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肖根】steak or me?

秦祈冰:

Root低着头,一言不发地整理着行李。


 


Harold端着煎绿茶,看着Root凝重的脸色,几次想开口却欲言又止。


 


Root趁休息的空隙抬头,看见Harold的样子,轻轻一撩头发问道:「Harry,怎么了,看起来你似乎有问题要问的样子。」


 


Harold在这个时候如释重负般地终于问道:「Ms.Groves,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出什么事了吗?」


 


Root故作神秘地摇了摇头,神色却依旧没有变化,Harold怎么看都不觉得这像没有什么事的样子。


 


「是Samaritan那边有什么问题吗?」Harold锲而不舍地问,接着他注意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奇怪现象,「怎么了?Ms.Shaw呢,一般你不是应该和她形影不离的吗?」


 


Root听到Shaw的名字,动作有一刹凝滞,接着她便仿佛没事人一样继续收着她的东西。


 


衣服和一些必需的用品被她整理好放到那个小巧的背包里,Root皱着眉稍微翻了一下整齐的背包内部,确定没有什么东西落下之后将拉链拉好。


 


「Ms.Groves?」Harold不太确定地又问了一句,Root抬起头来对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你没注意到我来的时候John也神色匆匆地出去了吗?」Root眨了眨眼。


 


「噢,机器临时给了他一个紧急任务。」Harold说完觉得不对,挑着眉惊讶地看着眼前的高个黑客。


 


Root抱歉地笑笑:「是我让她帮我的,早上在Shaw晨练的时候,不小心把她珍藏的牛排都给煎糊了。」


 


Root清楚地听到了Harold倒抽冷气的声音,无奈地耸了耸肩:「好在我让机器通知她临时有个紧急的号码解救任务,她没有怀疑就去了。」


 


「借你家‘西装男’用一下,应该不会耽搁太久。」Root胸有成竹地说。


 


Harold有些担忧:「可是你这不是骗Ms.Shaw吗?如果她发现真相,我想你可能很难解释。」


 


Root神秘地勾起唇角:「没有危险可以制造危险,你还记得Turing医生吗?」


 


Harold的语气显然表明他内心对于这件事情不那么赞同:「噢,你是说你又把一个无辜的人推入危险之中么?这样不是好的行为,Ms.Groves,我想我需要和你谈谈。」


 


Root冲Harold摆了摆手:「没时间了,Finch,我想等我回来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你不相信John的行动力,我也相信Sam的,况且,这次不会像上次一样危险。」


 


接着她又做出一副无比无辜的神情:「拜托啦,Harry,你也知道我犯了一个后果多么严重的错误。」


 


Harold因为她这一副神情犹疑了片刻,下一秒再抬起头,高挑的身影就从地铁站的门口消失了。


 


耳机里突然传来Reese熟悉的声音:「I’min, Finch。」


 


Harold吸了口气,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太好了,John,冒昧问一句,Sameen在你旁边吗?」


 


「怎么了?」Shaw有些冷淡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出什么事了吗,Finch。」


 


没等到Harold回答,Shaw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Whereis Root?她还好吗,她今天看起来似乎不太对的样子。」


 


看起来Shaw似乎还不知道某个悲惨的事实,Harold不擅长撒谎,他无助地看了一眼恹恹趴在地上的bear,思考着如何回复Shaw又能不被她听见破绽。


 


「该死的,那帮家伙又要来了。」Harold听见听筒里传来这么一句,接着Shaw那边的线便直接被切断了。


 


Harold正松口气的时间,Reese懒洋洋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要动手了,先挂了,回头再说。」


 


「一切小心为上,John。」Harold的回复还没送到,Reese也利落地挂了电话。


 


虽然按照Root的说法,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Harold还是有点担心。但是真正的危险,显然不是这个。


 


……


 


Root背着包,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澄澈的天空一片湛蓝,有被肆意切割的絮状云朵大块大块地随意散落在各处,阳光出奇刺眼,所以她刚一抬头就迅速地低下。


 


天气有些热,Root不紧不慢地从纽约街头熙攘的人群中穿过,想着她的小女友现在正在做什么。


 


机器很懂她心思地适时告诉她Shaw的动静,Root平静地听着耳内熟悉的连续不断的电子音,唇边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已经在街上游荡了大概两个小时,现在她位于一个岔路口,她和一群急着过马路的人挤在一起,对面的红色数字缓慢地跳动着。


 


机器恰好在这个时候告诉她Shaw正在开锁进门,Root深吸一口气,眼见得红色刹那转绿,Root抬腿的瞬间耳机里传来了通话接入的请求。


 


伸手拨开听筒的开关,Shaw的声音居然出奇冷静,但Root能听出她隐忍的怒气:「你最好能给我解释一下这都是怎么回事?」


 


「Sweety,我怎么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呢?」Root很不怕死地回答道,唇边的笑意依然未散去。


 


「你到底对我的牛排们都做了什么?」Shaw的声音已经有些低沉了。


 


Root的语调依然十分无辜,吐出的话却几乎点燃Shaw的怒火:「如你所见。」


 


Shaw伸出手指按在自己紧皱的眉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干什么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觉得我现在正处于威胁之中,只不过她没有给出我的号码而已。」Root停在一处高楼投下的阴影里,她站在那里,微侧脑袋,看上去像是在自言自语。


 


「……」Shaw已经不知道和Root说些什么,她找不到继续话题的角度。失去牛排的愤怒确实在她心底熊熊燃烧,但她觉得Root有些小题大做,她不知道那个心思总是复杂难猜的黑客小姐此时此刻在搞什么鬼。


 


Shaw承认,她看见牛排被糟蹋的时候确实想给Root一点颜色看看,可是从Harold那里委婉地得知消息再发现她是真的「离开」的时候,心情更加复杂。


 


无法精准地描述这种感觉,大概就像急着突突某个不安分的倒霉鬼的时候枪里突然没有子弹,大概就像从外面回来顺手捞出一瓶啤酒却发现温度不是足够舒适的那种冰感。


 


总而言之,Shaw觉得自己大概有点怅然若失。这通电话看上去有点兴师问罪的味道,其实她只是想确定Root什么时候会回来。


 


「亲爱的,你还在听吗?」Root简直在明知故问,Shaw的呼吸声均匀而低沉,清晰可闻。


 


Shaw翻了个白眼,随即她意识到Root并不能看见她的这个小动作,但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她依然保持沉默。


 


Root似乎有足够的耐心,Shaw不知道她在做什么,Root有机器但她没有,她也不会向机器求助。


 


Shaw其实也是个足够坚忍的人,但她觉得此刻必须以什么话题破开这沉默的气氛。「听着,」Shaw的声音没那么有底气了,「你在外面还好吗?」


 


问出这个问题的Shaw挫败得想把脸埋进自己的膝盖间,实在是太愚蠢了,毕竟Root也不是盏省油的灯。


 


「噢,你在关心我?」Root的声音有些惊喜,没有Shaw意料之中的戏谑。


 


Shaw的神情刹那间有些微妙,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庆幸Root这个瞬间的抓不住重点,但她也不愿意承认,尽管这是事实。


 


Shaw用轻咳掩饰自己的尴尬,Root依然不依不饶地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你其实并没有那么关注你的牛排们?」


 


Root拿出手机来看了看,最新的那条短信,神色间隐隐透露欣喜。原先打好的回复被她删掉,而是迅速地写了一句新的话,却没有急着发出去。


 


「我还是很关注他们的,」Shaw的语气有些严肃,「但是,这并不是你这么荒唐地‘离家出走’的理由,Harold他们会担心你。」


 


Shaw不自然地看向一边,冰箱上Root随意写的「sorry」还被好好地贴在上面,Shaw承认,她已经没有最开始那种愤怒的感觉了。


 


这一切都叫个什么事啊,她烦躁地揉了揉鬓边散下的头发。


 


「只有Harry嘛。」Root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失落,Shaw知道她这是个欲擒故纵的陷阱,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跳了下去。


 


「For god’s sake,okay,还有我,所以你什么时候回来。」说到最后那一句,Shaw的语气里已经带了些微不耐。


 


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跟这个无聊的女人就这种无聊的问题谈论这么久,如果机器的形态能被看见的话,Shaw想这个古灵精怪的家伙一定在偷偷笑。


 


她本身应该很愤怒很不耐烦,但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和Root的交谈过程中她的姿态是不同于寻常的温柔。


 


尽管烦躁不耐烦,但她还是和Root掰扯了这么久,而这样,对某个人来说就足够。


 


Root轻快地按下了「发送」键,接着很快被收到了一条「预订确认」的消息,Root再次看了一眼天空,依旧是散乱的云朵与炫目的太阳,但由于炎热带来的不适感似乎已经不在。


 


「Sweety,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Root冷不丁的提问倒是让Shaw呆住,错愕地「Ah」了一声。


 


「我知道你一定不记得。」Root早有预料地说了一句,Shaw抽了抽嘴角,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情人节惊喜?」Shaw的视线从屏幕上移开,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当然不是,」Root把手机重新放回口袋里,「为了给你赔罪,订了你最爱的那家餐厅,之前就准备好的。」


 


Shaw无力地向后一靠,如果Root之前就准备好的话,按照她的表现,大概准备的是一个人的位置。


 


所以,Shaw开始思考,如何婉转地向Root表达,现在她比较烦恼地是怎样让她回家,而不是怎么吃到口味合适的牛排。当然,Shaw承认,Root的这个「赔罪」让她有些向往。


 


那家餐厅一直很难订餐,Root这次大概是借用了机器的力量。Whatever,这根本不是问题的重点。


 


Shaw的手缓慢地攥成圈,她清了清嗓子刚准备开口,Root的声音就从耳机里传了出来:「Sam,没有想到你可以不追究牛排的事情,我很开心,真的。吃完牛排以后,我在这个地方等你。」


 


Root接下来报的那个地址,Shaw觉得有些耳熟,转念一想就发现那是她们最初遇见的那个酒店。


 


当时Root可耻地骗了她,那是她们第一次遇见,这个疯女人却用熨斗来威胁她。不过说实话,这招还让Shaw觉得挺新鲜的。


 


「你最好准备好了更有诚意的道歉方法。」Shaw的语气是明显的冷嘲。


 


「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we willhave fun together。」Root的话隐晦不清,但内里的深意倾听者却完全明白。


 


房间其实也是她之前订好的,但是不确定Shaw的反应,在Shaw「气冲冲」地打电话找她问罪的时候她有想过取消预订,但不得不承认,Shaw之后表现出的更在乎她的感觉让她有些意外,同时也将取消改成了确定。


 


Root其实重新买好了一模一样的牛排,Shaw大概第二天可以签收到,但她没有说出来。这次的「意外事件」只是一个小小的测验,骄傲的黑客小姐只是想看一看自己在女朋友心中的地位而已。


 


当然,如果Shaw知道她的这个目的,一定会面带不屑地嘲讽她无聊。但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总会有莫名其妙的担忧,恋爱中的人总是不讲什么道理的。


 


眼下看起来,似乎她们要在酒店「耽搁」一整夜,牛排只能拜托Harold签收了。


 


相信善良的Harry一定不会拒绝帮她们这个小忙的。




【-end-】




祝 @顾子时 生日快乐,天天开心。


顺手摸鱼,行文粗糙,不要介意。

评论

热度(132)

  1. 弈辛秦祈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