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Eye to the soul(十八)

Rhaw Shooter: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Shaw的动作明显地急切和粗暴了起来。而伤势令Root的动作多少有些不便,当特工恢复控制狂的本性,不再分享领舞权利的时候,她很快就有些跟不上节奏,手上动作明显慢了一拍。


    Root有些慌乱,不是为自己失去主导权,她从不为这一点感到担忧,而是Shaw几乎像是急于证明什么的表现显然是受到了刺激,作为刺激源,Root并不确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Root?”Shaw突然从她的颈间抬起头来,近乎谴责地瞪着她,低声说道。


    Root有些茫然地看着她,过了两秒钟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再度开启谈话的信号,而是指控。她的心思并没有投入于她们正在做的事上,至少没有完全投入。而Shaw比她本人更确定这一点。


    Root无从辩解,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人。她隔着布料都能清楚地感受得到Shaw的湿润和火热,而Shaw已经完全抵达目的地的左手却没有得到恰当的回应。


    这并不是个适合说对不起我走神了的场合,Shaw也显然并没有现在进行深度谈话的意思。


    Root一时觉得词穷,面对还在盯着自己的那双黑眸不知所措。


    上帝知道她有多珍惜眼前的一切,她不能毁了此刻。不管这背后有什么,而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Fuck me。”最后她这样说道,然后充满暗示性地伸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Fuck you。”Shaw重重呼出一口气,直起身干脆利落地褪下Root的黑色牛仔裤,连着同色的蕾丝内裤一起。


    Root肯定被她弄疼了,却只是咬着嘴唇轻笑,听任她将自己褪成完全赤裸的状态,然后伸出一只脚尖,顺着Shaw跪直的大腿悄悄攀上小腹的位置,勾住裤腰的边缘象征性地往下拉了拉。


    Shaw的呼吸明显地粗重了起来,目光灼热地炙烤着眼前光裸身躯的每一寸。唯一她还没有付诸行动的原因,是她在立刻扑上去和帮助那只脚尖完成任务之间有些摇摆不定。


    “你在等什么?”Root决定帮她一把,脚尖放开裤腰,向下蹭着挪了挪,然后停留在长裤分岔的地方不怀好意地点了点。几乎在同时她就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帮助起了作用,Shaw即将扑向自己的样子甚至比扑向羚羊的猎豹姿态更加完美。


    然而出乎Root的意料,下一秒Shaw的身体仍然停留在原处,唯一移动的是她的视线。


    Root有些不解地顺着她的目光扫视了一眼自己赤裸的身体,然后手指不自觉地攥紧了身下的床单。她努力克制住想遮盖自己或蜷缩起来的冲动,并成功地使自己的语气里只有玩笑和调情的意味:“抱歉,我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景观。”


    Shaw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而牙根在同时紧紧咬合在一起。


    时隔如此久之后,她终于有时间好好欣赏Root令她着迷的裸体,却发现好些不在她记忆之内的新东西,而这些令她感到此刻几欲焚身的除了欲火还有怒火。


    和她一样,Root的身上多了不少疤痕,和她不一样的是它们并非来自刑具,而多数是枪伤的遗迹,这几乎令Shaw感到嫉妒,如果她有这种情绪的话。


    除了新添的那些疤痕,Root的右肩和左臂两处还大煞风景地缠着绷带,尤其左臂那处,之前她自己潦草裹上的绷带被Shaw拆了大半,却没有及时重新包扎,现在还留在手臂上的薄薄一层纱布已经差不多全被渗出的鲜血浸染成了红色。


    “该死!”Shaw恼火地诅咒了一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更早注意到这一点。她甩脱了Root试图拉住她的手跳下床,随手抓起件被扔在地上的外衣套上身,大步走开。


    上一回Root中枪后她们倒在这张床上时,Shaw就已经发现她没有自己的天赋,这种程度的枪伤对Root来说可以忍受,但绝非享受,更不会因此而性致盎然。


    Shaw在十几秒钟后回到了床边,看见她手中的医药箱,以及她身上没系纽扣的不合身衬衫,Root才意识到自己在过去十几秒钟里的全部思绪都只是无谓而可笑的自我折磨,这让她心中生出一股古怪的幽默感,而鼻尖却突然一酸。


    “包扎我,这就是你现在最想做的事?”她以讽刺的语气微笑着说道,满意于自己并没有在声音中泄露真正的情绪。


    “我说过,我只是不想你因为流血而再次死在我的床上,在你所有的死法中这是最糟糕的一种。”Shaw烦躁地说道,抓起被挤在角落里揉成一团的薄毯抖了下扔在Root身上,然后命令道,“胳膊给我。”


    Root乖巧地伸出手臂交给她处理,同时敏锐地抓住了Shaw话语中透露的信息:“你记得这句话?”


    “我记得一切。”Shaw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专心处理起眼前的伤口,“而这就是问题所在。”


    Root沉默了下来,直到Shaw将染血的旧绷带完全拆除,她才调笑着开口:“真的吗?那么告诉我,我是怎么死在你手上的?”


    “哪一个?”Shaw讽刺地说道,“你在花样作死方面一直有特别的才华。”


    “多谢你的夸奖,亲爱的。”Root微笑着说道,“让我们从第一个开始好了。我做了什么?”


    Shaw抬起头瞥了她一眼,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一件愚蠢的事。”


    “而那件愚蠢的事是?”好奇于她的古怪表情,Root追问。


    “你在和我聊天的时候暗示Reese在床上很勇猛。”Shaw面无表情地说道,满意于Root的表情随着话音落地变得比她刚刚更加古怪。


    “的确非常愚蠢。”Root花了几秒钟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几乎乐不可支,“我猜我死得活该,你怎么杀的我?”


    Shaw撇了下嘴角:“一枪爆头。”


    “我喜欢你的占有欲。”Root愉快地说道。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评论

热度(326)

  1. 羽咲绫乃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