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物理细节(十四/06)

小驴屹耳:

简短说明,见文末。


物理细节章节索引:戳这里


 


***


 


物理细节(十四/VI)


 


Root不在的第一个晚上,你爬上床去,几个月来第一次舒展开四肢平躺下来,仍然无法捕获睡眠。你甚至怀疑同Bear厮混得久了会不会令你的嗅觉变得过度灵敏,以至于被褥和枕头的纤维缝隙里全是令人焦躁的味道。电脑排风扇的细琐噪音和屏幕闪烁的幽光都消失后,你才发觉原来背景中的这些杂质是一种能够令人安定的东西。原来它们也同Root的在场一样,支撑着你度过了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光。


 


安全屋突然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没有Root的床也可疑得像个巨大的陷阱。你终于还是回到沙发上,干瞪着眼直到天亮。


 


“这些时候还好吗?”十多天过去之后John这样问你。你们的车泊在被监视号码上班的写字楼外已经快有整整一天,John和Lionel已经换过三次岗,而你定在驾驶座上没有动过地方。“回家去睡一觉吧,Shaw。你看上去需要休息。”


 


哦,不,你需要的不是休息。是高潮。然而这段时间里你尝试过将各种玩意儿塞进自己的身体,却只得到接二连三的沮丧。每一次缓解都带来更大的饥渴,你知道那不是任何人造材料的触感或电池驱动的震荡能够满足的饥渴。当你尝过与一具有着真实人体温度的柔软肉身纠缠的滋味,这些替代手段聊胜于无的效果倒更像是一种讽刺。


 


你需要Root。


 


“想你的女孩儿了?”John继续问,声音沙哑沉缓,让这个有些冒犯的问题听起来异常温柔。


 


“我不是很擅长应付这个,”你老实交代,“简直糟透了。”


 


他轻轻地笑。“肖特工,恭喜你掉落凡尘。”


 


“别幸灾乐祸,John。”


 


他扭头望向右侧的车窗外,手掌摩挲着下巴上乱糟糟的胡茬儿。“没有幸灾乐祸,Shaw。我羡慕你,这是真心话。不是每个人都有你们这样的好运气受这种罪。”


 


你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反驳。毕竟你忍耐过九个月非人的折磨活下来,才能尝到今天这种难受的滋味。


 


你们沉默了一会儿。你以为他不会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到底连JohnReese这样的铁汉,也有不愿意触碰的伤疤;然而他最终还是回过头来看着你。“Shaw,我为你骄傲。”


 


你不知道他具体指的是什么。活着逃出撒玛利亚人的牢笼?突破极限的复健?终于跟Root在一起?抑或仅仅是坐在这里,陪他一起等太阳升起来?任哪一种,或许全部。你有一点点解释的欲望,想澄清男人们对你和Root的误会,但你正要张嘴的时候意识到这毫无必要。无论他们以为你和Root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无论哪一种关系都是你想要的。他们说那个安全屋是你们两个人的家。如果现在还不是,总有一天会是。


 


很快就会是。你只要等Root回到你身边。


 


只是这个操蛋的混账为什么让你等这么久?!


 


*


 


Root围着整个地球转过一圈以后回到纽约,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你在开锁推门的一瞬间,身体还在走廊里就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着她存在的明证。你火急火燎地往屋里走,穿越客厅里健身器材的迷宫,奔到卧室里去的时候却发现床上空空如也;你把书房、浴室、厨房、甚至是储藏间都巡视一遍仍然不见人影。你气恼地往回走,在卧室的门口被一个障碍物绊得差点摔一跤,你以为是自己早上没有收拾归位的哑铃,定睛一看却是Root那只磨损得快要破皮的单肩包。那是她一个多月前匆匆离开纽约时,随身带着的唯一一件行李。


 


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伸进你的胸腔,用力攥紧了你的心脏。你努力让自己平静,蹑手蹑脚地走回到客厅里。可不是吗,那具瘦瘦长长的身体就横躺在沙发上,你半分钟前经过的时候竟然没有看见。


 


你想起来她计划的行程应该还有好几天才能结束,有那么一秒钟,你担心自己还在撒玛利亚人实验的控制下,意识出现了幻觉。你尽可能轻地在沙发前的地板上盘腿坐下,过了好一会儿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要伸手用触觉去求证。在那九个月中,这样的求证失败过太多次,你多少还是有些阴影。


 


她在熟睡。脸庞背着你转向沙发靠背,线条尖锐分明却又有着不可思议的柔软的侧颜轮廓,被近晚的阳光衬出一抹暗金色的影子。分离的日子里她每天发给你图片或是文字信息一再传达安好,但你的紧张只是在确凿看到真人的这一刻才真正消释。你的目光细细地扫过她的全身:没有太瘦,这就很不错;皮肤晒得颜色深了些,健康美;黑眼圈还是太重了,这个你有办法治;身上没有可见的伤,但你决定等她醒过来第一件事还是要让你好好检查一下……


 


你的目光重新回到她脸上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睁开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你傻看。你突然喉咙发干,张了两下嘴却发不出声音。


 


“我……”终于你艰难地说,“以为你在……布宜诺斯艾利斯?”


 


她复制着你的动作,费力地吞咽了几次口水,双睛眨了一下,又眨了一下,眼里开始有星星点点跳跃的光。“转机的前一分钟改主意换了航班。Sameen,我实在太想……”


 


你看到自己的手抬起来,指尖越来越靠近她的脸颊,好似一个没完没了的慢镜头令人心焦,直到你终于摸到那一片熟悉的微凉。然后……然后一切就都模糊了。


 


血液在灼烧。有织物被撕碎的声音。有飞弹起来的扣子砸得你的眼角发酸。有一个人在吟叫另一个人的名字。有牙齿咬到肉。有指甲划出血。有脚踝在和脚踝打架。有液体从各个孔穴里往外涌。有谁的手指刺入谁的身体。有皮肤在摩擦。有骨头在碰撞、挤压、碾蹂,嘎嘣嘎嘣地响。有另一种声音在表达抗议的同时急切地催促。有什么东西在大幅度地摇晃。有什么东西往下一塌。有人感到短暂的坠落。有人听到轰隆一声闷响。有人在低喊。


 


你恢复了一点儿神智。沙发已经垮掉半边,险险被你拽住的Root上半身悬空挂着,长发散乱面颊潮红,像只求食的小鸟那样张着嘴艰难地喘气,脖颈下历历可见的胸骨仿佛要撑破布满鲜红咬痕的肌肤跳出来。


 


她的模样如同那只可怜的沙发濒于散架。“还行吗?”你问。


 


她的双腿紧紧盘住你的腰间,双臂勾着你的脖子像溺水的人拥紧救生圈。“床,Sameen,床!”


 


你用手掌托住她的臀部,一挺腰抱着她站起来,两个人铰在一起,跌跌撞撞地向着卧室的方向移动,被你缠绕在膝盖处的裤腿和她如雨点般落在你脸上的吻钳制了速度。你感觉到的第一次踉跄或许是因为你让她的背脊撞上挂沙袋的铁架,第二次则你很清楚她是结结实实磕在了门框上。这教你猛然想起来门口那只绊脚的单肩包,但你来不及反应便已经无法控制地往下栽,眼睁睁看着她重重地仰摔在地上,旋即整个人痛苦地蜷成了一团。


 


你像被浇了一头冷水那样完全清醒过来,爬过去匍匐在她身边。“Root?我的天……伤着你了吗?……Root!”


 


“Shaw……”她委屈地哭了起来,身体无法遏制地剧烈地抖,抖更加剧了疼,于是哭得更厉害,很快泣不成声。你想要搂她却连她的一根指头都不敢碰,战战兢兢地看了半天,才约莫搞明白她的哭不全是因为身体的痛楚。


 


实际上,你越来越倾向于相信她的泪水一多半是笑出来的。


 


噢……老天爷保佑!


 


你头脑里的那个冷静的医生还活着,她已经能够确认Root其实没有伤到哪里。但你还是过了差不多五分钟才敢把她从地上捞起来,放到床上去。她揽着你的脖子轻轻用力一带,你就也跟着滚上了床。


 


你谨小慎微地虚抱着她,安静地感受你们的呼吸和心跳渐渐调整到同一个频率。夜色慢涌上来覆盖整个城市。“真的没事吗?”她哭笑莫辨的啜泣终于停止的时候你抱歉地问。


 


她把自己深推入你的臂弯里。“Sameen,我很确信你把我的尾椎骨摔裂了。”


 


*


 


“我反对,”你趴在Root的肚子上抬头看见她高挺的鼻尖,“你走路还是有点跛。或许我应该把你绑在床上。”


 


她的指尖纠缠在你的发丝间,慵懒地绕过来,又绞过去。“嗯……捆绑带吗?再加上一只头罩,一篮苹果,我们就可以重温那美妙甜蜜的初相遇了。”


 


你皱起眉头。“我是认真的,Root。我不介意再弄断你一块骨头,如果这意味着你的机器人老板能给你放一周假的话。”


 


她轻轻揪着你的头发,把你从她双腿间拉上来,拉到与她平齐的位置。你低下头去深而缓慢地吻她,被杠铃把手磨出厚茧的手掌轻轻抚过她的胸乳和腰间,教她刚刚平静下来的身体又开始战栗。“Sweetie,”她在你身下扭动着发出抗议,“你总不能靠这个方法锁着我……而且,真的……不行了,今天……没有更多了……”


 


你停下来认真地看着她泛起霞红的脸,微张的嘴唇上闪着薄薄一层莹亮湿润的光。“Sameen,”她念你的名字就像说一个祈祷,仿佛你此时此刻你们一同存在于世界上这件事本身是一个神迹,“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生活永远不会有真正高枕无忧的那一天。我很抱歉。”


 


你深深地望入她的眼睛,被一种温暖,安定,几乎可以被称作幸福的感觉涌满全身。确实不可思议。


 


你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但你再想不出比这更好、更让你乐意的生活了。


 


你拥紧了她。“那就让我同你一起,Root。”


 


(本章终)


 


 


 


【第十四章物理细节终于写完啦!初衷是给 Shrinking It 那个故事补一篇番外,说一下尾椎骨这件事,没想到大费周章,写得这么漫长。好在总算给绕回来了。第二人称视角已经成了我的心头爱,但毕竟这种方式写文比较少见,读起来可能有一点儿滞碍。谢谢大家的耐心。下一个计划是回应小伙伴的点梗(白纸根新弯锤),我会努力肉得更明目张胆些。】


 



评论

热度(319)

  1. 猜猜我是誰🙈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4. KMBLUE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