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座钟里的秘密(一)

GRIMES:

作者的话:


这一篇原本是点梗的五十度灰总裁锤和图灵根梗,po猪之前写好了一篇但不满意,于是就修改了一下,结果改着改着就崩坏了,变成了黑道总裁锤和图灵根,篇幅也变长了,文风也变了……


先发一部分出来试水一下,看看大家的感想,毕竟后面怎么发展我还没完全想好,反正不坑,两到三章完。


还是预警一下,人物ooc,配对是黑道总裁锤和图灵根,不是Root。


各位有任何对后续的想法请随便说,po猪最近被论文榨干文思各种枯竭……


P.S. 投票结束以后,我就决心在五月前把之前大家的点梗都写出来,敬请期待吧!


祝食用愉快!




Tick Tock, Tick Tock, Tick Tock.


安静的房间里,一座古典主义风格的座钟正有条不紊地走着。


Dr. Turing却感觉自己的耐心快要达到极限了。


这个面无表情的新病人,Sameen Shaw,从坐下开始,就一直沉默地盯着她身后的那个座钟。


最开始,Dr. Turing有尝试着说过几句话,但无论她说什么,这个Shaw只是冷冷地看她一眼,然后继续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钟。


既然病人不想说话,那她也不便强迫;有些病人最开始可能会觉得无话可说,只要给他们适当的时间和空间,通常他们会慢慢开始讲述自己的问题。


但是这个病人显然不是一般人;Dr. Turing已经给了她半个小时,她仍然只是盯着那个钟,一言不发。


就在我们的著名心理医生Caroline Turing耐心探底,准备释放最后的暴击技能时,Shaw突然开口:“You are being watched.”


Dr. Turing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Shaw在说什么。


Shaw冷笑了一声。


Dr. Turing恍悟,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身后的钟。


那是她的前男友Hans送给她的,作为分手礼物;她无论如何是想不到这钟里居然还有猫腻的。


不过病人终于开口了,敬业的Dr. Turing还是马上把关注点转移到病人身上,“所以你才盯着这钟看了这么久么?”


Shaw冷淡地说道:“我一进门就发现了。”


“那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才说呢?”


Shaw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这里有没有什么零食?”


Dr. Turing显然没有料到Shaw会说这句话,怔了一下才说,“好像边柜的抽屉里还有一根能量棒。”


Shaw微微侧头,平静地看着Dr. Turing的眼睛。


大约三秒钟后Dr. Turing才意识到,病人的意思是要她把能量棒拿来。


正弯腰在抽屉里翻找的Dr. Turing,突然感觉背上传来一股灼人的热量。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股热源就直接转移到了下身。


Dr. Turing惊叫了一声,刚要转身,腰身就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地钳制住,然后整个后背都贴上了一个温热的身躯。


Dr. Turing的第一反应就是要逃,但是双腿不知怎么突然就没了力气。


她这才意识到,这是下身的那股热量在作祟。


“Shhh……“


耳边传来暧昧低回的气声,伴随着令人迷乱的呼吸,Dr. Turing竟然一时忘记了反抗;尤其是当她的背部感受到来自某两个支点的微微压力。


接着,因为高盘的发髻而完全裸露的颈项被轻力咬住,某种柔软的湿润开始沿着颈侧的血管延伸,一直来到耳后。


当红透的耳垂被热气完全包裹的时候,Dr. Turing突然感觉下身某处传来一股奇异的酥麻感,和莫名的空虚感。


就在Dr. Turing的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那股热量却没有预警地突然抽离,腰间的支撑力也不见了;Dr. Turing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脑袋仍然有些混沌的心理医生,看到自己的病人正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吃着一根能量棒。


座钟响起了整点音乐。


等Dr. Turing彻底回过神来,始作俑者已经走了。


座钟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


Dr. Turing这才反应过来问题的严重性。


 


随手把外套甩给站在一旁的女佣,Sameen Shaw正准备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却被一个温和的声音给拦住了。


“今天第一次看心理医生,感觉怎么样?”


Shaw翻了个白眼,“不怎么样。”


“是么。”声音的主人,一个看起来有些年迈的绅士,稍带忧虑地问道,“那你和Dr. Turing约定了下次治疗的时间了吗?”


Shaw冷淡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波动,“我觉得Dr. Turing不会希望还有下次治疗的。”


老绅士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我希望你没有对Dr. Turing做什么……不妥当的事。”


Shaw嘴角不易察觉地上扬,“我们今天只是初识,能做什么不妥当的事呢。”


老绅士正要说话,一个黑衣人突然匆匆跑了进来,在Shaw的耳边低语了几句,Shaw的脸色一下变回了冰山状态,冷冷地说道:“Harold,我要出去一下,剩下的回来再说。”


 


阴暗潮湿的城市角落,除了各种不见光的生物,也只有不见光的人才会出现在这里。


被打成重伤的爱尔兰黑帮老大的小儿子Hans McCartney,正蜷缩在角落里不住地求饶。


Shaw厚重的军靴发出的脚步声,被暗夜里的回声放大,吓得Hans更加害怕地往角落里缩。


“你应该知道,就算你一直躲在你老爸身后,我也完全有办法把你揪出来,然后干掉。”


Hans吓得连连乞饶,“我知道错了,您就放过我吧!前面他们问的东西我都一五一十地说了!我以后绝对不敢再截您的货了!我对天发誓!”


Shaw冷漠地看着Hans,又一个黑衣人跑过来,递给Shaw一个手机。


简单地和电话里的人说了几句,Shaw淡淡地对Hans说:“你老爸已经同意我取你的命了。”


“什么?!爸爸怎么可能会同意?!”Hans惊恐地大叫,但是Shaw的身影已经掩没在了黑暗中。


很快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


“她在哪儿?”


“报告老板,已经安排在了我们的酒店里。”


“去酒店。”


 


Caroline Turing觉得,今天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她三十年人生中最跌宕起伏的一天。


而惊心动魄的章节,也就只是从几个小时前,她的新病人Sameen Shaw走进她办公室的时候开始的。


当找到藏在座钟里的针孔摄像头的时候,Dr. Turing真想直接从窗户跳下去。


一切都发生地太突然了。


当初Harry告诉她有个病人希望她能帮忙治疗的时候,她可完全没想到是一个像Shaw这样的人。


Shaw一开始就极度不配合,并且在明知房间里有摄像头的情况下,还那样恶意地轻薄了她。


更让Dr. Turing觉得羞耻的是,自己竟然全程都没怎么反抗,可以说完全沦陷在Shaw高超的挑逗技巧中。


本以为这一天已经够糟了,下班回家的路上竟然还遭到了前男友Hans的绑架。


果然Hans是通过摄像头看到了全过程,一时占有欲大爆发。


幸好有一个高大的黑衣人路过,一下解决了Hans和他的几个随从。


黑衣人认出了Dr. Turing,说自己是Harry的保镖,于是好心地让她到附近的酒店稍事休息,而且很绅士地表示自己还有些事要办,大概过一个小时左右再回来送她回家。


诚然Dr. Turing对此人抱有一定的戒心,不过这家酒店确实是Harry的产业,酒店经理也表示认识此人,所以她也就安心在这里休息一下。


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透过猫眼,门外站着那位救了她的黑衣人。


可是打开门后,Dr. Turing看到的却是今天灾难的开始,Sameen Shaw。


Shaw关上门,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遍,似乎是在给她做检查,然后就管自己坐在了套房的沙发上,吃起了之前放在茶几上的一盘三明治。


Dr. Turing这才意识到,这都是Shaw一早安排好的;她一开始看到这盘三明治的时候还想,怎么酒店套房里会放一盘里面全是芥末和辣椒酱的三明治。


联想到Harry的势力,Hans的身份,以及前阵子从NYPD的Fusco警探那里听说的黑帮纠纷,Dr. Turing一下明白了前因后果。


“你今天下午的……那些行为,都是为了引出Hans吧?甚至包括到我这里来治疗?”


Shaw看了Dr. Turing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欣赏,随即淡淡地说:“如果不是因为Harold的碎碎念,我才不会看什么心理医生。”


“所以,是因为你发现Hans正好在我的办公室里装了摄像头,于是将计就计,对吧。”


Shaw没有回答,只是擦了擦嘴,然后开始脱衣服。


Dr. Turing的脸迅速窜红,紧张地别过头,“你要干嘛?”


Shaw皱了皱眉,一脸自然地说,“我要洗个澡。”


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Dr. Turing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点头,打开电视来转移视线。


Shaw只管自己脱完了所有衣服,然后走进了浴室。


听到浴室的水声,Dr. Turing紧张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一些。


自己也不是什么少女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下如此害羞。


或许是因为不小心注意到了Shaw背心下漂亮的肌肉线条。


难怪之前抓着自己的腰的力道那么大。


发觉了自己思维危险的发散方向,Dr. Turing赶紧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电视上。


然后不知不觉,Dr. Turing就睡着了。


等她迷迷糊糊转醒,却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抱着同样不着寸缕的Shaw躺在套间的大床上,而天已经大亮了。



评论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