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独立短篇】【Soldier】

Zerooooooo:

修改后重发。


我已经把握不了洛夫特的尺度了。情节少许变动。没有肉将就着看吧,嗯。


#411快乐#












静悄悄的。


白茫茫的光线在眼皮上浅浅浮动,消毒水散发刺鼻异味夹杂着甜腻血腥混合成独特气味争先恐后钻入鼻腔,躺在冰冷金属床上的女人闭着眼睛呼吸沉重,眉头紧缩,干涩嘴唇失去了血色,额前被汗打湿的发丝散乱,黑色背心早已湿透几乎可以拧出水来,薄薄的一层冷汗带走了皮肤大部分的热度,过分冰凉的手脚瘫软着被皮绳紧实绕上几圈打上死结束缚在床架四角。


脑海里响起细微的声音。


仿佛往深不见底的海水里投下一块小小的石头,在看似平静的水面激起涟漪,穿过光滑礁石与大片鱼群,沉到海藻缠绕的疏松砂砾上。


意识从海底浮上来。


不快的气味让人眉头拧成疙瘩,沉重的眼皮刚打开一条缝又重新阖上,嘴唇无意识嚅喏着却只发出不成句的暗哑音节,声音陌生的可怕。


「F…IND...」
嘈杂的电流声断断续续在脑海里响个不停。


努力撑开眼皮,失焦目光在周遭物体上粗粗扫过一遍,并未多做停留,喉头上下滚动且轻舔了舔唇角似乎想缓解干涩。


「FIND...HER...」
又来了…那声音…
愈发清晰的响起。


突如其来的剧烈头痛一阵一阵妄图扯断理智的神经,紧握拳头死咬下唇不溢出半点声响,大颗汗珠顺着脸颊流淌浸入发间,尝试着活动四肢,几乎没怎么费劲就解放了双手,支着一侧手肘半撑身子勉强坐起来,无暇打量四周,解开其余束缚后下床,腿脚一软差点瘫倒在地,出色的本能迅疾反应伸手一把攀住身边半人高的器械台,只是无意打翻了托盘,冰冷器械泛着银光散落一地发出清脆金属声,锋利的手术刀上甚至还残留暗红血渍,缝针上穿过半截黑色线头。


「FIND HER...NOW.」
分辨不出性别且毫无情绪起伏的声音从脑海深处传递出来。


跪伏在地死死按着脑袋企图把那股痛楚压制住,“Who…”用尽全力从喉间挤出短短一句话,“Find who……”


空洞死板的音调清晰回荡在耳边。
「ROOT.」




Root.
Root.
Root.


Shaw两眼昏黑身体重重一歪,又跌进深深的死寂与黑暗之中。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事物已全然变换了模样。


柔软床垫,洁白的枕头与床套,淡蓝色窗帘包裹着一团模糊光线,空气里散漫着淡淡花香。


抬头茫然四顾,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光线暗处里沙发上端坐着的俩男人,微微倾斜着身体朝向自己,脸上的表情出奇的一致,写满了担心忧虑。


“怎么了,Harold,收到我的医药费账单了?”


挑挑眉勾唇戏谑道算是开口打了招呼,挪动身子背靠上枕头,难免牵扯到身上的伤口,隐忍着倒抽了口冷气。


选择性无视她为数不多的幽默感,Harold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起身倒了一杯温水递到人手边,又贴心的把窗帘稍微拉开一些些,柔光照在床榻上的半个病人,让她虚弱的脸看起来多了几分生气。“你能平安无事回来,真是太好了,Ms.Shaw.”


虽然“平安无事”这个词还有待商榷。


高个男人点头附和,“而且没有人‘督促’我时常更新武器库,真是不怎么习惯。”半是无奈的宽厚笑笑,伸手抓起桌上的纸袋扬了扬,轻抛向她,“你喜欢的。”


伸手稳稳将纸袋抓住揣向怀中往里探查一眼,双眸一亮嘴角上扬瞬间露出欣喜表情,“Reese,”不吝赞扬,“还是你深得我心。”


掏出袋里的食物放在鼻下狠狠嗅了嗅,用牙咬住油纸一角往后撕扯下大块纸张,急切扒开层层包裹的三明治后满不在乎直接用手塞进嘴里大口大口咀嚼,空空的胃暂时得到了抚慰,不禁从喉间溢出一声满足的长叹。


“不过我怎么回来的?”打量着直愣愣似乎一脸惊愕的俩人,快速将最后一口食物吞入腹内,把沾到红色酱汁的手指头也送入口中细细舔舐一番,回味着口腔里残留浓烈的香辣滋味,扬眉舔了舔唇角。“还有,我衣服换过了?”






“辣酱加倍,蛋黄酱不要,还合你的心意吗,sweetie.”虽未见其人,女人的声音已从房门外清晰传来。


身体反射性一僵,笑容顷刻之间荡然无存,挺直背脊警觉的顺着Harold和Reese的目光望过去。


从头到脚黑色的装扮让人原本就瘦长的身材更显得单薄了些,两片薄唇微微上翘嘴角扬起完美弧度,深色双眸直勾勾盯着她,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脸上放射出夺目光彩,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


松开手上的狗绳任哈哧哈哧喘着粗气的bear甩着大尾冲到人跟前举起长长的前爪搭住胳膊,伸长脖子毛茸茸的脑袋直往人怀里蹭,急不可耐的小声叫唤显得迫切极了。


Shaw避开了某人的炙热视线低头搂过bear毛绒脖颈靠向自己,换上温和笑容,在蓬松毛发里亲昵埋脸来回磨蹭了几下。


Root始终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慢悠悠迈步上前,轻拍了拍bear挤到它前面在床沿边坐下,看它不满呜咽在原地转圈踱步后委屈趴着,抱歉笑笑掏出口袋里的牛肉干递给它,转头看向Shaw,“希望你不会怪我把bear喂瘦了,你不在的时候它不怎么有食欲。”眉头微皱但转瞬即逝又是一派轻松写意。


Shaw紧抿着唇,下巴线条削瘦,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心思。


Root伸手轻抚了抚眼前人的脸颊,粗涩指腹眷恋在柔软唇瓣上左右来回磨蹭,没有错过人一瞬僵滞的表情,屈起指节细心擦拭着嘴角,从容不迫探出舌尖将指头沾染上的酱汁卷入腹中。


敛眉促狭一笑,语调上扬,“Taste sweet.”


“咳咳,Finch,我们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忙?”Reese用窘迫的目光向人使着眼色。Harold立即会意朝人点头,瞄了两人一眼又快速移开,抓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轻轻抖了抖顺势搭在手臂上,“好好休息,Ms.Shaw.”


“She will.”Root歪着头无辜眨了眨眼睛,“对不对?”Shaw把头拧到背光的一面,轮廓分明的脸藏在阴影里无声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bear.”Reese吹了一声口哨把军犬招呼过来拾起狗绳攥在手心里,Harold跟在人身后贴心的把门带上。


额前几道小口子只留下淡淡痕迹,脸颊更显瘦削衬得眼窝深陷,愈合结痂的细长伤口从衣领下延伸出来,细条匀称的小臂上几个细小却显目的针孔,还有……


“衣服我替你换的。”


还有腰际间狰狞可怖的新伤口与旧伤痕。


捏了捏她的手臂,感受柔韧肌肤下的温度,是真实的。而不是每次午夜梦回里一触碰就破碎的幻象。


内心里充斥着巨大的不可名状的情感,不真实。好不真实。


“三天前,我们在一家医院找到你,”


沉默了片刻,Root打开话匣自顾自说起来,“你…是我们的上一个号码。”笑容从脸上褪去眸子里的光芒黯淡下来,仿佛是不愿回想起那天的画面,眉头纠结的拧在一块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你…当时伤得很重,情况很糟糕。”疲惫的垂下眼用两指按压着鼻梁重重揉捏了几下轻声诉说。


失而复得的欣喜还没来得及释放就被排山倒海之势涌来的巨大恐惧不安倾注全身,脑袋一瞬间被掏空,全身紧绷到颤抖,像是被无形的手扼制了喉咙一样失去顺畅呼吸,差点以为又要再一次痛失挚爱。


“然后?”


“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来平复着心情,仿佛即将溺水的人拼命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仰起脸来定定凝视着她,“然后你被我们救回来啦,昏睡了整整三天。”换上尽量轻快的语气,用力咧了咧嘴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却无法掩饰眼里亮闪闪的液体润湿了眼角。


“Root.”


也许是被女人的情绪所感染,Shaw紧抿的唇线稍微松动了些,口气也温和起来,在她充满期待的目光下踌躇着开了口。






“我不记得你。”












“我不记得你…”


“怎么会…?”明明每一个字都认识,排列组合成短短一句话却晦涩难懂,“——什么意思?”
愣在原地哑然失笑,不敢置信的扳过人的身体强迫她直面自己,紧咬下唇克制着激动情绪几乎是恳求着,“不要开玩笑,Sameen.我好不容易才找回你——”


“……对不起。”


板着脸孔在沉默中低下头,猝不及防有温热液体砸到手臂上留下一片湿漉痕迹。


于是。
更不敢看她了。






——啪嗒。
像是在安静房间里按下了开关。
脑袋里又响起微弱电流声。


来了,又来了。


晃了晃头努力赶走不适,刺痛感从脑内深处循着纵横交错的血管和神经直达太阳穴,用掌根死死抵着,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Sameen,你怎么了Sameen?怎么了?”觉察到不对劲,胡乱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惶恐不安的伸手揽住她。


【KILL...】


身体软软倒在Root怀里,女人瞪大了双眼惊慌失措的样子无比清晰放大在眼前。


【KILL HER.】


双臂固执的紧扣成圈将她牢牢拥住一刻不放松,下巴抵在人发顶,看她脸色苍白痛苦的说不出话来,内心慌乱失序根本无法顺利组织语言,“没事没事,你不会有事的。”把头埋进她颈窝反反复复如梦呓般呢喃,“我会陪着你。”


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
一个冷冰冰的指令。
【KILL HER.】


【KILL HER.】


【KILL HER.】





















“你还有五分钟时间。”冷峻面孔不参杂任何情绪纯粹陈述着一件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Sameen.”源源不断的鲜红血液从腹部伤口紧按着的发白指节指缝中涌出,浸透黑色皮衣留下一大团浓稠的深色印渍流淌到地板缝隙。


“I'm a soldier.And you are my target.”居高临下俯视躺在地上面色惨白的女人,用冰冷语气回应,单手握枪将黑黢黢的枪口对准目标要害。


“你是我唯一的任务。”


“除掉你,换回我缺失的那部分记忆和自由,这是交易。”


“还有什么想问的。”


每次呼吸都会勾起钻心的疼痛, 温热血液一点点从身体里被抽走,四肢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无力感从指尖开始逐渐蔓延到全身。


失去意识前的那几秒,脑海里飞快闪过好多画面,但它们无一例外都和你有关,Sameen.


真好。


我为自己设想过很多种结局。
好的,坏的。


却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


费力勉强挤出笑容,“好好活着,Sam.”用轻不可闻的声音。


至少我救回你了,至少你还活着,这是我想要的结果,对我来说已足够圆满。


眼前人的身影逐渐模糊成一团分不清界限。


“Do it,soldier.”


扣压扳机。


冰冷子弹一瞬划破空气呼啸着径直刺入躯体传出闷响。


子弹壳掉落在地面上发出清脆金属声。








又开始了没完没了的黑暗。

























电脑桌前戴眼镜的男人埋首飞快敲击着键盘,屏幕里不时闪过一大段冗长的代码,偶尔托腮沉思一会儿又继续着工作。


“还是没有她们俩的消息吗,Finch?”高个西装男端来一杯煎绿茶递到他手里。


“没有,她们俩就像是…突然间人间蒸发了一样。”叹息着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接过纸杯。


“不要这么担心,”轻拍了拍人肩膀,给人一个安心的笑容,“也许Shaw和Root只是不想被人打扰,所以跑到哪个国家去过二人世界了呢。”


“嗯……”


“希望如此吧。”


























    

评论

热度(25)

  1. JFMZeroooooo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