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Eye to the soul(十一)

Rhaw Shooter: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Shaw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转身离开门口,向房间角落的简易冰柜走去。


   Root站在原地看着她背影,抿了抿刚才被自己咬破的嘴唇。口中淡淡的血腥味提醒着她这的确是真实发生的事情,Shaw默认了自己需要她,而没有回以“我需要你就像需要肚子里的蛔虫”或者诸如此类的防御性嘲讽。


   她简直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除了Shaw并不认为她此刻真实地存在。


   “计划取消了。”Shaw弯腰从冰柜中取出一瓶啤酒,一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出现也不能改变任何事。”


   Root花了一秒钟思索该怎么办,其中有大半秒钟用在跟自己辩论,究竟她该立刻想办法让Shaw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现实,还是自己扮演Shaw幻觉中的自己,先想办法搞清楚Shaw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最终她选择了后者,Shaw左耳后的那道疤痕在这其中成为决定性的因素。


   她完全不知道Shaw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在Shaw的眼中自己应该对所谓计划了解多少,但她有自己的办法。


   “那正是为什么我没打算谈论你的计划。”Root耸耸肩说道,“我们有另一件事需要讨论。”


   “什么事?”Shaw一边举起啤酒瓶一边随口说道。


   “我身上的疤痕......”Root垂下眼帘,伸手轻轻理了下发丝,指尖在右耳后侧恰到好处地顿了顿,然后用隐忍而伤心的语气说道,“它们令你感到恶心吗?”


   “什么?”Shaw放下手中的酒瓶,不可思议地看向她。


   Shaw必须承认,每次自己看到、摸到或是想到Root身上的疤痕,特别是与自己有关的那几道时,都会引发她一些反应,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反应都有,错综而交杂,令她并不能完全准确地予以描述,但她非常确信恶心绝不是其中之一。


   “不,当然不。”Shaw肯定地说道,“是什么让你产生这样荒谬的想法?”


   “你离开了,Sameen,在你不小心吻上我耳后这道疤痕之后。”Root委屈地看着她,“你知道这有多羞辱人吗?我知道它的确有些难看,可你当时的表情就像吻上了一只真正的蜈蚣!”


   “现在你真的把这说得有点恶心了。”Shaw翻了个白眼。


   “我是认真的,Sameen。”Root做出生气的样子,“你不能把一个女孩撩拨到一半,然后扔下她一个人。这很不人道。”


   这不是她第一次说后面这句话。那次她受了挺严重的枪伤,被迫躲进了这间安全屋,TM贴心地通知了Shaw赶过来照料。在处理好伤口之后,不确定是谁先做出的行动,总之她们很快滚到了床上。当Shaw因为顾虑她的伤势而中途叫停时,她就这么说过,并且最终成功地让Shaw屈服了。说真的,Shaw温柔起来简直可以把人融化,而她有把握自己是TM小队中,甚至也许是所有认识Shaw的人当中,唯一能看到她这一面的人。


   Root刻意选择了自己曾经在这间安全屋里说过的这句话,嘴角在同时因为回忆而难以抑制地勾起了些许,这让她不够诚恳的生气模样看在另一人眼里变成了货真价实的挑逗。


   Shaw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心中却真正地松了口气。这的确是Root会说的话,而Samaritan不可能知道。看在上帝的份上,她已经亲手杀了十二个Root,实在不想于此时此地凑齐最后的晚餐。


   毕竟这个安全屋是她唯一可以放任思绪的地方,而她刚刚决定这将是自己的最后一个夜晚。


   反正真正的Root永远不会知道。Shaw在心里安慰自己,一口气将剩余的啤酒全部倒进嘴里。


   “我很抱歉,OK?”她扔下瓶子朝Root走去,“我从没有打算那么做,只是突然想起来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什么事那么重要?”Root凝视着她渐渐靠近的身影。


   “你得到这道疤痕的原因。”Shaw走到她面前,伸手抚上她右耳后侧,用指尖轻轻摩挲那道疤痕,“你以它为代价救了我的命。”


   “然后我的耳朵里就住进了上帝。”Root微笑着说道,“我还从没有为此对你说声谢谢。”


   “那是个明智的决定,鉴于我认真地考虑过出卖你和你耳朵里的上帝。”Shaw自嘲地说道,“说真的,这是个不错的方案,事实上是唯一可行的方案,我刚刚测试过了,我能逃出去,你们都还活着,除了Samaritan打算切开你的脑子寻找The Machine,而后者干脆替他省去了这个麻烦。”


   Root用全部的意志力强迫自己没有露出异常的表情。


   她记起在自己和Finch为了寻找Shaw而落入陷阱被抓住时,Martine那句得意的话,而Greer则高傲地表示他们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说谎:“人工耳蜗,你的小女朋友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


   Root垂在身侧的十指指尖深深地掐入了掌心。现在她终于明白Shaw的计划究竟是什么,而Greer他们也的确没有说谎。


   “可是你说计划取消了?”她用如常的语气说道,只在尾音里泄露出一丝颤音。


   “我已经欠了你一道疤痕。”Shaw耸耸肩,“不想再欠另一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发现Root的表情变得奇怪的复杂,而凝视着自己的双眼里则一点点开始出现可疑的盈光。


   “好吧,你表现得有点奇怪。”Shaw不太确定地说道,“有什么不对吗?”


   “一切都好,亲爱的,我只是很感动。”Root努力露出一个微笑,然后借助身高的优势捧起Shaw的脸庞,低下头狠狠吻上了她的嘴唇,好让她无暇去追问自己奇怪表现的缘由。


   她该如何解释,几分钟前自己还在为Shaw沉浸于幻觉心如刀割,而现在,她却为此感到无比的庆幸。


   Shaw有些意外于这个吻的热烈和粗暴,这可不像Root,而更多是她自己的风格。不过她很快找到了合理的解释,毕竟这是她的最后一个夜晚,到底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平静。


   Shaw在心中鄙视了一下自己,顺便任性地将责任推给锲而不舍企图搅乱自己脑子的Samaritan,然后全身心地投入了唇齿间的纠缠。Root说得没错,她不能把一个女孩撩拨到一半,然后扔下她一个人。这很不人道。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

热度(269)

  1. 羽咲绫乃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