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肖根】Time Machine(中)

荼白.:

卡H原来人人都可以…
感受到自己浓厚的为党建设祖国的正气…才能继续填满自己的脑洞


他们失去Shaw以后,一切的一切显得单调又必不可少。
就像是上学时期最后一场考试,你平时的态度已经预见了最后的结果。但是为了迎合必走的过程和规定好的节奏,你仍然需要坐在教室里,一遍又一遍翻看味同嚼蜡的课本,静静等待落幕,静静等待别人宣判你的人生。
救出TM,也是拯救他们自己,或许可能救出生死未卜的Shaw。那段时间,Root把自己埋在日复一日的救援活动里,号码一个又一个蜂拥而至,能够从TM那里得到的线索时有时无,关于德西玛的好消息坏消息总是不顾你的心情灌进你的耳朵里,在21世纪信息爆炸的时代,上网google一下就能轻易得到所有你想要的,股票的跌涨,垄断企业随意控制着底层的起起伏伏,在这样瞬息万变的社会里,唯一不变的就是,始终得不到Shaw的消息。她的生,她的死,她的黑色背心,她散落下来的几缕头发,她有没有冷,那些对她来说最受折磨的“监狱餐”她吃习惯了吗,她受到了什么程度的虐待,她有没有说些什么。
她,有没有在某些时候,想起自己。
Root倒是常常想起她。平时总是风风火火地出任务出习惯了,现在一旦安静下来,唯一在乎的人也不在身边,以前日子里的细枝末节便如潮水般涌来。这个说法不免落俗,但是事实的确是这样的。Root善于运用自己的说话技巧,可是现在只怕自己只想起这种单调但切实的比喻句。一股一股,一下一下,拍打着自己脆弱的神经,机器般规律的海浪声填满了她的脑子,她觉得自己如果不继续运转大脑她就该死于神经衰弱了。
她,他们,狗,那个金发女人,机器,说话语气令人讨厌的老人,记忆叫嚣着,别忘了,别忘了。
的确难以忘记。好吧,实话说,就算是在任务紧张进行的时候,子弹和敌人的耳语声就擦过身边的时候,关于她的事情也会争先恐后地挤进来。对,没错,她就是不那么专业,老是容易分神,她老是想起Shaw。
Shaw第一次亲吻她,还需要踮脚,真可爱。
Shaw穷凶恶极地从她手里抢过食物,明明是别扭的话却让自己联想出其他意思。
甚至自己不得不在意自己肚子发出的抗议,难得空闲下来吃个快餐,却因为这种食物常有的味道而想起Shaw来。
不健康的迷恋。Root每次在最不合适的时刻想起她,之后都会如此否定自己。比自己的身体还不健康。她下了如此定论。甚至成熟理性的黑客还想过,如果有一台时光机该多好,回到从前,她才不会选择主动和她“偶遇”,她更想逃离这场无疾而终的爱。看看她现在成什么样了,简直与自己当初崇尚的“完美代码”想法背道而驰。痛苦还无法改变。
所以,当Shaw回来的时候,那种失而复得的,自己已做好万念俱灰的心情准备但剧情却突然反转的,情绪一下子迸发出来。开心,释然,心酸的各种感情混合在一起。就像一部电影,结尾如果不是所有人都以为BE而是HE的,那种“原来不是这样啊”会给你带来远比之前所有正常走向的电影给你带来的印象更加深刻。
Root到现在还记得那种心情。但是她的小心脏不想再承受那种起伏了。她只希望能在她自己的呵护下,一切事情安稳或者颠簸但是顺利。
“看来有些人不太专心啊。”无端端被无视的女人语气里透露着愤怒。本来准备让她改变一下自己现在这个婆婆妈妈要死要活的状态,没想到她竟然还分了神?Shaw想,是不是太久的分别导致这个女人在做这档子事的时候状态难以进入?还是说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熟练地进退自如?黑发女子眯起眼,紧绷住锋利的嘴唇,“熟练地进退自如”这个想法真让自己火大啊。Shaw猛地一用力,把Root从深思里扯出来,扔在旁边的床上,继而自己俯上身去,撑着的双臂展现出好看的线条,当然—上面也有一些细碎的疤痕。她居高临下地望着身下散落着长发的女人,眼睛里流露出“思绪被打断而惊慌”的愚蠢情绪。Shaw有些重地咬了一口Root的锁骨,看到上面迅速显出战利品般的红印。本来是调情和暧昧的产物,现在Shaw只想把这一口当作提Root神的方法。
Root吃痛般的小小呻吟里一下,然后抬眼看着Shaw。
很好。毫不手软的教练满意地看到自己的学生又重新燃起了斗志。那种与她势均力敌的,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认输的神情。
或许,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一切按着平常过,或许事情才会更加顺利也说不定。Root想着,手指覆上Shaw的鼻梁,反复用指腹摩挲着。
“是你今天不够努力吧。”

评论

热度(53)

  1. 赵子坷2012荼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荼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