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短篇-完结]Dirty Paws(上)

S君:

lofter can f*ck me up...


又被删了 这次先把前半段放上来 后面的炖肉可能晚些时候发




灵感源自同名美国动画短片“Dirty Paws”,大概讲了一个人类男子和他的狼人男友之间的相处,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下。


设定:狼人肖x吸血鬼根


结局HE放心食用。




“Sweetie,你的牛排好了!”Samantha把热气腾腾的牛排翻了个面,准备出锅。其实她根本没必要冲着楼上喊出这句话,毕竟Sameen是个狼人,敏感的听觉早就听到了锅里的滋滋声,牛排的香气也早就被她那更加灵敏的嗅觉捕捉到了。但Samantha执意要把这句话说出来,这是他们的婚前协议之一:尽量像人类伴侣一样过普普通通的日子。


Samantha和Sameen谁也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和千百年来的死对头同住一个屋檐下。Sameen Shaw是个纯血的狼人,而Samantha Groves,是个幼年时被转化的吸血鬼。


“嗯……”Sameen有些沙哑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今天的牛排闻起来好棒。”


Samantha把加大量的牛排盛到了盘子里,放在餐桌上,然后给自己切了一小块,加了些蔬菜。当然啦,对于一个吸血鬼来说,并没有吃食物的必要,不过为了配合她的肉食大胃王妻子,她总是象征性地随便吃一些东西。


Sameen绕到Samantha身后,把她圈在怀里,搂着她的腰,慵懒地吻了吻她的脖颈。“我觉得你会更好吃。”说着她在Samantha的肩头微微用力咬了一口。


“赶紧吃饭吧,sweetie。你今天可要填饱肚子,不然邻居家的宠物们就要遭殃了。”Samantha回头在Sameen脸颊上亲了一下,推开了对方紧抱着她的手,“不过在这之前,go and wash your dirty paws……”


Sameen叹了口气,无奈地放开她,乖乖地去洗手了。


她们的晚饭看起来和人类家庭并没有区别,只不过Sameen盘子里的牛排多的吓人,Samantha的高脚杯里装的是牛血而不是红酒。Sameen经常打趣说,她们一个吃肉,一个喝血,从不浪费食材。


Samantha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静静地看着她妻子吃东西。她喜欢看Sameen半低着头的样子,喜欢看她拿着刀叉急切地切开牛排的动作,喜欢看她毫无吃相地狼吞虎咽。这一切微不足道的细节都能让Samantha惨白冰冷的皮肤下泛起一阵热潮。


“其实,我觉得晚饭吃两倍的量并不能阻止第二形态的我杀死我看到的任何东西。”Sameen夸张地嚼着牛肉,“这个方法我们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它并不奏效。”


“但至少让你不会重蹈覆辙了,不是吗?”她所说的“重蹈覆辙”,指的是她们第一次见到对方时的场景。




那次见面非常地戏剧性,连Samantha这个已经活了六十多岁的吸血鬼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是个满月,Samantha本不想冒着生命危险大晚上出去溜达,但因为那阵子好几个猎人同时出现在镇子里,为了避开风头她已经两天没有喝血了,普通的人类食物没法让她熬过第三个晚上。于是她忐忑地出了门,试图在森林里逮到一只能让她填饱肚子的动物。快走到林子深处的时候她嗅到了动物散发的血腥味,以及雌性狼人的气味,随之而来的还有对方的惨痛的哀嚎。本能告诉Samantha赶紧逃命,但对于鲜血的极度渴望让她朝着那个方向走去。然后她看到了有趣的一幕,一个正处于第二形态(狼和人类的特征共存,以狼形为主,但直立行走)的黑色狼人被巨大的捕兽夹夹住了后脚,身旁是一头鹿的尸体。狼人试图掰开捕兽夹,又想把鹿尸叼过来大块朵颐,结果两个目的都没达成,此时正委屈地呜咽着。Samantha不禁笑了出来。从小到大她见的狼人多了,这么毛手毛脚的还是头一次见,她甚至觉得不远处的凶兽有点可爱。


可能是疼痛加上心急的缘故,直到Samantha走到十几米开外狼人才突然意识到有个吸血鬼在她附近。她立刻停止了挣扎,冲着Samantha一阵狂叫,还胡乱挥着爪子不停地发动着徒劳的攻击。


“安静,小狼崽。安静。”Samantha做了个嘘的手势,慢慢接近她。那时她有两个选择,一是拿出银质匕首杀死对方,然后夺走对方的猎物;二是自己先来一点鹿血,然后帮对方个忙,放她条生路。稍微正常些的吸血鬼都会选择前者,然而Samantha却不知道为什么,选了后者。(每次她回想起那一天,她都会跟Sameen说也许这就是所谓的destiny。)


“我可以帮你,但我们要分享猎物。如果你执意想攻击我,我会用银刀扎进你的心脏。”Samantha用血红的眼睛和琥珀色的瞳孔对视着。狼人耷拉着耳朵犹豫了片刻,收起了獠牙,慢慢安静了下来,连喘息声也变小了。她稍微移动了一下受伤的后腿,有些委屈地看了看Samantha。


“乖狗狗,等我先吃饱再把你放出来,you know, trust issue.”Samantha走上前,半跪在鹿尸旁边,在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吸食起来。她很快便填饱了肚子,而一旁的狼人已经等地不耐烦,鼻子里发出哧哧声。Samantha舔了舔嘴边的血迹,她现在已经比几分钟前强壮了许多,体力和夜间视力都在飞速回升。“抱歉让你久等了……好吧,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她俯下身子观察着捕兽夹,居然是带倒刺的,怪不得连第二形态的狼人也挣脱不了。Samantha把缠在一起的黑色毛发梳理开,一点点调整锯齿的位置,最后两手分别捏住连片锯齿,用了最大的力气掰开。狼人立刻把血肉模糊的后脚收了回去。又是一阵哀嚎,还伴随着骨头变形的声音,她的四肢和后背在怪异地收缩,挤压,毛发也渐渐褪了下去,最后连犬科动物的头部也开始诡异地变形。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直到趴在地上的不再是个比吸血鬼体型大两倍的半狼半人的怪物,而是一个比Samantha还要小只的女人。


虽然已经变回人形,但她还处于第一形态,也就是说,她锋利的指甲和一嘴尖牙还在蠢蠢欲动,眼睛也还是明亮的黄色。而且还有另一个有些尴尬的问题。


她是全裸的。


Samantha歪过头打量着她,手里紧握着银质匕首,以防她会扑过来咬断她的喉咙。


狼人长长地吁了口气,扶着旁边的树吃力地站起来,毫无保留地直立在Samantha面前。借着月光,Samantha清楚地看到对方的身体,像大多数狼人一样,她健美,强壮,伤痕累累。


“Sameen Shaw。”狼人半眯着眼看了看她,最终哑着嗓子告诉她自己的名字。


“Sameen……Cute Persian name。”她又往前走了几步,“Samantha Groves,originally from New Orleans。”


Sameen Shaw试图趁早远离这个拿着银制品的吸血鬼,但右脚的伤让她几乎寸步难行。她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她可以跛着脚自己逃掉,可如果天亮之前她没能走出森林,附近的猎人会砍下她的脑袋拿回去邀功。或者,不论这个吸血鬼是何居心,既然她主动帮了自己,再麻烦她一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Sameen选了后者。不然的话,她俩此刻也不会对坐在同一张桌子旁享用晚餐了。


“那只是个意外。”Sameen最终还是放弃了把牛排切成块,用叉子直接扎起一块牛排啃了起来。


“你每次都那么说。”Samantha拿起酒杯,晃了晃里面鲜红的血液,慢慢啜饮。相比起其他动物,牛血的味道并不是很好,她更喜欢鹿或者野兔的血。当然啦,最美味的还是人血。Samantha十几年来就没再喝过人血,Sameen也很多年没有袭击过人类了。她们都是改过自新的捕食者。吸血鬼的寿命大概有一百五十岁左右,而狼人的寿命基本不超过一百岁,要想做到从壮年开始违背自己的本性,确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对于一个女性狼人来说,每个月不光要面对满月,还要忍受生理期的折磨,情绪不稳定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所以Samantha从来不怪罪她。


在Samantha细嚼慢咽吃完蔬菜的同时,Sameen也风卷残云般地吃光了牛排。


“It’s better than sex.”Sameen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


“Are you sure, Sam?”她撅起嘴,一脸玩味地看着对面的人。


“我只是在夸奖你的厨艺而已。”


“我知道,sweetie,但我的床技还不如我的厨艺吗?”她拖长了尾音。


“We don’t know yet.”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她心里很清楚,Samantha大概是她交往过的“人”中技术最好的了。


“真可惜今天晚上我们不能一起figure it out了,Sam。”说着她站起身,开始收拾餐具,“你还有大概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天一黑我就要给你带上项圈了哦,little doggy。”


“别这么叫我。”即便说话的人是自己的妻子,Sameen依然冲她翻了个白眼。身为一个纯血狼人,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别人称他们为“狗狗”。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夜色已经在天边蔓延。二楼的房间里,Sameen已经被Samantha用锁链固定在了暖气上,只留下很小的活动范围。


“你真的不想要一个垫子吗?这样你的腰会舒服一些。”Samantha拿着几个不同厚度的靠枕在Sameen眼前晃了晃,“哦,或者需要我给你拿点零食饮料上来吗?”


“我说过了,不用。”Sameen被她过多的动作搞得有些心烦。


“那好吧。如果你需要什么的话,直接告诉我,我就在隔壁。”Samantha一只手挑起狼人的下巴,“不过我很确定你现在需要这个。”


她捧住Sameen的脸吻了上去,在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里时,她舔到了正在生长的尖牙。狼人喉咙里发出的一声低吼告诉她,不想被咬掉舌头的话就赶紧结束。她知趣地离开了Sameen的嘴唇,拍拍她的头:“看来已经开始了?”


“Just shut up and leave……”Sameen说出这句话时,两排整齐的犬类牙齿以及四颗最长最锋利的獠牙已经完全长了出来。


“但你变身的时候真的很性感,sweetie。”Samantha往后退了一步,饶有兴趣地看着她。Sameen深色的眼睛正在逐渐被亮黄色侵蚀,就像月食之后的月亮一点点突破黑暗一样。她本来想催Samantha赶紧离开,但自己的声音已经完全变成了野兽的吼叫,她使劲儿往前探了一下,拽得铁链咔咔直响。


“All right, all right, Sameen. 我这就走。”她给了眼前的凶兽一个微笑,然后转身出去了。在关门的一瞬间,她听到了骨骼变形的声音。


Samantha在隔壁的房间里翻开一本小说,虽然她并没有什么心情去认真读。毕竟,听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因变形的疼痛而发出惨叫的时候,谁也不会安下心来做别的事情的。她能做的只是焦急地等待,等着Sameen变成第三形态,也就是一头真正的狼的时候,她才可以进去。第一和第三形态的狼人都有着清晰的思维意识,唯独第二形态的狼人最危险,他们疯狂,暴力,对自己的行为没有约束,几乎就是杀人魔的代名词,吸血鬼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即使她们俩对彼此是绝对的感情上的信任,Samantha也不会在那种时候冒险去招惹她暴躁的爱人。


终于,她听到了一声冗长的狼嚎。


Samantha合上了那本无趣的小说,回到了刚才的房间。一匹纯黑色的狼正在以奇怪的姿势半弓着身子,用牙齿撕咬着紧紧拴住她前腿的链子。


“Hey, there.”Samantha靠在门框上,看着已经完全狼化的Sameen。


虽然从外表上来看她和一头野生动物没有任何区别,但她还是那个Sameen Shaw,所以她并没有没忘记冲着门口的人翻白眼。无奈地原地转了几圈之后,她抖了抖毛,无趣地趴在了地板上,生无可恋地瞅着她的“guardian angel”。


Samantha走上前,半蹲在她旁边,试探性地摸了摸她后颈和背部的毛。“怎么啦,Sam?”她在她的额头上落下凉凉的一吻。Sameen扭头看了眼窗外,又看了看Samantha月光下更加白皙的面孔。她呜咽了一声,似乎是在用恳求的语气说“please”。


Samantha被她这故作温顺的样子逗笑了,但她并不觉得把Sameen放出去是个好主意。“Cute, but…”


听到“but”这个词的一瞬间,Sameen立刻站了起来,不满地甩开Samantha搂着她脖子的手。她用被拴住的爪子挠了挠地板,低下头去啃咬那根限制住她自由的铁链子,时不时还抬眼看看旁边的Samantha,狼的表情并不是很丰富,但Samantha还是能感受到Sameen满满的愤怒和埋怨。


“Fine. How could I say no to that face?”Samantha最终还是敌不过她这副任性而又让人心生怜爱的样子,从上衣兜里拿出了钥匙,“我可以放你出去,Sam,但你得向我保证,这次不会杀死隔壁Lionel家的宠物,不会踩坏Harold家的花园,也不会在John的车上留下大爪印。还有,不要打碎咱们家的窗……”


锁链解开的一瞬间,Sameen就麻利地越过Samantha,直接撞碎玻璃跳了出去。


“窗户……”Samantha无奈地说完了这个词,默默地把头发里散落的玻璃碴挑出去。她把头探出窗外,月色格外明亮而清澈,的确是个适合捕食的晚上。


每个满月之夜,她都会坐在客厅的大沙发里读书或者上网随便看些什么,等待着黎明的到来(虽然她不喜欢白天),等着灰头土脸、嘴边凝着血痕的Sameen穿着可能已经被她撕坏的衣服从后门进来,对自己说声早安,然后急匆匆地进浴室。这是她每个月最坐立不安的一个晚上,她总担心Sameen会给自己找上什么麻烦,比如再次被捕兽夹夹住,或者被人看到,甚至失神袭击了人类,以及最糟的,被猎人盯上。而今晚,那份不安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强烈,让她冰冷的心脏感到一阵不适。最终她还是穿上外套跟了出去。


Samantha顺着狼人的气息走在小镇的路上,让她更加无法忍受的是这一路她看到了Lionel家虎斑猫的尸体,Harold家后院惨不忍睹的花园,以及John的越野车的引擎盖上醒目的爪印。她吁了口气,摇了摇头,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惩罚那只不听话的狼人。当她走到森林边缘时,一股陌生的气息让她停下了脚步。


从她们搬入小镇到现在,她第一次闻到如此危险,甚至让她恐惧的味道。


那是另一头雌性狼人的气味。并且,她和Sameen一样,也是个脱离狼群的独狼。


Samantha本能地伸手去摸口袋里的银匕首,但里面空空如也。她出门的时候虽然觉得今晚有些不对劲,但没有想到自己可能要猎杀危险的独狼,毕竟多年来Sameen一直是这一带唯一的狼人。正当她犹豫是否要回去拿匕首的时候,一声兽类的嚎叫促使她提前做出了选择。她顺着声音和气味的来源不顾一切地冲进了林子里。已经完全进入了吸血鬼捕食状态的Samantha透过红色的瞳孔像寻找猎物一样寻找着Sameen,无数生命体散发的热量和气味有些干扰她,让她愈加烦躁。树枝划破了她的皮衣,裤子和脸颊。伤口迅速地愈合,但过不了几秒那些该死的植物就会在她身上弄出更多的伤口。


又是一声狼嚎,紧接着是撕咬和打斗的声音。


“Shit!”Samantha确定了准确的方向,加快了步伐。她知道,每晚一秒钟,Sameen就有可能多受一处伤。狼人不像吸血鬼那么幸运,他们可没有随时愈合伤口的本领。他们的愈合速度固然比人类快很多,但至少也要花上几个小时,如果伤口太严重的话,大量出血会要了他们的命。Samantha不愿再继续往下想了,也不敢想,她绝不能忍受除了她以外的任何人伤害Sameen Shaw,她的Sameen Shaw。


她还算及时地赶到了,两只狼人都保持着第三形态,她们僵持着,Sameen侧肋的黑色毛发里已经渗出了血,对面的那只浅棕色的狼则毫发无伤。Samantha的突然出现让她们都朝她的方向看去。Sameen冲她低吼着让她离开。


“看来有人伤了我妻子啊。”Samantha无视了Sameen担忧的眼神,而她自己双眼里的担忧也瞬间变得冷酷而锋利。


独狼不屑而鄙夷地嗤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对这奇怪的一对儿。一个吸血鬼管狼人叫“wife”?简直天方夜谭。


“Lone wolf, huh?”Samantha从高处跃下来,稳稳落地,挡在了她们之间。她抬起一只手,让吸血鬼特有的锋利指甲在月光下生长。


侵入Sameen领地的狼人变回了第一形态,她是个高个子的金发女人。“吸血鬼和狼人的结合?有意思。”她活动着颈部,骨头发出咔咔的声音,“而且,你身后的那位也同样是Lone wolf. Ironic indeed. 真想看看你们杀死对方的样子。”


话音未落,Samantha已经甩掉外套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前在她脸上狠狠挠了一爪,血液溅落到树干和树叶上。狼人用前臂挡住了Samantha另一只手的攻击,并在她手臂内侧咬了一口。Samantha吃痛往后退了几步,再一抬头发现站在面前的已经是第二形态的巨兽了。此时Sameen也完成了转换,从后面粗鲁地把Samantha推到一边,扑上去和入侵者扭打起来。对方虽然不像Sameen那样肌肉发达,但身高让她占了绝对的优势,短短十几秒,Sameen就已经被按在了地上,不过她顺势抓伤了对方的小腹和大腿外侧,很快就从对方身下挣脱了。


两个狼人都有些站不稳,喘着粗气,混合着兽类的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Sameen决定再次攻击她时,她却突然转身扑向了Samantha,整个身子的重量压得Samantha动弹不得,只好用双手擒住巨大的前爪让已经探出来的獠牙和自己头部保持距离。Sameen发出一声几乎震耳欲聋的咆哮,冲上去咬住了独狼的肩膀,撕下来一大块混着棕色毛发的肉,对方疼得惨叫一声,转过身来在Sameen已经受伤的侧肋又挠了一爪,Sameen哀嚎着摔在一边。Samantha趁机用锋利的指甲又扯掉她半只耳朵,这下独狼彻底被惹怒了,她一只爪子按住Samantha的胸口,俯下身冲着她的咽喉咬去。那是杀死超自然生物的通用方法之一,断头。


“Sameen!”她叫出了她的名字。


她眼前的黄色利齿突然变成了黑色毛发,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无力的嚎叫。独狼像叼着战利品一样叼着Sameen的后颈,退了几步,随意地甩了甩,然后扔到一边。


Samantha看着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Sameen,只觉得自己本没有体温的身体正在燃烧,耳膜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她缓慢地站起来,半低着头,面无表情,一步步地靠近入侵者。后者虽然刚打败了一个同类,可自己也身负重伤,她不确定是否还能有精力杀死一个吸血鬼。在Samantha离她大概两三米远的时候,她再也沉不住气,对着步步逼近的吸血鬼凶残地咆哮,试图起到震慑的作用。


Samantha反而使出了最快的速度,转眼间就来到了狼人面前,抬臂,挥爪,穿透皮肉,击碎胸骨,捏住心脏;刺入,旋转,连带着血管一起扯了出来。精确利索。


狼人愣愣地站在原地,难以置信而又绝望地盯着握在吸血鬼手里的,还在跳动的,自己的心脏。


“ Do you like that?”Samantha嗅了嗅狼人的心脏,咬了一口,然后把它塞回了对方左胸的空洞里,狼人向后仰了过去,狠狠砸在地上,死了。


她吐出那块被咬下来的心脏,用袖子擦了下嘴,目睹着地上的野兽变成了人型。狼人死后不会留下半人半狼的尸体,而是会留下身为人类的尸体。Samantha转头望向Sameen,她还保持着第二形态,这证明她还活着。


“Sameen!”她跪在她身边,检查着她脖子上的伤。好在独狼咬的是后颈偏下的位置,没有伤到动脉,但这深度也已经伤到了神经。Sameen半睁着眼睛,呼吸微弱,四肢不住地抽动。她试图发出声音,但却让伤口涌出了更多血。


“Shh!”Samantha捡起地上的外套,扯下袖子做了个简易的绷带堵住了Sameen的伤口,然后把两只前爪搭载自己脖子上,双手背过去拖住Sameen沉重的身子,吃力地把比自己体型大一圈的狼人背了起来。“你不会有事的,Sam。相信我。Everything will be fine.”她不停地这样告诉背上的人。Sameen的血一滴滴地顺着毛发流下来,滴到Samantha的发丝里,然后划过她惨白的脸颊。


每走一步,Samantha都觉得自己的体力在一点点流失,背上的分量几乎让她随时都能摔倒。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很无助,甚至有点想哭,不过脚上的步伐并没有停下,她吃力地顺着原路往森林外面走,似乎只要出了这片林子Sameen就会一下子好起来。她第一次觉得森林很讨厌。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Samantha累得再也走不动的时候,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Sameen突然剧烈地抽动了起来,骨骼开始生硬地变化,她正在变回人形。


“No.No! Sameen?! Sameen! Please!”Samantha赶紧把她放在了地上,惊慌地看着她慢慢失去狼的特征,变回了人类的样子,然后不再动弹了。


Samantha颤抖着倾身向前,想触摸她的脸颊:“Sam…Please! Don’t…”


Sameen突然惊醒似地猛吸了一口气,直直地坐了起来。她像个刚从溺死边缘得救的人一样,急促地喘息着,大口吸入氧气,胸口也剧烈起伏着。


“Sam?”Samantha瞪大了眼睛,安心了许多,表情却依然紧张。


狼人转过头,和她的目光相遇。“Hey...Aw!”她冲Samantha挤出一个微笑,伤口撕裂的疼痛让她没能说完这句话。


Samantha一把把她揽进怀里,让她的下巴垫在自己肩上。“You scared me, Sam…”她拨开Sameen凌乱的头发,再次检查她的伤,它们看上去比刚才还要触目惊心,不过已经结痂了。


“I must look like a piece of crap.”Sameen搂住了Samantha的腰,轻轻拍着她的背,“但是我的愈合速度似乎变快了。”


“也许你在变的更强大。”Samantha把脸埋在Sameen黑发里,她身上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泥土的味道,当然,还有让她魂牵梦绕的,Sameen Shaw的味道。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在Sameen耳边缓缓吐出来。“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潮湿的气息让Sameen的耳朵痒痒的。


Sameen推了下对方纤瘦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压低了声音告诉她:“不……我们差点就失去了彼此。”


Samantha直接吻了上去,她们的嘴唇上还都留有那个金发狼人的血迹,即便是吸血鬼,Samantha也还是觉得这股敌人的味道有些煞风景。Sameen倒不是很介意,她一手搂住了Samantha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另一只手则抚上了她的脖子。虽然脖子后面和侧肋上还挂着彩,但这并不影响一头凶猛的狼人扑倒她的猎物,尤其是当猎物心甘情愿被她捕获的时候。



评论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