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M

树 Chapter4

高爷的胖次:

花几节自习课生出了下一章_(:з」∠)_

今天顺手理了理提纲,觉得可能是个作死的中长篇

脑洞往奇怪的方向走了

目前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Bear变成狗呢

我在胡说些什么_(:з」∠)_




糟糕预警,慎看,依然是手机打字,排版估计很迷

从这章开始要拉出Shaw和Bear搭戏了~呢~

Bear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




=====================================

Chap4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到的竟然是自家泛黄的天花板。

有人疏通了壁炉,我能嗅到干燥木柴燃烧的气味。

一晃神,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圣诞,壁炉里有噼啪燃烧的柴火,母亲已经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父亲偷偷摸摸的把圣诞礼物塞进我的袜子堆里,我从外面堆雪人回来,不洗手就想偷吃,被母亲抓个正着,赏我一个爆栗,再赏我一把叉子。

曾经我也是个有家的人。

现在,我肚子很饿,手脚冰凉,眼皮沉重,腹部的伤口很痛,以至于我并没有去想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躺在父母曾经的床上,我只注意到台灯边放着个啃了一半苹果。

我翻身下床,像个孕妇一样扶着自己的腰,慢慢往门口挪。这时门突然开了,炒过洋葱的香气钻进我的鼻子。

好饿。

Ms Shaw拿着父亲最爱的那把砍骨刀,围着母亲留下的碎花围裙,非常淡定的看着我像个孕妇一样痛不欲生的往前挪。

我还没来得及被这两者的反差震惊,她丢下一句“晚上吃牛排。”就从门口消失了。




我花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到餐桌的时候,发现旁边已经坐了一个人。柔软的棕发,手指纤长干净,缓缓的切着盘子里的牛排。我看到她从侧面垂下的长发,耳廓露出来,薄薄的,几乎透光。

好饿。

我不得不抓住桌子,才没有一头摔进旁边的土豆泥里。




“Hi Bear,你终于醒了,我简直都想找个王子来吻醒你了,”她叉起一块牛肉就往我嘴边送,“啊——尝尝Sameen的手艺,好吃的不得了哦~”

我正要开口拒绝,Turing已经眼疾手快的把肉塞进我的嘴里,收回叉子继续吃肉了。

我涨红了脸,嚼也不是,吐也不是,我含着肉陷入了沉思。突然一声巨响,我吓得一个激灵,咕一声吞下了肉,噎的我连脖子都红了。

Ms Turing哈哈大笑,“Sameen,干嘛捉弄人家啦”

Shaw把牛排扔在桌上,拉开Turing身边的椅子,拍着那笑到咳嗽的女人的背,淡淡的看我一眼,“吃。”

我捕捉到她眼底划过一丝很淡的笑意,只有一瞬,像错觉一样快。她还是板着脸,一只手切肉,一只手拍着Turing的背,我却突然对这个看起来凶巴巴又冷冰冰的鼓手,产生了一丝亲近感。

我能察觉到她藏的很深很深的温柔,和我一样,全都给了这个笑的毫无形状的棕发女人。

旁人只能看到她面上的冷硬,却几乎无人了解这石头温柔的心。

她在她看不到的角度,眼神灼热又极尽温柔,像岩浆堆成的海,是她自己都不能明白的爱。

我和Shaw是一类人,但Shaw却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后来我才知道,Shaw看所有食物都这么深情,汪。)




Ms Turing在吃饭的时候和我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几个抽高了的小混混,在分摊上次抢劫赃物的时候起了口角,开始拔枪对射,而我就是那个躺枪的路人。她俩发现联系不到我父母之后,看了看被大雪封住的路,把我运到了医务室,前外科医生Ms Shaw帮我完成了手术。

缝合完毕以后,在Turing强烈要求下,她们又把我拖回了家。

回家之后我也一直没有醒来,她放心不下,就留了下来。她的原话是,“我担心你术后感染挂掉,现在外面又是暴风雨,我俩就干脆留下来啦~一起过圣诞也很好嘛,都是没有家的人。”

我装作听的很认真得样子,努力无视餐桌下蹭着Shaw大腿的毛绒拖鞋。

其实我还有很多疑问,但是现在厨房的状况实在过于暧昧,我只想赶紧离开。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我匆匆跑去开门,奇怪,这么大的雪,竟然还会有人来,这快递也太敬业了。

打开门,门口是个高大的俄国男人,身上混着伏特加和冬夜的气味。

他一把抓起我,塞进门口的车里,我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和他的皮卡一起消失在圣诞夜里。

父亲。




=====================================

一直没时间用电脑,手机打字好累(ノ=Д=)ノ┻━┻

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10)

  1. JFM高爷的胖次 转载了此文字