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Eye to the soul(23-24)

Rhaw Shooter:

#补档23+新更24。老福特的尺度竟然比我还小,也是醉了……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廿一) (廿二) (23-24) (廿五) 


……………………


(廿三)
   
   Root花了一点时间才真正理解Shaw的嘲讽从何而来。


   The Machine的交互界面刚刚为Samaritan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任务,说服一个反社会人格的顶级特工相信,她之所以会经历过去这段时间的磨难,并不是在为自己的主动选择付出代价,而是可悲地被人选择了牺牲的命运。


    突如其来的寒意令Root无法抵御生理性的应激反应,裸露的皮肤表面凸起一个个可见的小颗粒。


    “我猜你需要这个。”Shaw牵扯起一边的嘴角,撑起身从Root上方翻到床的外侧,探手到床边从地上捡起薄毯,抖了抖灰尘后,胡乱地盖上她的身体。


    温暖的感觉驱走了寒意,Root极轻微地松了一口气,随即却为此厌恶起自己。


    “你应该捡起的是那把匕首。”Root闭了闭眼睛复又睁开,看着床侧的墙壁,身体一动不动。


    “我们都知道我不需要用上它。”Shaw翻了个白眼,“如果我打算结束你生命的话。”


    “我只是觉得这样更有仪式感。”Root扭头看着她有些自嘲地说道。


   Shaw不置可否,捡起枕边的丝巾,在她眼前晃了晃:“你是想自己转回头还是我蒙上你的眼睛?”


   Root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睛,随即微笑起来,顺从地转回头背对着她:“所以轮到你坦白了吗?”


   Shaw没有接话,掀开薄毯的一角自己钻了进去,而Root身体从上到下的敏感部位很快得到了全方位的照料。


    “你得知道,Samaritan向我注射了三十九支‘真相’药剂。”Shaw温热的气息不轻不重地吐在Root耳后,“当然不止这些,只是我只能数清这么多。”


    “抱歉。”Root发现除此之外无话可说,手指攥紧了身下的床单。


    “在那之后,我被迫回想了很多事情,从出生开始,我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Shaw轻轻揉捏着Root胸前的柔软部分,“其中一部分是关于你的,可观的一部分。”


    “我很荣幸。”Root露出一个悲伤的微笑,庆幸于Shaw看不见自己的表情。


    “然后我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Shaw用舌尖勾勒Root右耳后疤痕的轨迹,“你耍过我很多次,然而令人惊奇地,你几乎从没有对我说过谎。”


    “这是恭维还是指控?”Root话语的尾音因为敏感部位遭受的温柔攻击不自觉地颤了颤。


    “随便你怎么认为。”Shaw将右手从Root的小腹下沿着曲线一路上移到她的嘴边,摩挲着试图撬开她原本抿紧的双唇。


    直到Root选择屈服,开始乖巧地伸出舌尖舔舐起她的指腹,Shaw才满意地继续说道:“我的重点是,你看过我的档案,对吗?”


   Root无法开口,只能含混地在喉咙间发出一声“嗯哼”。


    “那么你该知道,我有很不错的智商。”Shaw将手指从Root嘴角边撤开,顺着她精巧的下颌、锁骨一路下滑到手臂上,最后握住她攥紧床单的右手,“也许没有你和Finch高,但我的确轻松进了医学院并且成绩优异。”


    “我从未怀疑这一点。”Root轻轻说道。


    “我还有第二轴人格障碍。”Shaw将她的手指一根根掰开,然后带着它回到她缺了照料的胸前,“这帮助我避免了很多来自情绪的无谓困扰。”


    “你的决定永远理性,这就是为什么我只看档案就沦为了你的粉丝。”Root微笑起来,决定放弃反抗,转而享受被Shaw操控的乐趣,她努力控制自己因为胸前传来的微妙感觉而有些不稳的声线,“在见过如此多的错误代码之后,你的出现令我眼前一亮。”


    “我还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证交所那次并不是我经历过的最危急场面。”Shaw掌心下移,直到最终的目的地才停下,而拇指则围绕着核心忙碌起来。Root的呼吸失去了稳定的频率,一时无暇开口接话。


    “所以,为什么我选择断后不是自己理性的战斗决定,而是被你利用的结果?”Shaw的嘴唇贴在她耳边,低沉地说道,“又一个真实的谎言,呃?”


    “我以为我已经说服了你?”Root有些困惑地自嘲。


    “假设你没有。”Shaw用高挺的鼻子拨开她颈间的发丝,不轻不重地啃咬起下面的肌肤,一边模糊地吐字,两只手分别温柔地照料起Root身体更敏感的部分,“给我些东西证明你的结论。”


    “好吧。因为你亲吻了我,在独自去送死之前。”身体各处传来的感觉过于愉悦,却并不激烈,恰好控制在Root能够思考却无法清晰思考的程度。她有些赌气地说道,“听过情感操控这个词吗?那就是我对你所做的,而我成功了,那个吻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为什么听起来你有点生气?”Shaw低低笑出声来,“我以为我才是更有理由生气的那一个?”


    “我只是在生气自己的愚蠢。”Root报复性地用力咬破了她再次送到自己嘴边的手指,“我应该更早意识到自己的成功。”


    “老实说,你的确有些愚蠢。”手指流血的地方被Root包含在口腔中轻轻的吸允和舔舐,给Shaw带来难言的美妙感觉,心情变得莫名的愉悦起来,“是什么让你认为,你才是掌控局面的那个人?”


   Root很明显地愣了一下,而这让Shaw的心情变得更好了些。


    “回到刚才的问题,关于你所谓的情感操控,给我些更具体的东西。”Shaw改变了手上动作的频率,幅度更大了些,“考虑到你的操控对象是一个反社会者,我猜这个过程并不容易。”


   Root觉得自己有些过于享受身体一点点累积起来的温柔快感,她模糊地意识到Shaw在试图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将自己沉溺其中,但丝毫兴不起反抗的意图。


    “一点也不容易。”她叹息着说道,“控制分寸是最难的部分,轻了你会走开,重了我会挨揍。”


    “听起来很辛苦。”Shaw低声在她耳边呢喃。


    “并不真的这样。”Root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愉快地微笑起来,“和你调情非常,非常有趣,特别是一开始的时候。”


    “后来不再有趣?”Shaw挑了挑眉。


    “仍然有趣。事实上,你的反应越来越有趣。”Root轻轻叹息,“只是我发现控制分寸越来越难。”


    “而为什么会这样?”Shaw继续循循善诱地在她耳边低语。


    “我不知道。”Root忍不住伸手向后抚摸起Shaw的脸庞,“唯一确定的是我把这归咎于你。”


    “我?”Shaw有些意外,亲吻起她的掌心,“我做了什么?”


    “很多。”Root嫉妒起自己的掌心,转过头用自己的双唇取代了被亲吻的地位。


    “事实上,有点过多了。”她在Shaw的唇间呢喃着说道。
…………………………


(廿四)


   Shaw的动作突然停滞了片刻,随即解除了两人唇齿间的联系。


    “真的吗?”她有些粗鲁地用手推着Root的脸庞,逼迫她转回头继续背向自己,“我敢打赌你没有算进所有事。”


   Root没有挣扎,轻轻说道:“是的,我没有算进你为保住我的秘密所经受的折磨。”


    “别太恭维你自己,Root。”Shaw狠狠一口咬上她洁白的脖颈,留下一个无疑需要几天时间才能消失的明显印记,上下动作的双手在同时失去了之前的温柔,变得粗暴起来,“我是指那之后我为你设下的陷阱。”


    “如果你是指那个被掐断的电话,我对此唯一的不满是来得太晚。”Root咬着嘴唇,竭力保持平静地说道。


    “你的上帝因此被摧毁,Root。”Shaw附在她耳边凶恶地低语,在同时狠狠进入了她的身体。


   Root无法自控地闷哼了一声。她用力闭上眼睛,无法确定自己痛苦的感觉究竟来自于身还是心。


   Shaw将她翻过身来压倒在自己身下,手上在陷入紧密的包围后暂停了进一步深入,而重新攻击外围的要害,另一只手和嘴则分别凶猛地攻击起她胸前的柔软堡垒。


   Root只能用不时从唇齿间泄露的低吟感激Shaw的怜悯。在终于能缓过气来后,她双手捧住Shaw的脸庞,让她从自己胸前抬起头。


    “她会重生。”Root努力让自己微笑着与Shaw对视,用全部的力气控制自己用坚定的语气说道。


    “Samaritan会干出任何事阻止这件事发生。”Shaw低头避开了她的眼神,重新专心于双手的工作,“而很大的概率是通过我。”


    “而我们......”Root喘息着说道,坚持在“我们”这个词上加了重音,“我们将会阻止Samaritan。”


    “我不会如此确定,而你也不应该,Root。”Shaw抬起头嘲讽地看向她,左手反转,不容置疑地抓住了她搂在自己背后的右手,逼迫她仔细感受自己左耳后侧的那道疤痕,“别告诉我你没有注意到这个。”


    “既然……你提起了,好吧......”Root难以自抑地叹息,顺势搂住Shaw的脖颈,令她低下头来可以让自己亲吻上那道疤痕,“它看起来和我的那道很般配。”


    耳后疤痕第一次被温热湿润的口腔包围,令Shaw感到一种无法言说的刺激。直到此时她才真正理解为什么Root耳后的那道疤痕在她身体各处的敏感度榜单上排名如此靠前,几乎仅次于她体内正在被蓄意攻击的那一点。


    “不同的是你耳朵里的上帝快死了。”Shaw的声音有些无法抑制的颤抖,“而我的这个还活着,并且很聒噪。”


    “但它并没能控制你。”Root转过她的脸庞亲吻她的嘴角,“我不认为你现在对我所做的事情是它的要求。”


    “我不是你,Root。我对做人工智能上帝的交互界面没兴趣。”Shaw不耐烦地说道,很快将这个安慰性质的亲吻变成了一个深长的热吻,直到身下人实在不堪上下频率渐渐合一的双重攻击伸手推拒,她才勉强接受了Root对喘息空间的请求,放开了对她唇舌的钳制,却不怀好意地在她试图大口呼吸的时候,用手上攻击方式的变化精准地控制着她溢出齿间的颤音高低与频率。


   Shaw着迷地欣赏了一会儿Root绯红的脸色和迷离的眼神,然后重新低头埋入她胸前,含糊地说道:“可它会有影响,我并不总能分清脑子里的声音哪些来自于它。”


    “脑子里的声音?”Root下意识地反问。她的思维迟钝了很多,但仍然近乎本能地抓住了那句含混话语中的重点。而这让Shaw觉得自己的工作远没有做到位。


    “它在我的脑子里,Root。”Shaw忿忿地说道,显著地加大了自己的攻击力度和范围,“不是耳朵。”


    “别担心。”Root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她只知道自己正在接近云端,并不确定口中究竟在说什么,“我们会想到办法让你摆脱它。”


    “也许。”Shaw的声音在她胸前闷声闷气地响起,“但在那之前,我或许已经觉得杀掉你是个好主意,正如我当初觉得给你打电话求助是个好主意一样。”


    “你不会那样做。”Root只能凭本能回应。


    “我已经杀了十二个你。”Shaw突然停下了动作,抬起头看着她。


    “看在上帝的份上!”Root与天堂擦肩而过,这让她近乎抓狂,“我向你保证,Sameen,我不会被你杀死。现在狠狠艹我!”


    “也不会因我而死。”Shaw不肯重新启动,却进一步要求。


    “我会尽我所能。”Root在犹豫了片刻后大声承诺。


    “那不够。”Shaw固执地说道。


    “好吧,好吧!我不会被你杀死,也不会因你而死。”Root充满挫败地叫道,“艹我,Sameen,别逼我求你。”


    “最后一个要求。”Shaw不为所动,一字一句地清晰说道,“为此,你会在必要的时候杀了我。”


    “我会尽我所能。”Root在再次犹豫片刻之后低声说道,“Sameen!”


    她颤抖的尾音和眼中的哀求让Shaw最终放弃了坚持。


    “尽你所能并不够,Root。”在从云端缓缓降落的时候,Root模糊地听到Shaw在自己耳边呢喃,“向我保证。”


    “药效还没过去,Sameen。”Root嘴角勾起一道复杂的弧度,努力说服自己眼角的湿润缘于刚刚身处天堂的生理性反应,“我无法说谎。”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廿一) (廿二) (23-24) (廿五) 

评论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