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魔法(短/完)

GRIMES:

最近可能是时节不好,po猪的病势颇为缠绵,一直好不了,然后这周还大姨妈痛经……


在身体状况的打压下,军官锤虽然写完了但是写得很烂,倒是想起了悲伤的正剧,于是就有了一个小小的脑洞(是HE,各位可以继续往下看),来刷一发攒人品,让我快点好起来(眼见过两天就要生日了病怏怏的还怎么浪(╥﹏╥)


祝大家食用愉快!






Shaw坐在教堂最后一排的长椅上,有些疲倦地看着面前的耶稣塑像。


她刚刚结束一个任务,收割了若干膝盖。


作为一个热爱暴力的反社会,Shaw觉得上帝根本就是扯淡,然而最近她突然开始不时出入这间教堂。


或许是因为这间教堂有一种莫名的soothing effect。


身上的硝烟味和血腥味尚未散去,Shaw却已经能感受到自己的神经开始放松。


说起来,耶稣尽管不靠谱,但他这一身教科书般的肌肉确实无可指摘,难怪有这么多修女愿意嫁给他;well, spiritually。


Shaw被自己的冷笑话勾起了嘴角。


背后传来高跟鞋磕碰地面的声音。


“Hey sweetie。”


Shaw撇了撇嘴,“Root。”


Root默默在Shaw的身边坐下,肩膀正好贴着Shaw的肩膀。


Shaw能闻到Root身上的香水味,混着一股飞机的味道。


“你刚从哪里过来?”


“迈阿密。”


Shaw皱了皱眉,转头看Root;她发现Root的唇色有些苍白。


Shaw从怀里掏出一个能量棒,“你得补充点热量。”


Root稍微挪动了一下身子,把脑袋搁在Shaw的肩膀上,然后隔着衣服吻了吻Shaw的肩窝。


Shaw翻了个白眼,拆开包装纸,把能量棒递到Root嘴边;Root这才小小咬了一口。


咀嚼带来的震动,从Root的侧脸传到Shaw的肩膀,进而到脖子,耳朵;Shaw能清晰地听到巧克力被嚼碎的crunch声。


这样吃了几口,Root忽然停下咀嚼,轻轻地问,“你累么?”


Shaw摇摇头;Root伸手抱住Shaw的腰,把冰凉的手塞进了Shaw的外套口袋里。


Shaw不动声色地摘下自己的绒线帽,随便地放在Root的脑袋上,“我们该走了。”


Root顺从地松开Shaw,把绒线帽戴好,却见Shaw背对她半蹲着。


“你刚才两只脚踩在地面上的轻重有些不同。”


Root忍不住甜蜜地笑了,“You notice everything.”


稳稳地背起Root,Shaw慢慢地朝教堂最前面的圣台走去。


“你好像又轻了一点。”Shaw淡淡地说。


Root没有说话,静静地靠着Shaw的脑袋,搂在Shaw脖子上的手臂微微收紧。


走到圣台前,Shaw放下Root;两人面对面站着。


Shaw第一次觉得,Root的眼睛美得不像话。


或许因为这是Shaw第一次如此坦然地直视Root的眼睛,以及那双蜜色棕眸背后张扬而又深藏的情意。


Root微笑地看着Shaw。


Shaw把手伸到Root耳后,变出一条项链。


项链的吊坠,是两个交叉着的铂金字母“S”。


Root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水光。


Shaw郑重地在吊坠上印了一个吻,然后小心地撩起Root的卷发,给Root戴上项链。


教堂的天顶上有一小束光倾泻下来,点映在铂金的吊坠上,有些刺眼。


Shaw用三根手指,轻轻盖住吊坠;Root微低着头,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手指上。


教堂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很快脚步声就涌了进来,伴随着子弹上膛的声音。


Shaw简单地扫了一眼,包围她们的撒玛利亚特工至少有三十人,堵死了所有方向。


不知道之前包围Harold和John的撒玛利亚特工有没有这么多;理论上应该更多。


Root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化,专注地看着Shaw,伸手轻抚Shaw的侧脸。


TM有告诉过她,这间教堂始建于18世纪,经历过独立战争,仍然历久弥新。


Root很喜欢这间教堂,因为TM说,这才是她和Shaw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还是雇佣杀手的Root,和还是ISA特工的Shaw,因为彼此任务目标恰好都在某个周日早晨到这里来做祷告,而同时出现在这间教堂。


那时两人还没有结识,甚至都没有打上照面,可两人的命运轨迹却开始发生隐秘的偏转,最终交汇。


Shaw今天会选择这里,说明TM在离开之前,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Shaw了。


“她”果然是最完美的。


Shaw看了看Root,嘴唇微动,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停顿了几秒,Shaw忽然露出一个微笑,手指稍稍施力,按下吊坠。


四周凝滞的空气像是一张细密的网,随着Shaw的动作微微撑开,却只是牵动了一下紧绷的纤维,仅仅发出一点织物撕开的声音。


什么也没有发生。


Shaw脸色微变,却看到Root凄美的笑和无声滚落的泪水。


亲爱的Sameen,你怎么会认为,TM在临走之前,不会告诉我关于你的一切呢;“她”都已经告诉了你关于我的一切。


Root知道自己脚下的大理石下面是空的,只要Shaw按下开关,她就会在烟雾闪光弹的掩护下跌入一条直通哈德逊河对岸的地道,那里会有一艘快艇,上面有TM留给她的模拟交互界面最后的保护,Root可以从此销声匿迹。


类似某种大变活人的魔法。


可是现在的Root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除了Shaw。


而Shaw却仍然试图通过牺牲自己来保全她,哪怕她刚刚已经给了Root她最想要的东西。


Shaw爱她,Shaw愿意爱她;这原本对Root来说就像是一种奇妙的魔法。


Root不要在魔法失效之前离开Shaw。


Not again。


勾起一个极致温柔的笑,Root揽过Shaw,吻了上去。


Shaw在唇齿交缠间尝到了某种酥麻的甜味,混着Root咸湿的泪水。


缠着Shaw脖子的手开始脱力,Root的腿越来越软,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Shaw及时抱住了Root,没有让Root直接摔在冰冷的地上,自己却也开始头晕。


Root的唇边溢出了鲜血。


殷红的血液不断地从Shaw的鼻孔滴落。


Shaw用指腹轻柔地抹去Root唇边的血,忽然释然一笑。


罢了,如果Root不愿意独活,那她愿意去地狱陪她。


背靠着圣台,Shaw搂紧了怀里的Root。


 


 



评论

热度(122)

  1. Tchmily_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
    在LOFTER上看的文也不少了 好文看了很多很多 很多文也让我哭过 今天偶然看到这篇 真的 心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