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Eye to the soul(三)

Rhaw Shooter: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Shaw环顾了一下四周,整个白茫茫的空间里再次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陪着她的还有一排长长的枪架,以及一台很舒服的双人沙发。


    Shaw走到沙发边坐下,仔细思考起自己的A计划。


    藏匿,休整,等待,反击。


    然而她过往对这些步骤的丰富经验,在眼前状况下却没什么参考价值。现在她需要藏匿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思想和感觉。


    可一个人如何才能对自己的大脑藏匿这些?


    “该死的。”Shaw再次狠狠诅咒出声,端起手中的冲锋枪,发泄式地一口气打光了一整匣子弹。


    然后她愣了一下,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走到了枪架这边,按排列顺序把所有的手枪型号拆卸重装了一遍,刚刚拿起第一把冲锋枪。


    “我很惊讶你会为此苦恼,Shaw,鉴于你一直很擅长忽略那些东西。”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这时响了起来,让Shaw愕然转头,看见自己作为靛蓝五号时期的搭档Cole出现在枪架的另一侧,正透过枪支间的缝隙向她微笑,“你从第一天就知道我对你的感觉,不是吗?然而当我终于说出口时,你竟然感到震惊。”


    Shaw皱了下眉,决定当作自己没有看见他,这是目前她能想到的关于藏匿的唯一办法。


    她低头专心拆卸起手中的MP5。


    “瞧,就像现在这样。”Cole耸了耸肩,“当然我能理解,毕竟你不知道我究竟是你自己的幻觉还是Samaritan的傀儡。这种情况下,你手中那支MP5比我值得信任得多。”


    Shaw将全部的心神投入手中的操作,对耳边的声音充耳不闻。


    “可是,Shaw,我真的只是你的幻觉。”Cole轻轻叹了口气,“如果你不给我注意力,我就不会存在。”


    这句话之后,过了很久也没再听到Cole的声音,Shaw才重新抬头,发现他真的不见了。


    Shaw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刚刚出现的地方,把“谢了,搭档”这句话咽了回去,嘴角同时勾起一丝弧度。


    关于藏匿,她有了一个不错的计划。


    


    在确认Shaw陷入幻觉的24小时之后,Greer再次回到观察室,向一直值守在那里的Lambert开口问道:“Ms.Shaw的情况如何?”


    “仪器显示她的脑皮层活动在最初经历了异常活跃的15分钟,之后变得非常有规律,每隔四十五分钟就会周期性重复一次同样的波动,一直保持至今。”Lambert沉稳地答道,同时递给Greer一张字条,“这是迄今我们从她口中得到的全部收获。”


    Greer若有所思地盯着手中的字条,上面只有短短的两行。第一行是一个人名,Hersh;第二行是海军陆战队的拉丁语信条Semper Fi,永远忠诚。


    “这就是你的全部所得?”跟在Greer身后走进来的Martine嘴角浮出一丝不屑。


    “至少我在过去24小时内的收获比某人花了两个月的收获要大。”Lambert不卑不亢地反击,然后向Greer解释,“她的唇部翕动幅度过于微弱,这些是在她多次重复之后我们的读唇专家才能予以确认。”


    “很有趣。”Greer脸上浮出一个令人难以捉摸的神色,“在与The Machine小队共事近两年,并为他们付出如此大代价之后,Ms.Shaw却只对昔日的特工和士兵生涯如此念念不忘。”


    “您在说我们需要重新评估她和The Machine小队的关系吗?”Lambert试探着问道。


    “这有点过于匆忙,毕竟我们并不清楚她在幻觉中都看见了什么。”Greer摇摇头,微笑着说道,“但好消息是,从现在起,她的幻觉世界将由Samaritan主导。”


    “非常高兴听到这个消息。”Lambert恭敬地表示自己的愉悦,“我可以为此做什么?”


    “Samaritan下达了对于Shaw的最新指令。”Greer平静地说道,“停止刑讯,开始对她进行康复治疗。”


    Lambert和Martine双双愣住:“什么?”


    “Samaritan要求她恢复到靛蓝五号时期的健康状况。”Greer微笑着说道,“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我们将迎来一位新伙伴。”


    晚些时候,在一个没有摄像头的阴影区域搭档出任务时,Lambert先开口提起了这件事:“你能想象和Shaw成为同事吗?”


    “当然,她会是个比你更好的搭档。”Martine讽刺地说道,“能力比你强,却没有你废话多。”


    “我对你的评价持保留态度,但我的确有点期待与她共事。”Lambert微笑着说道,“鉴于她已经证明了自己拥有你所不具备的美德,愿意为保护同伴不惜一切。”


    “你真的认为她会投向我们?”Martine冷冷地说道。


    “我个人表示怀疑,可Samaritan从不会错。”Lambert耸了耸肩,“考虑到Shaw的健康现状,她要完全恢复靛蓝五号时期的状态还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而显然Samaritan有足够的把握在这段时间里征服她。”


    


    Shaw弯下腰,双手撑住膝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汗水一滴滴从额前滴落到地面。她刚刚一口气完成了六个训练科目。海军陆战队的魔鬼体能训练能让最有想象力的人都失去思考的力气。


    Samaritan的小男孩代言人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面前。


    “永远忠诚,你的训练口号很有意思,Agent Shaw。”他双手负在背后,用不符合年纪的平静语气看着Shaw说道。


    Shaw从被汗水打湿的发绺缝隙间给了他一个白眼,并不打算搭理他。


    “问题是,谁拥有你的忠诚?谁值得你的忠诚?谁需要你的忠诚?”小男孩继续说道,语气平静而冷酷,“抛弃你的医学?抛弃你的海军陆战队?抛弃你的ISA?还是抛弃你的The Machine?”


(序)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评论

热度(237)

  1. 羽咲绫乃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