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翻译】【肖根大学AU】Hate the Player {十五}

sailorlf:

是否原創:譯文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54473 
 
作者:bruisespristine
 
翻譯: sailorlf 
 
校對: chain 
 
授權見第一章 
 
等級:Explicit
 
警告:沒有 
 
配對:Root/Sameen Shaw Harold Finch/John Reess
 
角色:Root, Sameen Shaw, John Reese, Harold Finch, Zoe Morgan, JossCarter, Martine Rousseau
 
TAG:大學AU,慢熱,足球,酒精,敲詐,暴力,錘受 
 
【Amy·人妻傻白甜·一笑就裂·我最招人愛·我腿長一米八·Acker生日快樂!!!終於趕在5號過去前回來po文!還能愛你好久好久 POI之後請不要隱退繼續活躍螢屏好嗎好嗎好嗎······】 
 

                                     Her Fists Are Weapons
NOTES
 
內容預警:槍支暴力、典型暴力、主要人物受傷、侮辱用語、戲劇、Martine作死 
 
聲明:我不是Shaw,我按照自己的理解來塑造Shaw的性格失調。 
 
 
與其他人的感知不同,Shaw從不知道恐慌的含義為何。她也不避諱恐懼,那只是提醒她還活著的一種微弱的刺痛式信號。媽媽總是說她是追求刺激的愛好者,在她全身心接觸武術期間,偶爾會參加地下格鬥,而那種疼痛往往會讓她變得興奮和充滿鬥志,而不是虛弱和害怕。也許是這樣的。Shaw也感知不到別人在壓力面前腦袋會當機的感覺。 
 

這種與眾不同讓她在看到Martine在門口拿著槍的情景時,湧起了一系列反應:憤怒、好奇、困惑和盤算,繼而又是憤怒。Shaw對於憤怒有著深刻的理解——這是一種她能深層次地、根本性地理解的情緒。她的脈搏加快,呼吸也微微加重了些,進入到必要的戰鬥狀態,但頭腦依然保持著清醒和冷靜。
 
「你想幹嘛?」她儘量將語氣壓得低沉平靜,眼睛盯著Martine手裡正輕微抖動的黑色武器。危險正在迫近,Martine已經把手指放在了扳機上。
 
「什麼叫我想幹嘛?它不見了!它不見了,是你拿的!我知道,一定是你。」她吼道,言語之間充滿憤怒和一些Shaw也難以形容的強烈陰暗的情緒。
 
Martine向前一步,Shaw不由得往後退了退,眼睛始終盯著槍。若是去試著把槍搶過來的話會很危險,老實說,就她那握槍的姿勢,走火也不足為奇。
 
Shaw慢慢把手舉起來,然後往後退回到客廳裡,小心抬腳避開昨晚聚會留下的酒瓶。她腦子飛速運轉著,但還想不出個法子來。她不能轉身,因為Martine很可能直接朝她背上來一槍。那出聲求助呢?Martine更可能當場就開槍。她得靜伺良機,一個能讓Martine分心的機會,然後再把槍搶下來。她一邊想著,一邊站在客廳的中央,確保腳下四周沒有東西礙著她迅速移動。Martine跟著她,狂怒地盯著她,繼續嚷嚷著。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Martine。」Shaw努力搜索著任何能讓人平靜下來的方法。她希望Zoe也在這,Zoe知道該說什麼,她一向都知道該怎麼做。但Zoe不該在這,她不想Zoe在這,因為Martine他媽的有一把槍。她只是希望她沒有開門,她還在樓上的床上和Root在一起。
 
噢天啊,Root。如果心靈感應存在的話,Root應該報警,然後從窗子爬出去,趕緊離開這兒。
 
「跪下。你不是很喜歡跪下的麼?你現在滿意了嗎,Shaw?你把一切都搞砸了,你個臭婊子。你是不是把它拿走了?你看到她了嗎?你看到Claire了嗎?」Martine拿著槍,示意她跪下。
 
Shaw屈膝,昨晚激戰後膝蓋還有些隱隱作痛,但那種疼痛顯然愉悅得多。而她還來不及多想,就看到Root站在客廳入口,臉色蒼白,一臉震驚。 
 
Shaw刻意不去看她,仍然盯著Martine,但願她看不見Root,這樣Root就能跑掉了。彷彿身體裡每個細胞都感受得到Root,而她臉上的表情也出賣了自己,Martine一定察覺到Root了。因為她半轉過身,將槍調轉指向Root。
 
腦子能想出任何方法前Shaw已經跪到了一半,身體不由自主地作出了反應,要消除威脅。但Martine動作太快了,她轉過來將槍托猛地擊向Shaw的臉。像是有顆超新星在顴骨處爆炸,她倒向地上,整個世界天旋地轉。
 
眼前一片黑暗,她像是被棉花堵住了耳朵,聽覺逐漸消失,彷彿跌進了海洋裡。在Shaw以往活躍的生活中,臉上被擊中是常有的事。被拳頭打,被擊倒在地,撞到牆上,亦或是某次記憶深刻的情況下,被銅製的指節環套攻擊。但從未被這般尖銳的金屬角撞到脆弱的顴骨上過,彷彿闖入了充滿轟鳴與閃電的黑洞。但願眼睛沒事,但願Root已經跑掉了。拜託,她一定要逃掉。
 
一雙纖細的手撫上她的臉頰,有人傾身下來,黑色長發拂過她的臉。是Root。她的意識清醒得太慢了,Martine正揮著槍,嘴裡喊著Claire之類的東西,她的聲音在彷彿盈滿了整個房間的水裡迴蕩。

Root的手輕柔地拂過她的臉,似乎是在舒緩驅趕疼痛,直到將Shaw拉回現實。Shaw努力克制乾嘔的衝動,粗重短促地喘著氣,臉迅速腫起來,喉嚨也幹得發疼。
 
她的視線被Root吸引過去,Root睜大的眼裡閃爍著鑽石般堅韌的東西,也許是憤怒,亦或是恐懼。Shaw不大能分辨情緒。一般人會感到害怕,可是對於Shaw來說,她只會覺得興奮。

她咬著牙試圖不被臉上劇痛弄昏過去,倚著Root坐了起來。
 
「誰他媽的是Claire?」Shaw咬牙切齒地問,慢慢挪了挪身子,這樣就將纖瘦的Root擋在了自己身後。有東西順著她的膝蓋往下滴到了地板上,而她隱隱有些興奮地意識到那是血,她下巴流下的血。她的臉頰一定是被撞裂了,面部受傷時總會流很多血,但很難判斷到底傷到了何種程度。除了一股蔓延開來的灼熱和緊繃感,她幾乎感受不到週遭動靜。看不清右邊的情況,所以她稍稍往右斜了下頭,將Martine鎖在她能看到房間範圍內的正前方中心處。
 
「Claire Mahoney。」這並非出自Martine之口,是身後的Root在她耳邊低語。Shaw的腦子很混亂,很難集中精力思考。「你殺了她嗎?」Martine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她尖聲喊叫著,舉起槍扣動了扳機。
 
「她撒謊!」
 
子彈颼颼掠過Shaw的一邊,打到她們背後的牆上。耳朵裡被子彈聲震得嗡嗡作響,她能想到的只有『現在總該有人報警了吧』,但Martine的手再度扣動了扳機,Shaw想動卻發現身體已然使不出勁。Root猛地推開她,她向旁邊倒去,而子彈已經射了出來,她眼睜睜看著它擊中目標,感知到一種比擊中自己更強烈的感覺。
 
Root急急往後倒去,臉上寫滿震驚的『噢』的表情,她用手震顫著往胸口上猩紅色的小洞摸索,繼而無力地倒了下去。
 
憤怒像野獸般席捲了Shaw,沖掉所有困惑和眩暈,她站了起來,衝向Martine。她咬牙怒吼著,嘴裡充斥著血腥味,而Martine揮著槍做抵擋。但是Shaw清楚地知道,此刻就算子彈也無法阻止她了,她的胸腔似由鋼鐵塑造而成,她的拳頭就是武器,這種充盈整個胸廓的感覺是金屬與暴力並存的結果,而Shaw是無法阻擋的。

Shaw抓住槍讓其指向天花板,肩膀撞向Martine,直直越過沙發向牆上撞去。
 
Marine的頭重重撞到牆上,但這還不夠。Shaw一手按住她的手腕,一手拽住她的頭一遍一遍往牆上撞去,直到Martine變得無力,槍也掉落在地。Shaw往後退,胸口劇烈起伏,胸腔裡彷彿有什麼東西在狠狠撓抓她,似要衝出來。
 
Root。
 
她是那麼嬌柔易碎,血正泊泊地從傷口流出來,在她右胸處開出一朵陰暗的紅花。Shaw意識到得趕緊止血,她撕下襯衣將之按壓在傷口上,保持著姿勢並跟Root說話。Root靜靜地躺在那兒,好似已經不存在於此了。可是她不會不在的,她總是那麼活潑,那麼好動。她的臉上從不會像現在這般了無生氣。

「沒事了,已經沒事了。Root,醒醒,你沒事的。Root,我覺得噁心難受,快醒醒。」她將被血浸透的布料緊緊壓在傷口處,目光四處搜尋著她的手機,但手機都在樓上。然而很快她聽到了警笛聲,接著身邊便圍滿了警察。他們將她從Root身邊拉開,而她只穿著背心,身上沾著血,手足無措。

她認得那個禿頭的警察,是Elias。他將大衣搭在她肩膀上,將她領到一個醫護人員身邊。Root被抬進了救護車,Martine則上了另一輛。警察開車帶著Shaw到了醫院。他們告訴她Root正在手術中後便開始處理她的傷口。Shaw從十開始倒數計時,隨後昏睡過去,他們把碎裂的顴骨重新拼合起來。墜入混沌之際她滿腦子都是Root中彈時的表情。


评论

热度(98)

  1. JFMsailorlf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