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肖根】Time Machine(上)

荼白.:

难产…
加紧产粮…加紧喂自己


“So if I had a time machine,I'd go back and tell me,”
“Run.”

“you lit the fire.”Root呼吸不稳地说道,声线里是极力克制的颤抖。她低着头,意味不明地盯着面前人高挺的鼻梁。
“嗯…有意思。”另外一个说话者挑挑眉,双手在听闻暗示后开始有所动作,一颗又一颗,猩红色的衣衫逐渐展开,被薄雾笼罩的森林在太阳的出现下逐渐露出清晰又模糊的面貌,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犹抱什么才是最好?算了,难记的中文。
Shaw小幅度地摇摇头,强行把自己从眼前的广袤春色中拉回神来。
总算解开了。
蜜色眼睛的女人快要疯掉了,什么时候小豹子这么有耐心了?说的粗犷剽悍的风格呢?解扣子的时候,她的指腹总是有意无意地划过她的肌肤,一下一下,一颗一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袋里嗡嗡作响。
Shaw的手放下最后一颗扣子和扣子圈住的另一半衣襟,却在Root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中停了下来。
她抬起头,狡黠地冲高个子女人眨眨眼睛。
Root瞬间明白了什么,她几乎快被自己脸上的热气给弄晕过去了,她又不是在蒸桑拿,为什么轻易就被她给控制住了。
是的,Shaw又开始慢慢地,解Root的皮带。
她极其优雅地,扯出套在皮套扣里的黑色皮带,挑出皮带里的针。Root想眼疾手快地自己动手,却被Shaw以更快地速度按住。
“前戏已经做了很久,也不差这一会儿吧.”该死的大提琴又自顾自地拉响起来,更可怕的是,她竟然着魔似得认命了。
“唰.”软软的裤子猝不及防地落在地上,某个人心里的钟也敲响了最后一声,总算他妈的该开始了吧。
Root从来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想报的仇说报就报,敌方的人说杀就杀,听到Shaw活着的时候抓起包就走,持着一颗不期善终的心,但也从来不会白白送死。有勇有谋,要是放在中世纪,一定是个潇洒自如的人。可是,今天,奇怪的,她纵是耐着性子,也乖乖等着面前人的下一步动作。自从Shaw好不容易活着回来之后,她对她的一切行为和思想总是要慢半拍,慢到黑发女子想拿着枪指着她好看的脸。
她明白她的小心翼翼和谨慎自持,可是心里别扭的独占欲就是不愿意让自己趋于“被保护者”的下风。
就像现在。
Root又是这个“好怕弄坏你”的态度。Shaw心里窜起一股无名火,她什么都明白,可她就是没办法接受现状。她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值得一试的想法。
“所以说,你希望我下一步怎么做?”Shaw眨眨眼睛,缓慢地靠近Root,嘴角上扬,“是先亲吻你总是用来调情的嘴巴,还是乖乖把气息喷散在你红润的皮肤上—我可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它们现在可比牛排美味。”
Shaw凑到Root的耳边,装作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拂过Root的耳垂。
急促的、像低压电流缓慢蜿蜒地爬过全身般地颤抖了一下,Root一字一顿地说:“由你决定。”
Root想要通过调情激怒她,或许进展能快一点,可是她现在除了应付,什么大招也使不出。可能是她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放在以前,哪些事情不都是以“快意泯恩仇”的速度完成的?
还不够。Shaw加深的笑意,捕食者总是俯下身子极富耐心地等待时机的,好的猎手是,优秀的特工也是。她知道,Root爱死她的冷静了,但不是现在。
“可这次我想听听你的意见。”Shaw的手忽的蹭上她的腰,十个手指灵活的、轻柔的、富有节奏感地敲打着Root白皙的皮肤。像吐着信子的蛇,危险又富有诱惑力。
Shaw的嘴贴上Root裸露出来的美好,温热的气息像赤道地区在夏季吹来的暖风,扑面而来,带着是令人窒息的炙热和情欲。
她的每一次落下,都会换来对方身体一次轻微的回应。衣物的摩擦,那个人若有若无的温度传递,都使得Root下意识屏息,不想让自己这么快认输,她可是同她一样骄傲的人呐。
“还是说,我们直接从下到上?”赤裸又不堪的情话入耳,Shaw的眼睛像夜里最亮的星星。
Fuck.Root在腿软之前分神骂了一句从来没有的脏话。
不过好歹也是在枪林弹雨中生存下来的人,这样子服软总不是她的性格。Root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看到Shaw因为她的微小动作而露出的满意笑容—可能Shaw自己不知道她自己的本能表情,但是Root一下子明白了她想要的是什么。
那次她就跟她隔着一道铁网。可是她却觉得是隔着一道跨不过的生死沟。

评论

热度(65)

  1. 羽咲绫乃荼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荼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