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Pain

Gillu_:









1.








Root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诊所。




这一年内她受伤后都无处可去,她曾带着鲜血淋淋的伤口游走街头,也曾气喘吁吁地昏倒在地铁站中。




她很想念那个固定的诊所,就像她只要在那,她就一定会痊愈。




她也很想念一年前的那个医生。








2.








Root是在那个诊所认识那个医生的。




她贪婪地汲取着氧气,从一片混沌之中醒来,她看见不远处有个白色的身影。




“你醒了?”




“不要乱动,不要说话。”




Root看见那个黑发女人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命令着她。




那个女人的目光深邃,眼睛深深陷在眼眶之中,低垂的眉毛浓密,眉心像有解不开的结。看起来她并不喜欢笑,但Root觉得她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她也就静静躺着,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3.








“你是去干什么了?伤得这么重。”




“你看不出来吗,医生。”




Root看见她翻了个白眼。




Root笑了,尽管她的身体内还充斥着痛感。




“You trust me?”




“Of course,doctor.”




“Call me Shaw.”




“Root.”








4.








Root听Reese说,这个Shaw的医术高超。




而她似乎只愿意和冷冰冰的医疗器械打交道,如无必要,拒绝与病人的任何肢体接触。




Root被打了局部麻醉,直勾勾地盯着正在做手术的Shaw。她的额头上覆着薄薄的一层汗,眉头紧锁。当她发现Root正在看着她的时候,她狠狠地瞪了回去,目光似一团火焰,将要把Root吞噬。




Root没有避开,努力挤出了一抹笑。








5.








渐渐的,这里成了Root的避难所。




她常常以一些小伤为借口,赖在手术台上睡上一晚。




Shaw愤怒地看着她,却不知道怎样赶她走。




“你不是睡在隔间里吗,我不会打扰你的。”




Shaw竭力地用各种语言攻击她,弄出喧闹使她烦躁,Root依旧不动。




而她的梦境里却总是寂静的。




于是向来睡眠不足的她就这样睡了很多个好觉,做了很多个好梦。








6.








“Sameen,你打的麻药是不是失灵了。我好痛。”




“Sameen……”




埋着头做手术的人好不容易抬起了头。她的目光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她走到手术台的另一边,一只手拿着手术刀,一只手牵起Root。




“痛就捏着我。”








7.








“Sameen……”




“你刚刚已经吃过止痛药了,再忍一下就好了。”




“你过来一下好吗……”




“Sameen……”




Shaw极不情愿地走到Root身边,Root小心翼翼地触碰她的手,Shaw很快避开,而Root用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似乎能感觉到Shaw的脉搏平稳有力地跳着。




可Root越抓越紧,Shaw的眼神却越发空洞。








8.








Root觉得她在Shaw的面前已经没有什么隐瞒了。Shaw已经见过她最糟糕的样子,见过她的身上镶着子弹,见过她破碎皮肤的血迹斑斑,见过她那副千疮百孔的躯壳,见过她所有的脆弱。




The Machine已经很多天没有和她说话了。她在街上游荡,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诊所。




有金属不断摩擦的声音。凉嗖嗖的。




她乖乖地爬上了手术台,蜷缩成一团,不想打扰一旁正在摆弄手术器械的Shaw。




那声音戛然而止。Root把自己抱得更紧。




“去床上睡吧。”




Shaw说着轻轻摇了摇Root,示意她去隔间里。




Root把头埋进了头发中。Shaw无奈,只好将她抱起。




“不要走。”




Shaw正想离开的时候,Root拉住了她。




“陪我一下。就一下。”




Shaw侧躺在床上,床还很充裕。Root太瘦了,瘦到占不了多少位置。




Root拨开Shaw脸上的发丝。黑暗中,Shaw的目光显得更加明亮,像海上的灯塔,坚定地闪烁着光芒。像暗夜中的满天星斗,又像海上的皎洁月光。




Root用手抚摸着她的眉心,轻轻吻了上去。








9.








“Sameen,你真可爱。”




Shaw正在给Root换药,狠狠地掐了她一下。




“Sameen……”




Shaw起身,Root的手顺势就攀上了她的手臂,试图消除她们之间的距离。




Shaw拍掉了她的手。




“怎么了?”




Root跟在Shaw身后。




“我想,我们得有一些规定。”




“规定?什么规定?”




Shaw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塞给Root。




Root怔怔地打开,上面是一行行整齐的印刷体。




『Don't chat with the doctor.




Don't offend the doctor.




Don't play a joke on the doctor.




Don't have physical contact with the doctor.




Don't……』




一行行Don't开头的句子。Root没法再看下去。




“本来这是一开始就该签的,我本以为你可以不需要,但现在看来,我不得不这么做。”




Root迷茫地看着Shaw,遮掩不住眼中的悲伤,就像她不曾见过这个人一样。




而Shaw依旧冷若冰霜。




“Shaw,我知道你是好人。”




“不,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Root接过Shaw手中的笔,努力控制住手的颤抖,留下歪歪扭扭的笔迹,带着还没贴好的胶布冲了出去。








10.








Shaw以为Root不会再了。




几天之后,Reese还是抱着她闯了进来。




Root的伤异常严重,全身布满了深深浅浅的伤痕。




就像刚参加了某种赴死的仪式。




Shaw很努力地把她救了回来,她看着逐渐变得规律的心电图,轻轻感受着她的脉搏,凝视着她惨白的面容。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犯下了滔天大错。








11.








“你醒了。”




Root很自觉地没有开口说话。她感觉到Shaw偷偷松开了握住她的手。




“你听我说。”




“我要走了。当然会等到你痊愈之后。”




“我不适合当医生。”




“你放心,Finch会帮你找好新诊所的。”




“当然我并不希望你成为他们的常客。”




Root很平静地听着,就像她早已知道这一刻总会到来。




“Sameen……”




Shaw看见Root很努力地想要说话。




“其实,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好的医生。”








12.








Root很早就醒了。她想下床走一走。




她昨晚梦到Shaw了。




她梦到她第一次见到Shaw的时候,Shaw回头,朝着她笑。




她走到隔间旁,里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门掩着,一束光从门缝穿透进去,刚好照在那个角落里,刚好照在那个人的身上。




一阵阵异样的光芒照射到Root的眼眸中,格外晃眼。




Shaw正缩在角落里,目光呆滞,手在一把手术刀上慢慢地摩挲。




Root推开门冲了进去。




她温柔地取掉了Shaw手上的刀,轻轻抚开Shaw僵硬的双手,黏稠的液体渗入了她的指尖,顺着手掌的纹理缓缓流淌。




她紧紧地抱住了Shaw,任凭殷红在身上蔓延。




“我感受不到疼痛。”




“我感受不到疼痛。”




“我感受不到疼痛。”




Root吻掉了Shaw口中不断溢出的话语。Shaw的味道,伴着鲜血的味道,掺着淡淡的咸味。




Root哭了。哭得很伤心。








13.








Root在诊所收拾东西。




准确地说,是扔掉Shaw没有带走的东西。




她没有家。她没有地方放这些东西。她不得不一件件扔掉。




从那之后她还受过几次重伤。每次疼痛难忍的时候,她都会告诉自己,她只是一并扛下了Shaw的那一份伤痛。每每这样想,她便不再畏惧疼痛。




这里还弥漫着Shaw的气味。不那么强烈,却足以让她上瘾。




她打开抽屉,看到了一份很旧的病历。




是熟悉的面孔,配上一个不熟悉的病名。Root把那份病历捂在胸口,随着心跳缓缓跳动,就像Shaw不曾离开。




病历下是那份“规定”。一个个Don't闯入她的视线。




Root看着那时自己颤抖的字迹。她勉强读着每一条,不再像那时那么难以忍受。




她一条条看下去,到了最后一条,鼻尖突然一阵酸楚。




『Don't fall in love with the doctor.』








14.








“你醒了。”




Root看见不远处有个白色的身影。那个黑发女人转过头来,笑容如暖风一般拂过。




就像她内心的炽热融化了封冻的一切。




Root很清楚这次她不是在梦中。




Shaw走过来,坐在Root的身边。Root看着她舒展开的眉心,轻轻摩挲着她手心中的伤痕。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15.








她们在疼痛中救赎。




她们在救赎中痊愈。










— Fin —






---------------






注:本文中Shaw患有先天性痛觉缺失症。先天性痛觉缺失症(CIPA)是一种罕见的先天性疾病,其临床特征为周身性痛觉丧失。









评论

热度(74)

  1. JFMGillu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