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翻译】【肖根大学AU】Hate the Player [18]

sailorlf:

電梯間:{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後面的樓層被懶癌吞了==]

 

是否原創:譯文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54473 

 

作者:bruisespristine

 

翻譯: sailorlf 

 

校對:  @chain  

 

授權見第一章 

 

等級:Explicit

 

警告:沒有 

 

配對:Root/Sameen Shaw Harold Finch/John Reess

 

角色:Root, Sameen Shaw, John Reese, Harold Finch, Zoe Morgan, Joss Carter, Martine Rousseau

 

TAG:大學AU,慢熱,足球,酒精,敲詐,暴力,錘受

 


                                           Persuasion

NOTES

 

內容預警:提及未成年性愛、半推半就

 

 

 

四天後

 

「接Root出院前幫個忙。」Shaw瞪著眼把手抄到衣服口袋裡。她討厭麻煩人。

 

Zoe從電腦屏幕前抬起頭看了會兒Shaw後點頭。「當然。」「十分鐘後能走了不?」

 

「可以,別擔心。我就換個褲子。」Zoe轉過椅子,Shaw朝她身上的小熊維尼睡衣翻了個白眼。「嘿,今天是大洗的日子!」

 

Shaw走出房間,一邊下樓一邊盤算著接下來怎麼做。Martine兩天前就醒了,但還一直在醫院裡。Caleb的律師說Martine已經錄了口供,但她仍被警方拘留,後續如何得看調查的結果。Shaw只想趕緊結束這件事,這樣她的生活才能步上正軌。

 

外面正颳風下雨,Harold開得很慢,Shaw在車後座有些不耐煩。John和Joss留在家佈置客廳。Shaw真希望他倆也來了。Joss總能找到跟Shaw聊天的話題,John是個很好的打鬥/嘲諷對象,而現在的情況卻是Zoe在後視鏡裡像個自豪的母親一樣一直對著她得意地笑。Shaw咬牙堅定地把目光投向車窗外灰色的天空。

 

停車場停了不少車,Harold去找車位,說好一會在Root的房間跟Shaw和Zoe會合。Shaw希望在Zoe的幫助下,她能偷偷溜進Martine的房間而不被其他人發現。

 

「你就設法去分散警察的注意力,不管怎麼做,我要去Martine的房裡一會。過會兒去Root的房間找你。」Shaw大步流星地往走廊走去,大長腿如Zoe也花了點時間才跟上她的步伐。

 

「你要幹嘛,Shaw?」她的語氣有些擔憂,Shaw瞥她一眼,翻了個白眼。

 

「如果你覺得我要殺她的話,並不是。我要…說服她認罪。」Shaw的手攥緊了口袋裡的塑料方塊物體,又想起了Root中槍時的臉,胃裡有些翻騰。

 

Zoe看了她一會後點點頭,似乎相信了Shaw的話。「你在這等著,我去打頭陣,你就…準備好溜進去吧。」Zoe眨眨眼繼續往前走,Shaw耐著性子停了下來,看著Martine房間的門和站在門口一臉無聊的警察。

 

翻了個白眼,她接受了Zoe的建議,照她說的等在那。Zoe走過了門和警察,然後突然像失去平衡一樣往地上倒去。那警察下意識地上前幫忙,而不知怎麼的Zoe設法讓兩人糾纏著都倒在了地上。Shaw跑了兩步,在警察忙著從Zoe的乳溝裡抬起頭的時候猛地拉開門溜進房裡,關上了門。

 

Martine的臉背對著門,Shaw不知道她是不是醒著的,但她還是跨步上前,清了清嗓子。Martine轉過頭,Shaw瞪著她,打量著她蒼白的肌膚、眼下的淤青,和頭上厚厚的繃帶。

 

Martine沒有回應,只是沒精打采地看著她。Shaw從口袋裡掏出記憶卡,拿上前給Martine看。金發女孩的眼睛微微睜大了些。

 

「對,你知道這是什麼。」

 

Martine呻吟著含糊發聲,「你想幹嘛,Shaw。」她的聲音有些刺耳,令人厭惡,而Shaw一想到是她把Martine打進醫院的就有一種愉悅感。

 

「真是有趣,你拿著槍出現在我家,還擊中了我的…女孩…我的朋…我的Root,擊中了Root時我也在問這個問題,」Shaw決定放棄思考要在Root名字前放什麼前綴,繼續說道,「我只要你向警方認罪。告訴他們你跟蹤了我,無法接受我身邊有了其他人,然後打算自己親手解決問題。再告訴他們你對Claire做了什麼。我看過那視頻了。」Shaw從未如此慶幸過自己一向單一的語調。她知道這樣的平淡語氣讓人很難解讀出她的情緒,也讓她的脅迫更加有力。Martine顯然知道有人在房間著火時拿走了視頻卡。而那卡里一定有足以讓她情緒失控以致出格的東西。能證明Martine做壞事的東西。Shaw能肯定那視頻裡的內容足以讓Martine寧願向警方認罪也不願交給他們。Shaw甚至猜想Claire可能在某些不安全的情趣play中受了重傷。而Martine當然不知道Shaw手裡的塑料卡其實只是Harold高檔相機的記憶卡,裡面充其量也就是一些John的裸照。

 

「如果我不答應呢?」Martine的臉更蒼白了,她的眼裡閃現著深深的絕望,而Shaw搖了搖頭。

 

「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把視頻放到網上去,那樣大家就都知道了。我敢打賭他們要是看得仔細的話還能認出Claire,你永遠也刪不掉網上關於你的東西。你的家人以及所有你認識的人都會看到這些。我知道你殺了Claire,我想給她家人以正義的審判和了結的安慰。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你可以和律師一起商討出一套辯詞,可能會被判個二十年。但你最好認罪。不然的話,我就會用上這個,」她揮了下視頻卡,「我那非常專業的律師絕對會讓你得到嚴懲,一生都逃脫不了。你想讓你的下半輩子都在監獄裡度過嗎?沒有假釋,而且你所有的出格行為永遠都不會離開公眾視線,鑑於這視頻會讓他們記住你就是那個把十五歲的女孩綁起來,艹她然後殺了她的瘋子。認罪吧。把事情弄得簡單些,不用走那些訴訟程序。這對所有人都好。」

 

Martine好像中了槍似的重重倒向枕頭,Shaw不由得又想起Root中彈倒下的情景,低聲咆哮了一聲,Martine點點頭。「好吧,你贏了,Shaw。」她聽起來像是被掏空了,痛苦無比。Shaw才懶得管這些。

 

「給你兩天時間。」

 

Shaw走過去打開窗,把腿搭上去後看著Martine,她的臉和床單一樣慘白。「再靠近她,我就殺了你。」語氣平靜,威脅的意味卻十分明顯。

 

Martine閉上眼,Shaw在從二樓窗檯邊爬下來利落落地前,好像看到有滴淚像墜落的鑽石般從Martine眼裡流了出來。

 

她穿過泥濘的玻璃到達停車場時看到Harold正一瘸一拐地走過水泥地,便在滑動門前等著他。

 

他看到了她。她身上被雨水打濕了,泥漿蔓到了小腿處,面無表情。「我需要些新鮮空氣。」

 

「嗯。」她跟上他的步伐,往Root的房間走去。Zoe看到他們進來了便從床上跳下來,挑眉看著Shaw。

 

Shaw微不可見地朝她點點頭,然後低頭看著Root。「準備好離開這兒了嗎?」

 

「天啊,當然。」Root急切地說,一個男護士匆匆進來幫她坐上輪椅。Shaw脅迫著讓他同意自己幫Root坐好,並負責推她出去。Zoe打開門,Harold在推Root去車裡的路上為大家撐起一把大傘。Root很安靜,Shaw不禁頻繁地瞥眼看她,她有心事。

 

「你還好嗎?」大家幫她坐在後座後她坐進去挨著Root,低聲問她。乘客座位後面的空隙很容易能容納下她的短腿。

 

「還好,只是…我在想我要怎麼…做事情。」Root撇嘴咕噥道,指著她胸前被藍色懸吊帶掛著的右臂。

 

「我們已經想過這個問題了!」Zoe在前座高聲說道,在Harold發動時轉過來看她們。「你住的地方離學校有半小時路程,這樣去上課太困難了。而且,考慮到你所有的朋友都有小弟弟,或者可能有?我們也不是很清楚…總之這不重要。考慮到你的所有朋友都是小夥子,那你在洗澡之類的時候需要幫忙的話就會很尷尬,雖然Leon已經毛遂自薦了差不多四百次。我們覺得你好起來之前可以跟我們住一起。我們這兒住著三個有小妹妹的,還有兩個基佬!簡直完美。只有Shaw會色迷迷地看著你,當然那完全不是問題。或者,你要是想回家的話當然也可以。但跟我們在一起更好玩呢。」她咧著嘴向Root露出一個400兆瓦的笑容,Root將目光瞥向一旁正刻意看著窗外的Shaw。

 

「噢,你們這樣想的,哈?」

 

Shaw沒有看她的眼睛,Harold正上坡往學校開去。「是的,你還不能開車,也走不了遠路。所以呆在校園裡比較好。」

 

「那在此期間我睡在哪裡?沙發上嗎?」

 

「顯然跟Shaw睡一起是最好的選擇。但如果她抓狂的話,我就去摟著Joss睡,你睡我的房間。或者我們把Shaw趕出去。反正我更喜歡你。你不用馬上做決定,我們晚點也可以送你回家。」Zoe愉快地宣佈完,轉過身看回路面。Harold把車穩穩地停在Casa Machine前。Root留意到門前掛滿了色彩鮮豔的氣球。

 

Harold禮貌地幫Root開門,她扶著他手臂搖搖晃晃地下了車,儘管不算顛簸,這一路也夠得她受了。

 

Shaw有些彆扭地站在那兒,直到Root向她伸手,她才伸出一隻手臂摟著Root的腰。Zoe嘴裡說著」哇哦「,趕緊拿手機拍了照。Shaw正想要鬆開的時候Root踩到了地上的小石子,她深吸一口氣,體內又是一陣劇痛。Shaw的手輕撫著她,攙著她慢慢走向門口。

 

Harold開了門,朝Root微微一笑,Shaw扶著她進門。Root的胸口抓緊了,她記起上一次自己在客廳門口的情景了。她的呼吸變得急促,但Shaw溫暖的手扶著她腰側,而當她看向她時,Shaw對她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這就足夠了,Root穩穩神,繼續邁步。

 

他們走進客廳,突然傳來一陣高聲的貝斯節拍,Root看到從牆上垂下巨大的標語。上面寫著『Homecoming Queer'[原意取自Homecoming Queen,返校節皇后。queer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啦]。最後一個字母「n」的一角被紙塊遮住了,周圍繫著更多氣球。

 

Root花了些時間來適應,她意識到整間客廳都被重新裝飾過了。之前白色的地方已被漆上了淡藍色,牆上掛著帶框的裝飾畫,之前的書架已被另一個不規則的低一點的代替。甚至Harold的椅子也換成了相似的另一種型號。地板換上了厚厚的條紋地毯,甚至窗簾也換了。這與之間的客廳大相逕庭,Root緊繃的胸腔稍稍鬆了些。

 

歌詞入耳的時候Shaw正溫柔地捏著她的身子。「她被擊倒了,但又站了起來,你永遠無法阻止她。」Chumbawumba樂隊熟悉的聲音充滿了整個房間,大家熱情地跟著唱起來。Shaw扶著Root坐在Harold的新椅子上。支撐Root身體時她的肱二頭肌鼓了起來,Root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撫過她的肌肉,Shaw任由著她,然後靠在椅子扶手上。她站得近,如果不是Root非常需要她近在咫尺,她大概不會和她貼得如此近。這讓她想起當初用電擊槍放倒攻擊Harold的人之後,Shaw站在她旁邊時的情景。這踏入了她的個人空間,但令人愉悅。

 

Joss端著一盤Root最喜歡的食物走了過來。Root不知道她怎麼知道自己喜歡這個的,但聞到糖醋肉的味道後她滿足地呻吟。「呃,謝天謝地終於可以不用吃醫院的東西了。給我!」

 

她有些笨拙地將盤子放在膝蓋上,左手拿著湯匙,餘光掃到Shaw正看著她。

 

歌曲放到「Guns don't KillPeople, Rappers Do」時,Harold微笑著看著Zoe和Joss把John拽過去即興跳起舞來。Root翻了個白眼,疑惑地看著Shaw。

 

棕髮女孩只是聳了聳肩,從Root的盤子裡撈了塊豬肉。「別看著我,Zoe弄的播放列表。」

 

「還有'Homecoming Queer'?」

 

Shaw笑了,滑下椅子去廚房拿她自己那盤吃的,Root有些驚訝她等了這麼久才去拿。「結果他們並沒有寫著『感謝救命之恩』的標語。」

 

等列表裡的歌都放完了(包括『Hit Me With Your Best Shot'和『Titanium'等一系列違和的歌),John和Shaw便把舒適的椅子搬到更大的新沙發旁邊。Shaw坐在Root前面,肩膀倚著她的膝蓋,Harold打開電視。

 

「我們找了些你行動不便時可以看的電影。你要挑一部嗎?」Root意識到他們打算這一天都陪著她,即使他們現在本可能應該要上課的,不禁覺得胸中充斥著一股暖意。

 

Netflix提供了很多節目,Root翻了幾分鐘後選中了《銀河追緝令》。片頭字幕出現時,Shaw的手掠過Root穿了襪子的腳。她的肩膀依然很痛,Root在想自己還覺得很開心是不是很奇怪。

 


 

【歌詞有些出入,但文中提及的Chumbawumba那首歌應該是Tubthumping。意外得有些帶感,滿滿年代感的一首歌。小腿抖起來,肌肉抖出來。】

评论

热度(107)

  1. JFMsailorlf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