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肖根】短篇 Trust Issue

maruko66:

看了那个撕衫强吻的预告之后的小脑洞……设定是事后~~看到最后包甜!其实我只是想要锤汤勺抱根,根树袋熊挂锤╮(╯▽╰)╭~~


配对:Shaw x Root


题材警告: 可能OOC




*****************




Root趴在床上醒来,安全屋里一片狼藉,刚才过于激烈的行为导致她现在浑身无力,尾椎甚至还隐隐作痛。


她很庆幸,Shaw逃了出来,回到了她的身边;她很心痛,Shaw满身伤痕,还被SM做了糟糕的植入手术;她很忧虑,她们因地铁小队对Shaw的信任问题吵了一架;她很欣喜,Shaw撕了她的衬衫就强吻上来;她很难过,Shaw把她弄得筋疲力尽之后就走了;她很害怕,她担心Shaw孤身在外的安全。


Root艰难地支起满是伤痕的身子,摩挲着早已失去温度的床单,纷繁复杂的情绪缠绕着她,她摇了摇头,试图把它们甩开,她也无法确定Shaw是不是原来的Shaw,但她只知道她很想她,很想她在身边。


她知道,这个想法可能会令TM和整个地铁小队陷入危机,她不能冒这样的险,她也不知道她凭什么去说服大家,Shaw是值得被信任……


刚才的争吵戛然而止于一个吻和一场抵死缠绵。


现在Shaw走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Shaw还是那样一夜激情之后就无情走掉的作风没变,同时这让Root感到挫败和失落……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分离,那么多思念的情感累积,身心都伤痕累累的一年之后,Shaw依然不会留下来抱着她睡到天亮……


撇开伤感的情绪,Root开始思考明早怎样把Shaw找回来,希望她安全,希望她不要因为不被信任而赌气单枪匹马去找德西玛算账,又或者Shaw只是去给SM汇报敌情?


理性上Root不得不考虑最坏的可能性,但情感上她绝对不会承认Shaw会是一个变节者,她宁愿无条件信任Shaw。


即使最坏的结果到来,她只有一个不动摇的信念,那就是她们的感情可以把Shaw带回她身边,就算Shaw被德西玛洗脑,她也会回心转意。然而,Root明白……这更像在自欺欺人。


她完全不介意自己选择失当而最后被Shaw一枪杀死的结果,但她不能用TM和地铁小队的安危做赌注……


理智和情感的巨大冲突使她喘不过气,她现在无法作出任何定论。


鉴于现在Shaw离开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不像个好兆头。所以首要的是,怎样才能找到Shaw,但是她毫无头绪,而Harold和TM愿不愿意帮忙……


 


---------------------------------------------------------


深夜的纽约街区,只有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闪着亮光。Shaw清楚她并不是真正的离开,而尽管只是做着远离Root的行为,她就发现,每当她离Root远一步,她对她的牵挂就不止多一分,她不得不承认,在离别的一年,又或者更早之前,她们的关系已经一点点发生了变化,每一句话语每一个举手投足每一次眼神接触每一个回忆的叠加,她已经变得无法容忍Root不在自己身边了。


Shaw很庆幸她及时逃离,使得SM对她做的那些手术不能完全生效,她仍旧是她自己,她清楚自己现在的感觉,但她不能保证她可以一直保持自我。她不清楚SM的计划,但她不会让Root和地铁小队受到伤害,即使她不被信任。


她不确定,到底是离开小队让他们避免陷入未知的圈套,还是重新加入成为他们的战斗力,哪一个选择才是正确……而鉴于目前她很清醒,她很想趁着她这颗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引爆之前帮他们尽可能削弱SM和德西玛,但因此表现出来的急进和偏执,可能会是不被信任的最大因素。


刚才的争吵她过于激动的言辞可能伤害到Root,这不是她的本意,于是她吻了她,她不知怎样去解释她的感觉,她不知怎么去证明她还是她自己……而现在她只知道她想见到Root。




 ---------------------------------------------------------


Shaw回到安全屋,扶起客厅里颠三倒四的桌椅,她们在桌子上做的时候撞到了Root的尾椎骨,然后来Shaw把她抱到了床上。


她悄悄走进卧室,她看到月光下光|裸的背影,落寞得令人心痛。于是她轻轻地从后环上Root的肩脖,然后紧紧地将她整个抱进怀里。


Root从千头万绪的沉思中惊醒,当她意识到Shaw再次出现时,两行泪水就悄悄落下。


她抚上Shaw的手臂,不敢转过头,生怕转过来幻觉就会消失一下。


 “我以为你走了……”


Shaw感到手臂上滴下的水珠,和身下人微微颤动的身体,手臂加大了力度抱得更紧。


“嘿,不要误会,我并没有离开……”Shaw稍微停了停,“实际上……我,被套住了……跑不掉了……”


Root身体一僵,紧张地转过身,“是德西玛的追兵?”


 “不是那些废物~”


Root看到深邃的黑色里藏着着浅浅的笑意,瞬间理解了Shaw的意思,担忧的皱眉转化为侧头一笑。


“嗯嗯~~让我猜猜会什么呢,Agent Shaw可是连德西玛也锁不住的……”


“要给提示吗?~”


“嗯~~套住你的会不会和R有关呢?”Root甜甜地笑着搂上Shaw的颈脖,坐到她的大腿上,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她的Shaw没有变,依然傲娇地绕着圈子才肯承认对自己的感情。


“Absolutely!”Shaw吻上了Root的薄唇,不同于刚才的激烈而深重,她们这次的吻缠绵且悠长。


吻到无法呼吸,她们终于都分开了双唇,Root喘息着靠在Shaw的肩膀,双手依依不舍地环着Shaw 肩脖。


“我快饿扁了,刚才出去买了宵夜……要一起吃吗?”Shaw不会承认就短短去买吃的路上,她就对Root牵肠挂肚。


“嗯……让我抱多五分钟……”Root撒娇地用笔尖摩挲着Shaw脸,盘踞在Shaw身上的四肢并没有松开。


Shaw嘟了嘟嘴,“可是我饿扁了……”,身上的树袋熊没半点下来的意思,Shaw只好双手托着架在自己腰两侧的大腿,一用力就连着树袋熊和自己整个从床上站起来。


Root倒是吃了一惊,“噢~~你果然能举起比自己重的东西~~”


“我现在就要吃宵夜!”Shaw抱着挂在身上的树袋熊径直走到客厅,餐桌上放满了半个便利店的食物,她一屁股坐下就左右开弓地暴吃起来,完全不理会身上还缠着个人。


这种怪异甚至有点愚蠢的姿势令到Root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Shaw没有变,依然是那样的吃货属性,依然会容忍自己的小任性。


Root调整了姿势,从胸贴胸的搂抱换成侧靠着Shaw的左边肩膀,双手环在在Shaw的腰间,大长腿晃动着。


Root故意在Shaw正要咬下一只潜艇堡的时候说,“喂我~~”


Shaw顿了顿,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先让Root吃了两小口,自己再三两下啃掉。


一桌子的食物被风卷残云地解决掉,Shaw公主抱起Root,“吃饱了,现在做些正事~~”


“嗯?!!”Root有点吃惊,小野兽这么欲求不满,但是她的尾椎骨……


她还没想到要怎样婉拒,就被放倒在床上,然后被翻了个背朝天……正当她思考着后|入式尾椎骨会不会没那么痛的时候,一种黏糊又微凉的触感就覆上她的痛处。


Shaw把一大块药膏敷在她的尾椎骨上,细心地贴上了药用胶布,然后把她转过来平躺,在她大腿上垫了个枕头,这下Root感觉到下腰舒服多了。


她看着Shaw深黑眼睛里的柔情,再次笑了。


“你真会照顾人~~”Root伸手抚上Shaw的脸,轻轻摩挲着。她的Shaw没有变,依然会展现不经意的体贴和温柔。噢~~~当然还有粗暴的床风。


Shaw侧躺下,帮两人盖上了被子,手轻轻放在Root的腰间,她们对视着,时隔一年,她们终于相拥而眠。


 


即使德西玛和SM对她做了很糟糕的事,Shaw还是Shaw,粗暴、傲娇、吃货、体贴、温柔的Shaw。


Root愿意无条件信任Shaw,而Shaw用她的方式告诉Root,她值得被信任。


只要她们在一起,她们就能够笑着面对和解决一切困难。






end





评论

热度(154)

  1. 00666741maruko66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