉。”


    Root在她富有技巧又凶猛直接的攻击下失去了反驳的能力,并再次难耐地低吟出声,尽管她很快就咬住嘴唇控制住了自己,但在空旷而安静的地铁站里,传出的那一点声音已经足以给两位男士清晰的提示。


    “我想起来今晚还有很多学生的作业需要批改。”Finch用最快的语速低声说道,“我得回去了,Mr.Reese。”


    “而我还有很多份报告要赶在明天一早交到警局。”Reese毫不犹豫地跟他并肩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然而就在他们成功地安静离开之前,Shaw的身影突然从他们身侧迅速掠过,不理他们的惊讶呼唤,很快冲了出去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而这一次,Root并没有追在后面。


    两位男士诧异而担忧地对视了一眼,回头望向车厢的Root,却见她有些衣衫不整,又赶紧扭头转回身背对车厢。两人默契地停在原地,显然不再打算离开。


    过了大约几分钟,他们才听到Root的声音:“你们可以转回头了。”


    两人转回头,看见恢复了得体仪容的Root走出车厢,神情如常,嘴角挂着一贯的调笑弧度。


    “我可以问发生了什么吗?”Finch谨慎又有些尴尬地问道。


    “正如你们所看到的,我们打算亲热一下以庆祝她的归来,可她中途逃跑了。”Root牵扯了下嘴角,用自嘲的语气说道,“这有点尴尬,我知道。”


    “Root,告诉我们真相。”Reese审视地看着她,警告地说道,“我们应该为此担心吗?”


    “你们已经为此担心得足够多了,先生们。”Root嘲讽地说道,“而我猜那正是逼她决定离开的理由。”


    这句话令两个男人无言以对,双双在她犀利的质问目光下转移了视线。


    Root转身回到车厢,在他们从外面看不到的角度慢慢坐下,将脸庞埋藏进双手的掌心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到有人轻抚她左肩,才缓缓从掌心中抬起头,看见Finch的脸庞出现在自己眼前。


    “我们不会忘记Sameen为我们所做的一切,Samantha。”Finch温柔而严肃地说道,“我向你保证,我们不会放弃她,不管发生了什么。”


    Root努力扯了下嘴角,却并没能展现她最擅长的微笑。


    “Samaritan对她做了非常糟糕的事情,Harold。”她的声音低沉、颤抖而沙哑,“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

热度(269)

  1. 羽咲绫乃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可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