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r10295566xs:

∥照攻受这篇应该偏向Root攻。 (?


∥设定捏造成分有。


‖逗比向。


∥破英文注意。


 ×××


   往往一个人处于生气的氛围下脾气都会异常暴躁,这点完全在Shaw身上证明了。


  偶尔一起出个任务听个几句倒还好,但是这次居然要跟某个傢伙同居一星期,这让Shaw不时浮现乾脆撞牆去死的念头。称不上生气的情绪,那啥,应该说是厌烦,任务才开始两天不到,Shaw二十四小时无时无刻都会不定时的被骚扰,而犯案者就是她最熟稔的对象,—某个自称Root的女人。


  原本性格就不太稳定的人,你说如果有一个人整天不时围绕着你说一堆甜言蜜语,我想翻白眼都快要翻到休克了吧。前几日,机器跑出了两个号码,偏偏Finch跟Reese两人都置身在国外,无法立刻脱身,于是Shaw开启门准备要去外头的瞬间,眼帘映入的是笑得甜腻的Root。


  My god.


  这次的号码分别是两位年纪相差五岁的男性,Joe及Coak,两人都任职一个非常奇妙的工作—夫妻指导员。先别提刻板印象的问题,这到底是什麽鬼工作,再来就是你如果结婚后发生问题找的却是年将六十岁的长辈你能谈的下去吗?


  这还不是最惨的,Shaw悻悻然放Root进来屋子后,Root一脸严肃的看着Shaw,或许是Root一年四季都是那种挂着笑容的神经病,突然这种反差让人觉得浑身不对劲。


  「她要我们扮成新婚夫妇接近Joe和Coak。」


  当Root说完这句话后,Root脸上也挂着一脸诧异的表情,则Shaw是完全无言、无奈、无力,她想立刻找一个沙包发泄。语音落完时,单音响了起来,Shaw明白那是自己家的门铃,一步併两步跨往门前,凝神想像着外面是何种人?事?物?毕竟她现在除了闷闷的情绪也没有其他了。


  一个包裹就这麽被放在地上,寄件者匿名,收件处大大写着Shaw。Root因为好奇而跟了出来,偷偷摸摸观察着Shaw伫立在原地的背影,Root轻声唤了声她的名字。


  Shaw打算直接无视喊叫,蹲下身把包裹拿进来,不好气的把门踹上。她潇洒的直接把胶带撕下,几乎快崩溃的心中想道反正还能多惨呢?


  一件黑色西装和白纱静静躺在箱子内。


 


  ……Fuck。


  Shaw很自然的爆出粗话。


 


  ×××


  「看起来就像是Harold寄的。」


  Root拿起了白纱摇摇晃晃端倪着,一边说出自己的推测,嗷,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为什麽还要用匿名寄!Shaw抓起桌上的梨子,也不在乎是否清洗过就狠狠咬了下去,狰狞看着似乎很喜欢那些衣服的Root。


  「Shaw,她说我们要穿这样子去找他们,立刻。」


  「立刻?妳是指我们要穿着这蠢毙了的衣服走在街上?」


  「Right.」


  Shaw蹲在Root身旁,默默打量着衣服,老实说材质貌似是高级品,但她完全高兴不起来。Root碰了下耳边,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她说我们不能被发现是装的,so,Sammen,新娘就拜託妳了。」


  「Why!妳不行嘛?」


  「她吩咐我照办,更何况……」


  Root从箱子裡拿出一长条白布,看起来似乎很有弹性,尾端还有扣环相称,Shaw不明白对方的意思,眼神迷茫跟Root互相交汇,Root立刻瞭解她的意思,先是叹了口气,左手拿起西装,右手拿着的白布捆到了西装前方,Root视线自然飘到Shaw若隐若现的肌肤后往上移到Shaw的双眼,勾起奇怪的笑容,看的出来Root头上掉满了黑线,因为她跟Shaw比起来真的比较适合扮男方。


  「我相信妳会很合身。」表情一转,几分轻浮的讚美掠过Shaw的耳畔。


  「......。」


 


  Root拉了下鬆落的领带,缓慢从更衣间走出,带着玩味的弧度打量着Shaw,对方白了她一眼。如果要说Shaw现在的心情,大概就是狂找人干架的情绪吧,Root笑了笑,毕竟Shaw是个很好懂的女人。两人锁上了门,将武器塞进衣服暗袋后走上街头,当然的就引来了不少閒言评论,首先是一个带着孩子的妇女,才约十岁的女孩伸手指着两人,随后妇女把女孩的手按了下来,耳语了一番加快脚步往前走;再来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用着下流龌龊盯着Shaw,Shaw并不是个笨蛋,现在上前冲去揍他一定会引发骚乱,更何况Root完全拉住了自己的手,一派轻鬆看着Shaw的侧脸。


  「Root,放开。」Shaw警告着。


  「sweetie,我们现在可是新婚夫妇。」Root用笑容回应着对方即将爆发的怒火。


  在两人的谈话间,方才的高大男人早已消失不见,Shaw深深觉得Root这个溷蛋一定是故意的,我是说,你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了,完全有种〝哈哈哈妳被我骗到了〞的欠扁神情,为什麽当时是朝她肩膀开枪而不是心脏,why?Shaw简直想枪毙了自己。一位长相清秀的高中女生走过,她正好与Root的双眼对视,女高中生伸进书包裡头翻找,这让Shaw起了戒心,没想到她拿出了手机,喀擦一声拍了照后转身走人,Shaw非常笃定,她转过头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天杀的。


  「Root,为什麽这次任务时间这麽久?」像是放弃挣脱的猎物,Shaw耸了间,目光回到一直紧握着她不放的女人。


  Root扬起笑容,Shaw其实很好奇她一天中到底何时不是挂着笑脸,感觉笑到嘴角都僵掉了。她停下脚步,红润的嘴唇澹澹吐出了几个字。


  


  「我们到了。」


 


  ×××


 


  「妳好,Shaw女士跟......Root女士?」Joe坐在两人的前方,似乎不太确定自己是否该如此称呼两位。


  「嗯。」Root露出甜甜的笑脸,回应道。


 


  一旁看Joe不停冒冷汗的Coak接了话,「Well......只要有爱就会幸福的,请问两位有什麽问题?」


  这句话一出让Shaw翻了个白眼。


 


  Root压根就没有使用那个束胸,白色衬衫就算盖上了黑色西装外套微微的起伏还是看的出来,Shaw猜想,机器的原指令应该是她们两人其中一人要扮男装吧,很明显的,Root从一开始就没有此打算。她的打算是刻意藉由这次任务来尽可能的调戏Shaw,例如刚刚的牵手,还有一点就是任务的时间。


  也太久了。


  Shaw压住了今天异常活动的眉间,皱起眉头的次数已经多于她杀过的人了。Coak试图唤回出神的Shaw,「Shaw女士?」


  「嗯。」Shaw随即扬起笑容,应付对方。


 


  「Um......来谈谈妳们对对方的看法?」不知什麽时候戴上眼镜的Joe手中转动着钢珠笔,另一手拿着空白的笔记本。


 


  「可爱的面瘫傲娇。」


  「近乎神经的控制欲强大。」


   


  两个大男人同步傻了眼,憨呆的样子看在旁人眼中令人发笑。这两个女人是怎麽回事?!正常人吗!


  较为冷静的Coak又继续提问。


  「那麽对方有什麽缺点呢......?」


 


  「神经病,总是露出令人噁心的笑容。」


  「暴力倾向及不坦率。」


 


  ......。


  这两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麽事情,是这两个人本身就有问题。


 


 


  哈呼— 


  Shaw踏出门外随即吐了口大气,Root倾过身偏了下脑袋,圆滚滚的大眼像是在询问着对方为何如此憔悴,Shaw扭过头,顺道把Root紧抓不放的手甩掉,自己就这麽跨步往前走。Root没有急着追她,而是放慢脚步悠然的跟在后头,她很清楚Shaw穿着这身衣服绝对不好行动,反观之西装,行动还真方便。


 


  白日将尽,夜晚的脚步来到,店家纷纷有默契的打开了灯火,原本晦暗的道路霎时充满点缀的光点,有点像一大群萤火虫过境的感觉,非常浪漫。Root享受着置身的宁静,却不忘顾及Shaw的去向,Shaw越走越慢,两人的距离逐渐拉近,直到最后Shaw完全停下脚步。Root追上她时,只见她脸色黑了一大半。


 


  ×××


  


  水流声盪漾着偌大的房间。


  鹅黄色温暖了看起来冰冷的空间,一台电视,一间厨房浴室卧房,整个就是很简约的房间。很好,唯一的一间卧房,唯一的一张单人床。


  很好,非常好。


  


  Root出门了,她并不想追问原因,Shaw拿起遥控器打开频道,老实说根本没有在认真看节目,而是苦恼待会的事情。半个小时前,Shaw接到了Finch的邮件,上面写着她跟Root两人必须找间饭店一起住下,方便行动。Shaw深邃的瞳孔完全愣在其中一个词上。


  一起?


  Shaw把绮丽的白纱裙换下,换成了一件轻薄的无袖T-shirt,整个人几乎快陷进沙发中。好累,莫名的好累。她半睁眼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牆上的时钟。


 


 


  叮咚—


  Shaw打开门,门外的人暧昧说了声honey就直接被Shaw当空气忽略,门外人挑挑眉扬起嘴角。Root一来到这裡时马上就换上了一般短衫,抓了风衣就往外头跑,现在的Shaw被Root手上的提袋黏住了目光,Root把塑胶袋裡的东西一一摆到桌上。


  「Dark Rum?」Shaw盯着被光线反射闪耀着的瓶身问道。


  「You guessed it.」Root微笑,转身拿起了玻璃杯。


 


  液体的光泽佔据了Shaw的视线,认识Shaw的人都知道她很喜欢没事小酌,所以酒量似乎还不错,曾经得知这点的Root后,果断放弃用灌醉的方式来绑架Shaw的念头。Root把杯子推进了Shaw,泛起无害的笑颜。


  Shaw接过,啜了一口,也扬起笑容,「还不错。」


 


  「那麽,Sameen,今天我们一起睡?」Root扭过身往Shaw身上靠去。


  「休想。」Shaw假笑,然后恢復平常冰冷的表情。


 


  Root面露失望,发出咿咿呀呀的呻吟,垂下蝶睫,几分可怜兮兮的样子又问了句「真的?」,看起来惹人怜爱的侧脸不时对着Shaw撒娇。如果Shaw不了解Root这个人,可能就这麽被对方的容貌拉近深渊。Shaw故意学了Root平常的......机车脸笑而回覆对方,Root扁扁嘴,将头转回前方的电视节目。


 


  「希望妳已经做好了睡沙发的心理准备。」Shaw微笑,起身准备回去享受暖绵的床铺,不知何时桌上的酒瓶已空空如也。


  Root明显能闻到Shaw的酒气,这让空气瀰漫了暧昧的气氛。Root伸手拉住了Shaw的手腕,Shaw扭过头看着Root,试着解读这女人表情的意思。Root带着危险的弧度,偏偏头故做模样对Shaw卖萌,手上悄悄冒出了支电击棒。


 


  「或许妳能在陪我一下,sweetie?」Root起身,步步逼近对方精緻的小脸。


  「Are you sure?」Shaw反手箝制住Root双手,电击棒应声掉落,这次换Shaw脸上出现了不怎麽友好的笑容。


 


  Root将脸凑近对方,褐色眼瞳愣愣盯着黑色眼瞳,过长的睫毛搔的Shaw有点痒,但是Root已经被止住了行动,现在她能怎麽样呢?两人沉默半晌,飘逸着的紧张气氛尚未散去,倏然Shaw眼睛中失去了光彩,一阵发晕腿瘫了下来,Root也被拖了下去。


  Root居高临下看着无力躺在地上的Shaw,鬼魅的眼睛似乎回答了刚刚的疑问,她倾身吻了Shaw的眼角。


 


「Sure.」


  


  ×××


 


  任务来到了最后一天。


 


  那两个人原来压根只是要寻找他们之前的杀父凶手,两人的真实身分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双胞胎兄弟,鬼知道谁想出了这麽离奇的职业。Shaw与Root把两个人捏造成因为嗑药的情景报了警,要说那些药是哪裡来的,很简单,看看某个天才黑客就明白了。Root按掉了耳机开关,看起来是已经跟她报告好了,对Shaw抛了个媚眼。


  Shaw以白眼反击,把先前的西装与白莎收入箱子,重新封起来,她笃定绝对不想有第二次在看到它们,绝对不想。她把箱子丢到了空旷的郊区,点了火直接丢过去,火光吱吱应在Shaw的瞳孔上。Root无声无息走到Shaw身边,更无声无息把一支棒棒糖戳给Shaw的脸颊。


 


  「我猜妳会喜欢。」


  Shaw接下糖果,仔细端倪了一番,深怕这又动了像先前一样的手脚。


  「Shaw,放心。」


  Root拍了Shaw紧绷的肩膀,这麽安慰道。


  「想不到妳居然在酒中下药,而且还是很勐的那种,害得我头好痛。」


 


  Shaw拆开包装,一口含住像是柑橘口味的糖果,口齿不太清晰抱怨着,Root耸肩装做无辜,这让她又招来了Shaw的白眼。


 


 「Hey,Sameen.」Root喊了身旁人名字,把手机萤幕塞到Shaw面前。


 


  一张自己带着动物耳朵的熟睡照?


  Shaw沉下脸,澹澹对着Root露出笑容。肯定气炸了,Root边笑边想,即使如此她还是继续耍口技,「So cute,right?」


 


  「......Shit!」


 


  那个晚上,Shaw因为药效的关係不到五分钟就睡着了,Root根本无法对她做什麽事情,嗯,因为她觉得这样实在太无趣了,也懊恼自己的药量判断错误,于是那智商还算不错的脑袋闪过一个念头。


 


  天杀的谁会知道哪个人会随身带着奇怪的东西,噢,除了一个名字Root的傢伙。


  《Fin.》


弱弱的写了一篇,发现自己站的是根妹攻的一方

以下涂了下文中的情况,根妹表示爆炸ww


评论

热度(15)

  1. JFM01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