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树 Chapter5.5

高爷的胖次:

终于把锤的这一章生出来了


差点难产


下一章就要回到BEAR的世界线辣,激动吗胖友们


糟糕预警,要看的请慎重,讲真


感觉我这个进度有点慢,是不是该考虑加速一下


然而我是想写一个长篇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算了,这些事我幕后慢慢去思考


食用愉快。


==============================================




 


“Honey,快醒醒。”


又是这个该死的,甜腻的声音。


我很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她被铐在暖气片上,歪着脑袋笑眯眯的看我,像只小猫崽儿。


我的脑袋火辣辣的痛,有血流下来糊住眼睛,我想伸手去擦,却发现自己也被铐在同一个暖气片上。


Sucks.


身边的猫崽儿顶了顶我的腰,“亲爱的,能帮我把我右腿里的铁丝拔出来么?我真的很需要它来开锁呢~”


我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在大腿很靠近股动脉的地方,一截铁丝的脑袋糊在凝固的血里。我这才注意到她身上伤痕累累,脸颊上有一道很长的伤,像刀伤。昨晚动过手术的地方明显开线了,血渗进白色的布料里,像一朵盛开的黑蔷薇。


她又顶了我一下,配合的把腿搭在了我的腿上,好让我取出铁丝。


也不知道这是她什么时候藏进去的,铁丝已经和肌肉有粘连了,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下手,然而她胸口的衣服还是汗湿了,我能听到她隐忍的喘息。


我花了五分钟取出铁丝,她只用了一分钟开锁。


 


“My name is Root.”她从仓库角落找到一卷胶带,熟练地开始包扎自己,“能告诉你的名字吗?我们接下来的时间可能都要一起逃亡了哦~”


“Shaw.”她把我从手铐里解放出来,用袖子擦了擦糊住我眼睛的血,最后扯下一缕衣服,给自己绑了个马尾。


“Well…这个吻是为了让你乖乖听话哦~等下千万不要怕,我会保护好你安全逃出去的。”她凑过来,在我脸颊上轻轻吻一下,把我从地上拽起来,拉着我的手躲在门后。


她浑身是血,白衣服上也沾满了土,但她的眼睛却是亮亮的,像星星一样。


 


不得不说,她一砖头解决那个醉醺醺的俄国看守的时候,真是太性感了。


“这些俄国人,就是太喜欢喝酒了。”她扔掉砖头,言简意赅的发表评论。不远处的屋子里,满是醉汉们的嚷嚷,摔碎酒瓶的声音,她不屑的转头,和我一起钻进车里,绝尘而去。


雪下的越来越大,安静的覆盖了我们驶过的痕迹。


 


5小时后,我们开到了纽约附近的一个小镇,随便找了间汽车旅馆住下。


我开始处理她的伤口。脸上的伤口不深,但很长,想必下手的人也心疼这张俊脸,不想日后留疤吧。腹部的锋线已经裂开了,还伴着严重的感染,她也开始发烧。之前生龙活虎打小怪的她,现在弱不禁风的躺在床上,脉搏微弱。


我才和这个女人过了两个晚上,却已经经历了两次大清创缝合,这种伤普通人一生都受不了一次,她却随随便便就能把自己弄到心脏停跳,简直比吃豆腐还容易。


 


她愈合的很快,一周后我们就一起开车去了下一个小镇,她一直不肯告诉我那些俄国人为什么追杀她。不过我已经知道了她原名叫做Samantha Grooves,当杀手已经很长时间了,但她还是喜欢说自己是黑客。


我们像所有年轻人一样,很随意的就在一起了。我们的爱情像干柴烈火,一碰即燃,尽管是在逃亡的路上,我们还是疯狂的做爱。性是我们之间最好的交流语言,我们直截了当的省略了情话绵绵的部分,把所有时间花在逃亡和性上。


我慢慢了解到她破碎的童年,失踪的初恋,因为聪明而不合群受的欺凌。我们都是过早见识过世界残酷一面的人,生活推着我们不断向前,有时候向前只是为了活下去。我们都在追着生命里那个不知为何的意义跑,没时间停下来疗伤,没时间停下来去爱。


Root常说,一般小时候不被爱,长大以后也很难去爱别人。


但她也说自己是个反社会,而我是个二轴,是不需要爱的。


可能她也渴望爱和被爱吧,只是这样说会让自己更酷一点。


 


辗转一个月后,我们终于在一个比镇还小的地方定居了。


不知道以后我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呢。



评论

热度(15)

  1. JFM高爷的胖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