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Feat(完结)

写文专用小号:

3.


摘掉眼部纱布的那一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Shaw在前夜做完了最后一场手术——能顺利的撑过最后一场手术,不得不说她运气好的惊人。


护士站在她床侧扶着她还有些僵硬的脖颈一圈一圈的解着纱布,阳光就那么一点点透进来,洒在Shaw身上笼起一层薄而透的光晕。Shaw用一只手遮住眼,却仍有些按耐不住,她迫切的想要看看,她的爱人。




“不要那么着急,会瞎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激动,Root的声音也有一些不稳定的沙哑和颤抖。


于是Shaw安静的捂着眼睛,等它慢慢适应从指缝间透出的光线。


她终于,熬过所有的病痛和分离。


她曾以为以自己的死亡换取同伴的生命是一件再值得不过的事。


然而现在不行不可以了。




她终于明白了有了爱人就是有了无法放下的牵挂,她只要一想起Root带着无助甚至哽咽的声音在深夜一遍遍的呼喊她,就发觉其实自己根本放不下生命。


阳光很温暖。


温暖的Shaw甚至觉得闭着的眼睛有点困倦酸胀。


“等一下。”


护士抓住她的手,然后是Root的声音。


她说。


“Sameen,我真的很爱你。”


她的声音出现了不稳定的波动,像是啜泣,又像是电流不规则的,浮动的跳跃。


明明是简单不过的告白,Shaw却莫名的觉得心惊胆战,像是有什么曾被她紧握手中的东西一下挣脱了,再也寻不回来。


她突然不顾一切挣扎着做起来,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身体僵硬且难以控制,Shaw用左臂艰难的撑起全身的重量,另一只手有些不稳的抬起,想要挣脱护士遮在眼前的手。


但是她还是太虚弱,连这样简单的小小的动作都没做到。


“Ms.Shaw,有件事你必须知道。”


自认为经历了血淋淋的生与死,早已心淡如水的Shaw不由得有些紧张。


她听见了纸张翻开的声音,然而空气中却没有一丝一毫Root存在的气息。




“………………Ms.Groves在最后撤离时受到机器爆炸的波及,已确定死亡,Mr.Finch于六月二十号提解出其记忆并制作成芯片,收入军部档案库。”


她的声音冷淡又平稳,却也能听出一点点的惋惜。


“Ms.Shaw,我很抱歉,但是你是国家不可或缺的人才,Ms.Groves的愿望是让你活下去。请谅解。”


空气中出现了细微的电流波动,然后有个声音响起,是没有感情的机械电子音,却依稀能分辨出那其中不断地闪现着她最钟爱的,最无法割舍的,一次次将她从死亡边缘呼唤回来的音色。


“Sameen,对不起。”






Shaw终于拉开了护士遮在眼前的手。


她看到了一台立在铁架上的显示屏上不断地闪现着语音分析和人类类比行为计算法,放佛另一台独属Root的大脑,靠计算字句说出那些甜言蜜语,靠存档的记忆说出昔日的约定。


铁架下方延伸出一只机械的右手,修长微张的五指像是曾与谁十指相扣。


而她曾靠着这些撑过五个月的近二十场手术,为了一个活下去的信念。






护士将一枚记忆芯片放入Shaw的左手,金属冰冷的触感硌的Shaw手心有点疼。


“这是联邦军方为您颁布的勋章。”


那是她终其一生得到的,最高的,代价最大的,功勋。



评论(1)

热度(39)

  1. JFM写文专用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