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Feat(1)

写文专用小号:

——————为肖根预热!!!


激动啊啊啊啊啊————————








Shaw醒来时是在完成了她的第四次神经修复手术的第五个小时。眼前一片漆黑甚至感觉不到身体的任何器官的存在——除了那刚进行完开颅手术的脑袋还隐隐作痛——这种时候她也能无不冷静地思考。


没有知觉触觉只剩鼻子耳朵嘴巴还彰示着自己仍存在。而她之所以能判断自己已经醒来是因为她听到了Root的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没有想象中的憔悴,也没有疲惫,一如既往的平和安定,一遍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


然后她慢慢清醒了一点,听见了Finch的关切,并通过轻轻摆动唯一能控制的左手手指逐一回答他的问题。


“手术很成功,恢复得不错。”


Finch这样说着,竟像是松了一口气般。


“不过,Ms.Shaw,你接下来还要经过十几次手术彻底恢复各方面的神经连结系统和身体机能,初步估算出院需要将近半年的时间。”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新的号码不用担心,Mr.Reese能单独搞定——不得不说,你在德西玛战的果决和牺牲精神,真的,值得钦佩。”


“好了Harold,让她休息吧。”


Shaw如愿以偿地听到Root打断了Finch愈发激动的言语,然后不动声色的与自己十指相扣——那一刻Shaw只觉得可惜,可惜这条打着石膏的手臂不能像往常一样挥动自如,不然下一秒,Root可不一定能好端端的坐在自己床边。


“我什么时候能撤下这层纱布?”


Shaw问道,有些急切的语气。


Root的回答迟了数秒,也许是在计算思考——却仍没能得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等你撑过剩下的手术吧sweetie,可没有那么简单的。”


她惯有的调侃的语气让Shaw也轻松了不少,然后听见Root放轻放缓,甚至有些虚无飘渺的声音。


“快点好起来,然后……”


“你就能看到我了。”








人们常说Shaw果决。


或许这是她有着第二周人格障碍的缘故,她总能在一瞬间判断出代价最小的方案并立刻执行——哪怕那最小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三个月前那场两个上帝的交锋,让她差点交代在德西玛的总部里。


不过还好还好。


Shaw只觉得庆幸。自己福大命大,这样都没死。


她还活着,还有无数的时光可以去夏威夷吃那家爽过做爱的牛排,傍晚在街道遛着小熊,以及——虽然不愿承认——和那个黑客拌嘴也是挺不错的,虽然不及牛排。


虽然这条手臂感受不到Root掌心的温度和杀手有些粗糙的触感,Shaw却不自觉的紧了紧握着她的手指。



评论

热度(24)

  1. JFM写文专用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