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西瓜绫子:

Awoke Memories (下)

【肖根】原创短篇。

电梯间
【上】http://sarfl.lofter.com/post/1ddf96d1_a68c2a6
【中】http://sarfl.lofter.com/post/1ddf96d1_a695ff1
【完结】

http://sarfl.lofter.com/post/1ddf96d1_a701cde





纽约这座城市永远不缺乏快乐或者悲伤,不过这一切与Shaw无关,Shaw明白自己是没有感情的,不过现在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于Root这个名字那么执着?可能是因为撒马利亚人隐瞒了关于她的身份也可能是因为褶子老头的那句小女朋友,谁知道呢。


然而其实早在见到那个叫Root的女人的时候,早在她喊自己Sameen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有些不对劲了,比如居然耐心的听她对自己调情,再比如没有直接杀了她。Shaw玩弄刚刚顺手牵羊的手机然后突然笑的有些得意,还好她早就做了些准备,她放了一个定位器在那个女人身上本来是想当作诱饵追踪那两个同伙的。


可是想到这里Shaw脸上得意的笑挂不住了“噢老天,为什么坐标就停在一个废弃的地铁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呢!。”Shaw懊恼的嘀咕着,她想可能是他们发现了Root身上的定位器然后扔在那了。Shaw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窝在沙发里,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在手机屏幕上,唯一的线索陷入了僵局。


可是没低落多久Shaw就从沙发上撑了起来。因为她想起那个地铁站附近有一家好吃到让她天天吃都愿意的三明治店,尤其是加满芥末以后…Shaw的眼神恢复了光芒,她想或许可以先吃完三明治再想其他办法。Shaw麻利的塞了一把枪在自己的高筒皮靴里,然后快步离开了自己目前租的房子。


再一次听到女店员愤愤的警告说下次要多收钱后,Shaw满足的拎着装着三明治的纸袋子晃到一个在大树底下的长椅旁,一边坐下一边迫不及待的撕开纸袋。狠狠的塞了两大口以后,Shaw眯着眼睛享受芥末带来的独特的刺激。

“汪汪汪”
Shaw睁开眼睛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一条黑棕相间的马里努阿犬正兴奋的朝她跑来,Shaw讶异的扬了扬眉毛,难道现在的狗也喜欢芥末口味的三明治? Shaw伸手摸了摸那只狗狗的脑袋:“虽然你真的很可爱,可是我就一个三明治了,抱歉。”


"Bear?come back."
Shaw蹲下来注视着狗狗的眼睛:“你看,你主人叫你了,快回……”Shaw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熟悉的画面,“Oh,天呐。这不是那天和那两个男人一起的那个品种的狗吗?难道…”Shaw快速的起身躲在了树后。


Finich一瘸一拐的伸长脖子东张西望:“Bear?where are you?"“汪汪”Bear歪头看了躲起来的Shaw虽然困惑可还是乖乖的跑回了Finich身边。“oh Bear,你看到什么了,快走吧我们。”Finich弯腰将遛狗绳扣好然后重新夹了夹腋下的公文包,牵着Bear离开了。


“果然是他”Shaw低低的自言自语:“我就说没有什么事情是一个三明治解决不掉了。” Shaw把剩下的三明治一口气塞到嘴里,潇洒的把纸袋揉成团,一个漂亮的抛物线扔到了远处的垃圾桶里。带着因为塞了太多三明治而闭不上的嘴悄无声息的跟上了Finich。


走了一段时间,拐了无数个弯,终于在Shaw感觉又走饿了以后,Shaw看见了公路旁的勉强算是小树林里有一栋小别墅。看着Finich进了大门以后,Shaw溜到后花园,刚翻过矮篱笆抬腿往前走Shaw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她环视了一下四周,果然都是机关。到底在花园里藏了什么宝贝才会这么戒备?Shaw暗自思索着花了不少时间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机关。


避开机关后Shaw觉得自己更饿了,她瘪瘪嘴拨开灌木,Shaw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两个墓碑?!而且其中一个还是自己!Shaw觉得活着看见自己的墓碑的感受还真是非常……有趣。还没等Shaw仔细看另一个是谁,Shaw就发现了更加吸引自己的东西,眼睛男端着一盘牛扒放到了嗯…算是自己的墓前,然后就急匆匆的进房间了。


Shaw几乎是扑到那座墓前,端起牛扒,她想放在自己幕前的就是给自己的不是吗?然而当她端起牛扒触碰到墓的一瞬间,Shaw听到警报响起伴随自己背后一麻,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在晕过去之前她好像看见了眼睛男冲出来看到她以后不由自主的停下来满脸见鬼的样子。


一个梦…
又做那个梦了
Shaw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常常会梦到一个棕色头发的女人带着狡黠的笑容歪着头看着她,甜腻腻的喊着:sweeties
或者轻笑着认真的说:“we are prefect for each other."然后画面一切,那个女人扒着铁网疯狂的喊着哭着,可是四周是如此的安静,Shaw听不清那个女人在在喊什么但是Shaw却讨厌看到这一幕,很讨厌,找不到任何原因的讨厌。往往这时候她就该醒了,可是今天却没有,Shaw的四周一片空白,她茫然的往前走似乎听到有人在喊Ms.Shaw 可是她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只好跟着声音的方向走。






Shaw穿过这片如同浓雾的空白后,虽然在梦里可是她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的头疼,疼到她掏出腰间的小刀想要狠狠的刺伤自己。在一片天旋地转之后,Shaw睁开眼睛看到一双手,黑色的指甲油衬的手更加白皙起来。Shaw看着这双手不受控制的慢慢摸了上去,她看见了很多从前在TM小分队的事情,以及Root的一张张不同的表情,最终定格在 Shaw开枪射Root前Root甜腻的笑以及不相符合的充满悲伤的眼睛。


Shaw一下惊醒,看到Finich站在床边:“oh,Ms Shaw 太好了,你活着嗯……我是说你醒了。你怎么找过来的?你怎么逃出来的?都发生了什么?还有…啊 抱歉 ,我想你现在需要休息。” Shaw直直的看着天花板出神,她现在的确需要理一下思路。“嗯……Ms Shaw 你还记得我吗?我发现你大脑好像动过刀…” Finich小心翼翼的问。Shaw看向他:“Finich。” Finich松了口气,“那真是太好了……等等你去哪?”Finich 看着Shaw从床上突然一下跳起跑了出去,连忙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


Shaw虽然早就认清自己亲手开枪打了Root的事实,可当她看到那个在她墓碑旁的那个真的就是Root的墓碑以后,Shaw还是愣住了,她觉得浑身上下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绑架了,Shaw疑惑这种没有被枪打到却好疼的感觉。

“她最后说了什么?”Shaw背对着Finich平静的问。
“Ms Groves回来就没再说过话了。”Finich沉默了一会,“不过我想你应该有权听一个故事。这是Root买的房子不过不是给她自己的,而是你们的,确切的说是Ms Groves给你的家。”


Finich看到Shaw的背影颤抖了一下但是她依旧沉默着。“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圣诞节那天Ms Groves 第一次带我来这里,她给我看了你的墓碑,然后告诉我,我搬来这里和Sameen 同居啦,祝福我们噢。”


Finich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沉默着,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Ms Groves对我说,如果哪天我回不来了让我安眠在Sameen旁边,我已经精心挑选过我的遗照了啦。
……还有请记得每天替我做一份牛扒给她,答应我好吗。”









Shaw如梦初醒,她清楚的听到她声音里的颤抖:“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之前你做了牛扒给我?这就代表Root…她不能做了是不是?”


Finich伴随叹息的声音顺着风顺着风被剪碎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灌进Shaw的耳朵里:“因为我答应她了。”




(下一篇就结尾啦,文笔粗糙谢谢看完的你,不嫌弃的话请点一下爱心❤️ 谢谢)

评论

热度(37)

  1. JFM西瓜绫子 转载了此图片
  2. 波板糖西瓜绫子 转载了此图片
    💔
  3. 长颈鹿西瓜绫子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