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一般人的生活

AA天使家的大锤爱吃牌熨斗:




【就是有宝宝什么的。】


【非正经向】






——怀



寂寞的深夜,周围充斥着消毒水味


Shaw颓废在医院走廊边提供休息的排椅上,眼神放空,浑身无力


从窗户那里吹进来的冷风把Shaw本就不炽热的心吹的更凉了。她从下午坐到深夜,间隔一个小时没吃东西了


今天是Root的待产日


不管是过去九个月还是九个小时,这位杀人不眨眼没公德心没道德底线的女人怀孕从什么时候想起来这都是一件值得细细推敲和吐槽的事情


时光荏苒,和Root结婚满三年,也是在第三年,Shaw被心爱的妻子威逼利诱每天又哭又闹不给洗衣服不给煎牛排不让上床睡觉最后无奈之下点头答应了她们之间可以再要个宝宝的协议


Oh,Fuck


就算要了孩子,Root还不是每天又哭又闹自己给她煎牛排给她洗衣服还不让和她睡觉


Shaw觉得已经够了,这免费当的保姆


一个可以随时随地爆炸自我的反社会型二轴窜天猴混到这种地步也是心理医学史上病人名单中的败类


不过换个角度想,是选择继续当保姆还是选择在今天这个解放日再耗上那么几个小时两个选项里,Shaw肯定会很没志气的选择第一个


因为Root他妈的收走了Shaw身上的钱包证件钥匙手机,连个钢镚都不给她留


Shaw想去饿虎出山似得去抢便利店,但是没枪啊!哦对,我还有身手,但是没力气啊!Shaw连可以蒙头的东西都没有。为了方便,其实是怕Shaw偷藏东西在身上,待产孕妇没有丝毫怜悯心,干脆利落的拿走了Shaw的大衣


短短几个小时,身下坐着的塑料椅捂热了又被吹凉了,漂亮的护士小姐愁眉苦脸的来了又喜逐颜开的走了,家属来来回回,病人哭哭啼啼,喧闹的医院里不变的光景就是坐着不动胃里打雷似得响着的黑发女人


唯一能够填饱肚子吃到东西的方法就是



“Sameen。”Root的声音从脖子上挂着的婴儿手机传来


Shaw扶着椅子赶紧起身冲到Root所在的病房前,二战胜利后人民彻夜欢呼的欣喜都难以形容现在Shaw被呼唤的心情。Shaw猛的打开门


“怎么了!”Shaw快步走到Root的身边


“肚子开始疼了。”Root无力地呻吟


“我在这,”Shaw大力握住Root从被窝里伸出的颤颤巍巍的手,“我就在你身边。”


“恩。”Root欣慰的咧开嘴回应Shaw一个憔悴的微笑,手从Shaw合握住的掌心里抽出,拿起床边小桌上Harold送的果篮里一个苹果,给了Shaw


“我说九个字,”Shaw接过苹果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你应该再给我一个梨。”


“满十个字的甜言蜜语才有两种水果Sameen。”听到Shaw及时的安慰,Root满意给自己掖了掖被角


没能得逞的Shaw赖在床边不走,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Root


“Fine,给我一个吻就给你梨。”


Shaw爽快的倾身,双唇在Root额头上轻轻一点


“呐,给你梨。”


“再给两个葡萄。”Shaw眼尖发现果篮里有散装的葡萄,直接占起了便宜


Root想了想,手指夹起从梗上脱落的葡萄放在Shaw的手心,“去外面等,要记得时间到了叫医生。”


Shaw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至少这些换来的水果能撑一段时间,而且说一两句哄人的话又不会死,Root又是自家老婆,Shaw觉得划算的很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Shaw被卖了三年还替人数钱





——生



Shaw在手术室外探头探脑,Root刚被推进去不久。Shaw平静下来后恍惚了精神,看见镶嵌在眼前厚重气密门上的一小块玻璃映着她此刻的面容,Shaw仔细的看了一会,然后有些厌恶的扭开头,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左右手指互相绞弄


“Mrs.Shaw进去了吗?”得到消息一路上飙车赶到医院的Harold一拐一拐的走了过来。现在初春的天气不算热,夜里甚至还会降温,但Harold额上还是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Harold拿出手帕擦了擦汗,瞥眼看到Shaw抬眼紧盯着自己慌慌张张的样子,心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和尴尬。Harold在Shaw边上坐了下来,宽厚的手掌在横在半空中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搭在Shaw的肩上,良久后才开口,“Mrs.Shaw会没事的。”


“我看起来会很紧张吗?”Shaw抬头认真地问道


“有那么一点点吧……”Harold不好解释Shaw现在的样子


神色淡漠的端坐在椅子上有意无意地把玩手指,看起来只像个杀意绝伐的古代君王


Shaw听了Harold不像撒谎的回答,心里松了口气,她抹了把手心,还好,跟Harold一样,她也出汗了。这些身体反应都表示,她真的有点紧张,不像刚刚看到的那样,面对Root推进手术室而面无表情的自己



时间滴滴答答的过去了



一向耐心最好的Harold在漫长的等待中也忍不住托腮打起了瞌睡,Shaw一点也不困,奇怪的是连饥饿感也不再那么强烈。Shaw依旧垂眸,把玩着手指,脸上表情风云变幻,一会嘴角上扬,那是想到孩子考上大学的时候;一会满面愁容,那是想到孩子叛逆期的时候;一会叹口大气,那是想到孩子即将叫她和Root妈妈的时候;一会怅然若失,那是想到和Root一起牵着孩子的手去公园玩的时候……


催人命短的时光在她对未来拥有这个孩子的生活幻想中飞逝


直到Fusco拎着装三明治的牛皮纸袋在眼前晃,Shaw才从幻想中抽离


“你怎么了?”Fusco拧巴着脸,“看起来有点不太好。”


“在担心Root吧。”Reese不怀好意的站在一边贼笑


Shaw不甚烦扰的合眼捏了捏鼻梁,“任务做完了?”


“是,一做完就赶来了,还顺便买了三明治。”Fusco递给Shaw纸袋


“Good。”Shaw刚拆开包装医生就从手术室开门走了出来


“家属?”医生皱眉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三个大男人和,嘴里塞着三明治的女人


“我们都是Samantha的家人,”Harold有些激动,往前迈了几步到医生面前,“怎么样了?母亲还好吧?”


“生了个女孩,母女平安,”医生摘下口罩,带着骄傲的微笑恭喜这幸福美满的家庭


Harold回首和另外两个已经笑开了花的大男人相视,愉快的气氛瞬间弥漫了空间


“Shaw?”Reese注意到Shaw此时的不对劲


“我去一下厕所。”Shaw不识时的撂下这句话,转身走去厕所




“God!God!God!God!”女护士一路狂奔,冲回护士站后抚着被吓得扑通扑通的心脏念叨个不停


“怎么了深更半夜的?”护士长被女护士着了魔似得行为惊到了,“你不是去上厕所了吗?”


“听我说,听我说,”女护士指着厕所的方向,结结巴巴的说道,“刚刚有个束马尾黑头发嘴里塞着三明治的女人进去厕所,然后开始笑个不停,边吃边笑,边笑边吃,还差点噎到。”


“我们是不是应该报警啊!!!”





——育



“Sameen!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一三五穿我买的纸尿裤,二四六穿你买的纸尿裤!星期日让Harold和Reese石头剪刀布决定穿他们其中谁买的纸尿裤!”Root气冲冲的声音从隔壁婴儿房滔滔不绝的袭来,“今天是星期五!你为什么又偷偷的给她穿你买的纸尿裤!”


生完孩子后只觉得Root在家里变得更加凶残了


“我买的才是最好的,不要试图去否认,”Shaw叼着牙刷,从洗手间出来,倚靠在门框,含糊不清的说道


Root气得牙痒痒,打算不理会Shaw的歪理,伸手要抱起孩子


“嘿!来洗手刷牙!”Shaw提高音量,嘴里牙膏沫子横飞



在浴室里


Root喋喋不休的和Shaw争论该穿谁买的纸尿裤,后来战争升级,该喝谁买的奶粉;该由谁带宝宝去早教中心;该谁来给宝宝唱摇篮曲


“不是我说,你那五音不全的嗓子是在谋杀孩子。”Shaw双手重叠抵在水流下掬捧了一汪清水,俯身往脸上泼


“什么?!”Root手里一使劲,把半管护手霜全挤在了手上


犯了错的Root呆呆的看着掌心一坨抹20双手都还有剩的白色膏状物


“恩?”Shaw紧闭着眼,抹了把脸上的水,直起身子四处摸索干毛巾


“干毛巾在这。”


Shaw身子转向声音源处,伸出双臂准备拿毛巾


“啪!”


Root极其迅速的穿过Shaw的两臂之间把手里多余的护手霜拍在Shaw的湿乎乎的脸上


Shaw懵懵地往后踉跄了几步,斜靠在墙上


“这样洗会干净点。”Root看着Shaw半天没回过神的囧样实在憋不住了,噗嗤笑出声


“Root你个!”Shaw迟来的怒气像岩浆破层一样直冲头顶即将喷发


“嘘,”Root轻声的说,“你会把她吵醒的。”


“混蛋。”Shaw嘶哑着嗓子小声骂到,手指抹开眼皮上的护手霜,眼睛勉强睁开一缝看着Root


两人互视了一会


Root抢先一步跑出卫生间,捂着嘴无声地狂笑。Shaw出手太慢,Root睡衣衣角在她手心白白游走,丢失良机的Shaw像头豹子一样虎跳出去,追着Root在客厅打转



Shaw家喜添一女,然后她家现在有三个孩子了



“Sameen你要是再给宝宝偷穿你买的纸尿裤我就把你买的所有婴儿用品都扔出去!”











————作者:昨天给个巴掌,今天给个糖


开心吗,迷妹们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