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最后一天

德州村花老婆团:

配对:根肖根肖根肖


是否原创:原创


————————


“我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记忆开始渐渐消散,就像我会经常分不清昨天吃的是加芥末的三明治还是莫尔顿的牛排?Harold几年前告诉过我,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并且给我极力推荐了一位心理医生,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会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虽然偶尔会感觉到自己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重要又怎么会忘记?”


一只苍老褶皱的手缓缓的放下钢笔,墨水不小心掉落到已经写好的便条上,钢笔的主人习惯性的从身边抽出纸巾把墨水擦掉,随后起身走到了冰箱面前,像往常一样把昨天的便签撕下来,再把今天的粘上去。


“有些日子没有去看Finch和Reese了,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不会生气”shaw揉了揉因为长年戴着无线耳机导致失聪的耳朵,自言自语的说到。这个耳机从她35岁就一直跟随在她身边,shaw确信她的记忆在年轻的时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却丝毫想不起这个耳机从何而来,唯一还能记起来的就是,当年从床上睁开眼时看到它被自己紧紧握在手里,然后一戴就是26年。


顺手打开冰箱,Shaw给自己弄了简单的三明治和一杯牛奶,吃过早饭的她懒散的躺在摇椅上看着窗外幽静的小庭院和已经结满果实的苹果树,盘算着趁着今天天气好,不如去看看那两位老朋友们。


Shaw的车停在花店门口,接过花店老板手中那束象征怀念和哀悼的马蹄莲后,一路开向Harold和Reese长眠的佛龛瑞福墓园。车窗微微开着,风拂过Shaw已经泛白的发丝和多了皱纹的眼角,这种感觉使Shaw倍感舒适。


“Dammit!…”Shaw对着路标翻了几个白眼,已经记不清路的她沿着路标摸索着前行了半个钟头,然而这些标志一点都不精准,天知道这几年出门她走错了多少路,每当这种时候Shaw就会格外想念TM还在的时候。又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后,Shaw终于抵达了佛龛瑞福墓园。把这辆牧马人Rubicon停放好之后伸手拿出夹在遮阳板后面的公墓小地图,上面是Shaw自己标注的Harold和Reese的位置,随手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丝,Shaw下车抱起花对照着地图指示的方向走去。


看着面前黑色墓碑上印着两张熟悉的面孔时,Shaw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笑意,弯下腰把准备好的马蹄莲放到墓碑前。“hey guys,I come to see you.”当初Harold在病危的时候拽住Shaw的手说要让她把自己葬在Reese身边。但是Shaw明白Harold最想要的是什么,所以在Harold去世之后Shaw选择了把他们葬在了一起。


“I miss you very much,就算你们不厚道的先走一步。”Shaw坐在墓碑旁边眺望着远方自言自语着,“我最近总是梦到一个人。Reese I know,你现在肯定在说,我怎么可能会做梦,但事实就是我做梦了,还一直梦见一个女人,虽然我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我敢说她so hot,尤其是拿枪的时候…”


Shaw搓了搓自己涂的黑色指甲油说到,涂指甲油这个习惯很早就开始了,即使现在年纪大了也还一直没有改掉,明明自己是不喜欢这种弱到爆的东西,但是从多年前的那天早上醒来之后莫名的就是很想要这么做。“guys…See you next time,突然有些困了,你们知道的人老了就是这样。”Shaw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后面的灰尘拿出地图朝停车场走去。


在开车回去的路上Shaw买了一些水果还有中国的快餐,准备做为今天的午餐,但是困意明显在提醒她,午饭要留到晚餐时间了。到家之后Shaw把买来的东西放进冰箱后就直奔卧室换好睡衣准备休息,在她迷迷糊糊睡着之前还想着…Oh,shit!忘了买牛排。


梦里依旧是那个场景,一个高挑的身影总是围在自己身边吵个不停,在当年的地铁站里还会抢自己喝了一半的饮品,把自己用该死的安定剂迷倒之后穿着一个可笑的卡通teddy bear的衣服来表达歉意。


面前人的脸渐渐清晰起来,一双看着自己时总会含情脉脉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嘴角永远都挂着自信的微笑,她伸出手来抚摸自己的脸,性感的红唇轻轻吐出一句“sweetie..”,不等Shaw做出反应,突然一声爆炸,面前变成一片火海,刚才还摸着自己脸的人就消失了。“Root!…”Shaw从梦里惊醒过来,双手死死的抓住盖在身上的被子,Shaw眨了眨眼睛感觉到眼角有些略微的湿润。


是的,一切都想起来了,Harold几年前告诉自己的是选择性失忆症,一种自我的心理暗示,逃避不愿面对的事实。 Shaw坐起身伸出颤抖的手把耳朵里的耳机摘了下来贴紧自己的心脏,像是努力的想要感受着Root的存在。 


在当年的那场最后的战役中,所有人都身负重伤,如果说唯一还能算好的,只能说是Harold了。在安全逃离撒玛利亚基地的之后,Root拉住了Shaw,然后留恋不已的看着她精致的五官,眼神专注的程度像是要把面前这个失血过多就快要休克过去的小炮仗深深的刻在记忆里,


“Sweetie,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你在这等我好吗?”


Shaw忍着强烈的晕眩感,死死的盯住Root,恶狠狠的开口“你这是要做什么?我明白的,你不用再说了Root,我们赶紧撤退。”


Root把耳朵里的耳机摘下来给Shaw戴上,眼含笑意看着她说“我把这个给你,我一定会回来,你知道我舍不得TM 。”


Shaw用最后一丝力气抓住面前的人,倾过身用力的吻住她,这个人永远都在做自己讨厌的事情,包括现在也是,Shaw知道自己一定不能放她走,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开这个有自毁倾向的疯子,Shaw不得不承认在这一刻,她知道了什么叫做害怕。


Root紧闭着双眼伸手抱住Shaw,唇贴着唇含糊着开口“Maybe someday...你会愿意和我谈感情?”,Shaw感受着唇上的触感,还有Root身上带来的火硝味道,“Fine,Maybe someday.”Root放开她笑得像孩子得到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


“Wait for me back...”说完转身便往基地走。最后Shaw等到的只有爆炸和坍塌,至于那个永远都是自信满满的黑客已经葬身在了火海里。


当初爆炸的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公园了。Shaw坐在一个面对着广场中心那个喷泉的长椅上,看着周围人来人往。一对对夫妻牵着抱着的孩子,手里推着婴儿车,时不时逗趣一下躺在车里挥舞着细嫩手臂的婴儿。


一对对情侣你一句我一句,带着满面的笑容,男的搂着着男的腰,女的拉着女的手,欢声笑语间,让原本就沐浴在暖阳之下的公园,变得更加和睦了。


看着这样一幅自己在二十六年前从未设想过的情景,Shaw心里却没有任何的欢喜,她的心跳开始缓慢上升。Shaw感觉可以听到阵阵鼓声冲击着自己的大脑,视线开始有些晃动,心悸的感觉让她不自觉的按住了胸口,随着逐渐失焦的眼神,Shaw倒在了座椅上。


鼻息间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再一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房里,脸上的氧气罩因微弱的呼气渐渐蒙上了一层雾气。余光好像看到身旁站立了一个高挑的身影,Shaw吃力的转过头看去。她穿着帅气利落的深色皮衣,凸显修长腿型的黑色紧身裤,左手抬起握住了一把电击枪对准自己,蜜糖一般的眼睛带着坏笑看着自己,“ Root...”时光好像瞬间倒回到26年前的那个夜晚,这个人也像现在这样,突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


“Did you miss me?”,Shaw睁大了泛红的眼睛紧紧盯着站在病床边上的人,用尽全身力气想要伸手抓住她,爆炸之前的笑脸逐渐和眼前的人慢慢重合,泪水顺着shaw的眼角滑落,张开了嘴想要对她说带我走,却感觉到嗓子被一只手紧紧地攥住,呼吸开始出现困难,意识的最后是听见身边医生嘈杂的声音,和心电仪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


“Root…”


——————————


411刀片节,大家吃的开心吃的快乐(手动doge脸


噢对了,顺便站一下队


根攻大旗永不倒!

评论

热度(56)

  1. JFM德州村花老婆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