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Eye to the soul(十九)

Rhaw Shooter: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第二个Root死于认为Shaw跟Reese有一腿。


    第三个死于称The Machine为它。


    第四个死于称Samaritan为他。


    第五个死于正确的举枪姿势。


    第六个死于错误的格斗技巧。


    第七个死于酒量太差。


    第八个死于酒品太好。


    第九个死于糟糕的舞技。


    第十个死于出色的厨艺。


    第十一个死于右耳后的疤痕。


    第十二个死于左耳里的通讯器。


    Shaw一边仔细地处理伤口,一边面无表情地陈述,语气平静无波。


    Root在听到第二个时笑出了声,在听到一半时笑容僵硬在脸上,在听完全部后失去了所有表情。


    “放松你的拳头,这对伤口没有好处。”Shaw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


    Root的指甲却深深地刺入了掌心。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一个人工智能上帝——卑鄙。


    不是强大,不是邪恶,而是卑鄙。


    她的牙根紧紧咬合在一起,用全部的力量克制自己的愤怒,以至于绷紧的身体微微颤抖。而Shaw没有再次开口让她放松,那只会是徒劳。


    Root沉默了很久。


    她站在Samaritan的对立面原本无关个人,只是因为她选择了信仰The Machine。但现在,这已经完全变成了私人恩怨。


    她无言地注视着Shaw处理自己伤口的双手,突然意识到那双手的动作无论力度还是频率都保持着一贯的稳定。她将视线上移,发现Shaw的脸庞同样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


    而在同时,Shaw并不为她的愤怒感到惊讶。


    Root心中一沉,意识到自己刚刚察觉的事对于Shaw早就已经不是新闻。


    Samaritan在学习,而Shaw成为了它最好的反馈纠错机制。


    Shaw完成了对伤口最后的包扎,Root在第一时间收回了手臂,右肩的伤势令她无法自如地将右手抬起到想要的高度,对于恢复左手的自由感到迫不及待。


    Shaw毫不意外地看着那只纤细的胳膊急不可耐地从自己掌中抽回,嘴角勾起一丝几不可察的嘲讽弧度。她不经意地抬起头瞥了一眼,却意料之外地发现Root的眼睛里闪烁着可疑的盈光。


    Root心中泛起一股古怪的黑色幽默。看起来她欠Martine一个道歉,当那个bitch说她做了所有Shaw说她会做的事时,并不是在说谎。她有些后悔自己扭断了Martine的脖子,那个bitch值得更特别的待遇。


    “我是如此的抱歉。”她用指尖轻轻抚摸Shaw的脸庞,话语的尾音里泄露出她努力克制的颤抖。


    Shaw没有避开她的触碰,却避开了她的目光,在片刻后低沉地说道:“我也是。”


    她并没有明白这么说,但也无意隐瞒,更不指望Root哪怕是装作想不到,她把Samaritan教得如此之好,以至于第十二个死在她的床上,而在同时,Root的人工耳蜗里住着另一个上帝对于Samaritan不再是一个秘密。


    Root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问道:“你仍然不相信我是真的,是吗?”


    Shaw张了张口,却又闭上,沉默了更久的时间,最后自嘲地牵扯了一下嘴角:“我想相信。”


    Root感到自己并不强壮的心脏在这一刻显得尤为脆弱,像是被撕扯一样令她绞痛不已,为Shaw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


    她相信每一个Root,直到她们背叛她的信任。


    Shaw站起身,拎起收拾好的医药箱准备转身走开,却发现自己空余的那只手被拉住。


    Root深深吸了口气,借力从躺卧的姿态跪起身,让两个人面对面,高度齐平。她双手捧起Shaw的脸庞,凝视着她的双眼,微笑着说道:“那么让我证明给你看。”


    医药箱在几秒钟后“嗵”地一声掉落在地面。


    没有人在意。Shaw相信自己把箱子锁得很好,而Root不记得自己有伤。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评论

热度(282)

  1. 羽咲绫乃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