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Alpha (中)

Noramyw:

“为了你那可悲的Alpha自尊心?就是不能接受有强势的Omega?”


Shaw嗤笑出声。


“有病。”




Root轻皱了下鼻尖,露出了一个堪称甜蜜的微笑。




“尽管我很喜欢你浑身冒刺的样子,本身也算不上什么好人......”


Alpha伸出手指恶意地点了下对方的唇瓣,信息素猛然死死地压制着猎物。


“但不要认为我歧视Omega。”




漂亮的棕色眸子转了转。


Shaw发觉她很难移开视线,该死的信息素!




“事实上,我正是受了一位强大的Omega委托来帮助你解决一些问题的。”


Root收回了压制Shaw的信息素,她应该同时将手收回,但不知怎么地,她没有那么做。


有趣的是,Shaw也没有将她的指头活生生咬下来。




黑发的Omega意识到这一点时,浑身僵硬了整整一秒。




“我们之间逐渐建立起信任了,不是吗?”


Root笑了一下,终于收回了手。


“过上几个小时,说不定我就能把你的手铐解开,放你下来了。”




Shaw称得上缓慢地瞪了她一眼。


Root觉察到了那是发情期对她的影响。




“一位强大的Omega?”


Shaw的声音低沉而冷静。


Root忽然期待起来那声调中出现颤抖的一刻。




或许这是Omega发情期对她的影响,Root漫不经心地想。


但她不担心自己会做出任何不专业的事情来。




“我的同伴,你可以称他为Mr. Finch,这周你在他名单的首位,也就是说,你将卷入一起谋杀案中,或者是犯罪者,或者是受害人。他派我来保护你,另外,尽量不要伤害到无辜的人。”


Root的目光在Shaw额头流下的汗水上停留了一会儿。


“鉴于你马上要进入发情期,我猜你会是受害人。”




“你保护人的方式真是令人安心。”


Shaw嘲讽着Root,很明显一点儿也不相信她的说辞。




“有什么比抢先一步绑架受害人更好的保护方式呢?而且,这很有趣。”


Root微微嘟了下嘴。


那显然是个下意识的小动作,通常的Alpha不这么做,他们总愿意在Omega面前表现出更为强势粗暴的一面。




Shaw小心地抿了下唇,说服自己是因为嘴唇干燥,而不是体内奇异燃起的燥热。


她顿了下,开口道。


“你没能发现任何潜在的犯罪者。”




Alpha为Omega锐利的洞察力扁了下嘴。


“没有。你有一份完美的记录,Shaw。坦白地说,除了政府和恐怖组织,我不认为有任何个人有能力向你实施犯罪......我的意思是,除我以外。”




“然后你绑架了我来证明这一点。”


Shaw继续道。


Root默默地点了点头。




Shaw得说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方式,她自己就可能这么做,但那不是关键。


关键是,被绑住的人,是Shaw自己。




“我是对的。”


Alpha低下身子,目光放肆地随着滑落的汗滴向Shaw平坦的小腹望去。


“即使提前进入了发情期,你依旧坚持了这么久。”




“我会坚持到把你弄死为止。”


Shaw不开玩笑地说道。


她注意到女人因此而舔了舔唇。




“随你怎么弄死我。”


Root挑了下眉,浓重的性暗示换来了对方一个白眼。


她竟觉得有趣。




“所以你就打算把我吊在这儿,等到任何‘可能’的犯罪者找上门来吗?”


Shaw推测道。




“顺便观察你对抗发情期的热潮。”


Root狡黠地笑了笑。


“放心,一旦你撑不下去,我准备了抑制剂。”




“怎么,你不行?”


Shaw几乎笑出声。


她看着Root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那可真是精彩。




“挑衅,说真的?”


Alpha深吸了口气,直接地扯下对方因为发情期而湿透的底裤。


Shaw讽刺地笑了笑。




她倒是有那么点期待这个Alpha在床上的表现。




“我听说有时候,光是Alpha散发的信息素就能让Omega高/潮。”


Root回以讽刺的笑容,随手将黑色的织物扔到一边。


她搬了张凳子,在Shaw面前就那么坐了下来。




“Wanna try?”




TBC

评论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