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翻译】【豆豆心里苦】proceed to checkout

秋乙一: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




作者:madasaboxofcats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15181114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 T


特殊题材警告: 


Notes:


单身狗豆豆血泪控诉【并不【是单身狗豆豆对锤瞻前马后的史诗友情


---


Fusco一直对自己的观察力有相当的自信,他可不打算自谦,这可是干警探的必备素质(更别提他还干得不错)。


所以当一个装着单杠训练器(就一般装在门上的那种)的亚马逊包裹送到他桌上时,他没花多长时间就意识了到这是谁的。这肯定不是他的——他这辈子都没做过引体向上——而在他认识的人里,只有一个人会对这东西情有独钟。


听着,他没有乱拆别人包裹的喜好(他原来警院的一个朋友现在在联邦调查局,经常和他抱怨邮件诈骗的案子,就好像他真的有兴趣听似的),但那个包裹的收件人写得是“NYPD第八分局,Lionel Fusco警探”,所以他又怎么知道这东西不是他的?


他后来也问了她为什么不寄给那个Riley警探或者布谷钟小姐,他们都知道她住哪儿(因此会知道怎么把东西给她带过去,当然,如果她网购的目的不是收件的话就另当别论),她只耸耸肩,“因为……Lionel,玩儿你更好玩啊。”


他没问她为什么不直接寄到自己的地址,他不想知道答案。


但他或许又知道答案。因为上次见她的时候,她还在亲Root(没错,他观察力确实不错,但没有不错到可以料到这一出),然后搞了一次史诗大片般的英雄主义行为救了他们所有人。他很感激她,因为——不管怎么讲,活下来真是太好了,而且他下一周还得去看他儿子的冰球赛,所以……他真的很感激。


他还感激另一件事——Shaw没死。虽然她一直把他当白痴看,但他对她却总硬不起心肠。Finch上周才给他讲了她还活着,但他肯定那些荷枪实弹的傻瓜一定不是自愿放她出来的,所以她估计是躲在什么地方休养。


而且就现在看来,她还在与此同时忙着网购。


他把那个奇形怪状的什么杆从包裹里拿了出来,然后看到一张字条(就是那种你在‘礼品’栏上打钩亚马逊就会帮你免费添加的字条)落到了地上。他弯腰把它捡了起来。


「Lionel——把东西给Reese,给他讲如果不马上给我送过来,他一周都看不到Bear。还有,别乱拆别人的包裹,这违反了联邦法。」


“但包裹上有我的名字。”他低声抱怨。


Reese从他的桌子后抬起头。真见鬼,他整个假警察生涯里第一次在做文书工作,“有事吗Lionel?”


他把训练杆丢回了亚马逊的箱子里往他搭档的桌上一放,“Shaw的包裹。”


John立刻变得万分警觉,一副随时都要叫拆弹组进来的样子,估计以为这是坏人组给Shaw送来的炸弹什么的。(他记得Finch把他们叫‘Decima’?他还特地谷歌了,但他不明白一群搞技术的宅男怎么可能干倒Shaw,所以他觉得自己听错了。)


“谁送的?”


Fusco指着包裹上那个万分清楚的回执单,「亚马逊专送」,“亚马逊,Shaw买的,单杠训练器。”


Reese一定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因为他脸上担忧的表情立刻消失,换上一副奇奇怪怪的笑容。


“她前天弄坏了一个,差点把Finch吓出了氙气。”


Fusco笑了出来,“我真想看四眼当时的反应,给钱都行。”


Reese的微笑变成了坏笑,“你给Root讲,她一定录下来了。”


Reese拿了包裹,敲了敲耳机就走了。


那天晚一些的时候,当Fusco登上电脑给Lee买生日礼物时,他收到了一张来自于“铁血男人完美身材”的$69.99收据,以及亚马逊金牌会员的订阅信息。


--


第二个包裹是FBI探员Augusta King给他的,还笑得十分开心,“Lionel,是我就绝不会乱拆。”


又是亚马逊寄来的,至少回执单是这么写的没错,而且Root说她来时就放在他桌上。但现在的Fusco不从事物表面乱下定论,这东西可能是亚马逊寄来的,可能是那群疯颠颠的坏人寄来的,也可能是Root带过来的(讲真,这他妈到底是什么破名字?他试着问过她的真名,但Shaw几乎就把枪管塞进了他嘴里)。啊谁他妈搞得清这两个女人每天在想些什么。


他尽力不让自己太过探究她们俩间那鬼知道是什么的关系,Shaw开心就好,但他真的不需要知道Root具体是怎么让Shaw开心的。而就他不小心听到的一段对话而言,还估计涉及到了刀还是什么的东西……讲真,他花了好长时间才把这段对话从脑子里剔掉,因为他百分之一百、百分之一万地不关心。


但“是我就绝不会乱拆”这句话怎可能让人忍心拒绝?


或许又是什么健身器材,或许是毛巾。他们上周一起跟踪市长儿子的时候Shaw就一直在抱怨毛巾,好像是说Finch的毛巾要么太软要么太长,人在里面都没法透气。


反正他是从没听人抱怨说毛巾太软,但话说回来,他也从没见过Shaw这样的人。


Shaw回来后他见过她三次。第一次时,她又苍白又瘦得吓人,合起来没说过六个词,全程几乎是Finch一个人在说话。如果他不认识她的话,他绝对会认为这人已经被那些坏人吸干了生命。


但她是Shaw,而他也从没见过谁能恢复得比Shaw还快。


所以他第二次见她的时候,就毫不吃惊地发现她已差不多恢复了正常。她吃了两个汉堡、她自己的薯条以及他的一半薯条,甚至都没等他转过身就光明正大地从他的盘子里拿东西。


第三次时,他不小心听到了那场关于刀还是其他什么的对话……好吧,他希望这件事从没发生。


所以,当他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个紫色的假阳^具和一些带着环扣的皮带时,他立刻关上了箱子,并希望上天能剔除他过去三十秒的所有记忆。


他不是什么假正经的白莲花,但那是Shaw,而Shaw又可能算他半个姐妹什么的,所以他真的一点儿也不想知道这些东西。


他捡起扣上箱时落下去的字条,读完后他满脑子都是Shaw坏笑的样子。啊那个混蛋。


「Lionel,她都说了别看。」


--


等他收到第三个包裹时,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至少是知道了大概。噢他还得中途打断Finch的大段技术性讲解,讲真,他一点儿也不关心一个超级电脑要怎么占领世界,他只关心这事已成现实而且大约会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但……嘿,他至少知道发生什么了对吧。


他给自己拍了拍肩以示鼓励。他对他们的情报来源做过许多猜想,但“奇怪的电脑之类的东西”是他的第一猜想,所以……Fusco得一分。


他们那个废旧地铁站是挺酷的,但任何有脑子的人都能猜出密码是什么。他给Finch讲过记得改密码,但当他走到售卖机前输入314的时候门还是直接开了。他叹了口气。对于一群高智商而言,他们有时候还真挺蠢。


他弯腰提起了先前放在地上的泡沫篮子,小心翼翼地顺着入口往下走,以免把篮子摔在地上、或者自己一屁股摔下去、或者干脆两个灾难一齐上演。


这篮子里的东西对Shaw而言比什么都重要……等等,或许没有枪支那么重要,但Fusco也绝对不会让它有任何一点磕碰。他可担不起那个责任。


它是直接出现在他桌上的,而留下它的那个快递员一点儿也没尊重他桌上本来的那些报告。Fusco看到回执单上的地址后,便立刻放下手里的所有事,准备用最快的速度去把这个包裹送去地铁站。他和Reese抱怨过,但他只咕哝了句“你知道Shaw这人就这样”便继续忙手里那些和NYPD绝对没关系的工作。


Fusco从没听说过奥马哈牛排,也从没想过要从什么地方订购牛排。他是个普通人,普通人会去超市买日常用品。但就他来看(好吧,他还是拆开看了,虽然说好奇心害死猫,但——啊包裹上有他的名字呢,所以他有权看。而且……不管怎样都不会比上次糟吧?),这家牛排确实棒得没说,所以他愿意豁出命来确保这个包裹能即时到达Shaw手里。


好吧,豁出命可能是夸张了一点儿,但管他呢。她救过他的儿子,所以他大约会欠她一辈子。他的队长可能会在他回来后吼他一顿,说什么午休超过了规定时间,但谁在乎呢?那可是Shaw,所以这一切都算不了什么。


(但她从没有提过,没有同他想的那样每天把这事架在他头顶要挟,更未说过“Lionel你再带一盒那什么过来,噢还有,你记得我是怎么救了你孩子吗?”之类的话。或许救了一个孩子本身便代表了什么,即便对于Shaw这样脑回路和常人不同的人也一样。)


尽管成了Shaw的私人快递员这事儿确实有些烦,但不管怎样,他很高兴Shaw没死,非常高兴。


FIN


单身狗豆豆表示宝宝心里苦QVQ

评论

热度(272)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